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32 才发生的事

匠心 沙包 2405 2021-09-07 00:44

到达七劫塔三层,许问的脸色变了。

旁边胡本自在上楼梯的时候就在嚷嚷:“三楼可奇怪了,乱糟糟的,我一开始还以为室内发生过爆炸。再一想,这爆炸规模可不小啊,要真有过,这七劫塔说不定都不保。现在想起来才觉得,应该也是艺术效果,要表达个什么,我没看出来。”

年轻人,经历少,他从恶雪劫带来的情绪里抽离出来的速度也很快。这时候他已经恢复了,积极主动地给这两个没来过的人介绍情况。

他说完的时候,许问的脚已经踏上了三层的地板。

他脸色一变,立刻提醒后面跟着上来的萧西山:“小心,别崴着了。”

这提醒非常及时,萧西山也正好上来,一听许问说话,马上注意了自己的脚下。

“这地怎么这样,真的跟炸过似的。”他小心翼翼把脚放到了一个比较平整的位置,这才抬头看前方。

不仅是地板,整个七劫塔三层全是这种样子,墙壁撕裂扭曲,地面开裂起伏,天花板也经过特殊设计,在头顶形成了一个漩涡的形状,仿佛无数阴云齐集,将要把下面的人全部吸进去一样。

这感觉……许问可太熟悉了!

“不对,不像是炸过,爆炸可不是这样的感觉……”萧西山往四周看了一阵,觉得不对。

“不是爆炸,是地震。”许问深吸口气,声音沉郁地说道,“这是模拟的地震后的景象。”

“这样一说还真是!这地面开裂的样子,肯定不是爆炸产生的,确实像是地震。地震确实是天灾,但也不在常规的劫数里啊。这七劫塔,果然不按常理出牌。”萧西山惊讶地说着。

他拿出手机,打开备忘录,把一路过来看见的情景全部记录了下来,犹豫半天,终于没有拍照。

他是被许问带进来的,没有征得班门的正式同意,还是不要那么随意比较好。

许问没注意他在做什么,他的表情严肃,注视着眼前的场景看了好一会儿,走向塔梯的方向,准备继续去下层了。他刚才经历过一场大地震,还是在震中,对当处的情景再熟悉不过。

眼前这间塔室的设计者显然也是亲身经历过的,对地震发生时的情景还原的极其真实,惟妙惟肖,直接把许问拉回到了当时。

这还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一层的饥馑刀兵,二层的大雪藏尸,三层的地震……步步紧逼,仿佛正在还原班门世界、西漠逢春一带经历过的遭遇!

现在地震刚刚发生,后面还有什么?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

“咦,这么快吗?”萧西山正在记录细节,看见许问的举动有些意外,但想了想,还是收起手机,跟了上去。

许问来到了四层,这里出现的又是壁画。

七劫塔是个八角宝塔,塔室内部也是八边形,连起来是一圈。一条大江大河绘在墙上,环绕了这一圈。

这幅壁画比一层那幅更真实、更生动,气势也更强。

许问一到这里,就感到了滔天巨浪,简直像是要把他卷进去,拉进河底一样。

许问站定脚步,第一时间向上看。

萧西山跟在他后面上来的,看见他的动作,也情不自禁地抬头。

“在下雨啊,好大的雨。”画面太生动,他忍不住抬手,往头上遮了遮,好像雨真的落下来了,他得稍微挡一下。

许问没有吭声,萧西山看他一眼,自顾自地解释道,“水灾劫。这是正经佛教坏劫之一了。坏劫分火、水、风三种,这是水灾。”

“教授,这分类有点强行吧?一楼那里你说得还比较像,但二楼三楼不是说跟佛教劫数不相干吗?怎么四楼又扯上关系了?”胡本自有点自来熟,这么一会儿工夫,说话也比之前放得开多了。

“……就你多话!”萧西山也知道自己有点强行,但还是瞪了胡本自一眼,哼哼了两声,“就算跟佛教没关系,这左右总还是得有点来由的吧?不然大劫小劫这么多,这七劫塔为啥专选这几种?”

“也许是建塔者一生之中经历过的事情呢?”胡本自大胆猜想。

“那也不是没有可能,不过这样的话,他是一辈子可真是够倒霉的。”萧西山说,“饥荒战乱、大雪封城,这种都还算常见。这上来又是地震又是水灾的……再上面还有三层呢,说明还有三灾。这也太苦了吧?”

“苦的不是他。”许问突然出声道。

“啊?”萧西山看他。

“他能建起五岛作为家族宗地,能建这么多宅子、建这样的塔,让全国同行来共襄盛举,他本人就算吃苦也是有限。这样的大灾大难,卷进去的肯定不止他一个人,那些没有一技之长、没有身份背景,只是画上一个点的人,才是最苦的。”

许问缓缓说着,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指,重重在壁画上按了一下。

他接下去的正是壁画上的一个点,位于河中,一点也不起眼,仿佛正在漂流。它旁边还有好些这样的点,大大小小,远远近近,到处都是。

听见他的话,萧西山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跟着他的手去看那个点,有点不可思议地问道:“你说,这是一个人?不对,这些全是人?”

许问没有回答,不过他也不需要回答了。他这样一提示,萧西山和胡本自都看出来了。

这确实都是人,发大水的时候被冲下水的人,甚至有可能是尸体。

他们藉藉无名,即使出现在历史典籍上也只是数字的一部分,根本不会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记得他们的生平。

而他们,才是在这样的灾祸中最无助、最绝望的那群人。

许问再次抬步,继续向上走。

这接连出现的场景真的太巧合了,不得不让他想起了班门世界。

现在地震已经发生了,正在下雨,肉眼可见的,这样的雨势持续下去,总会发展成水灾。

塔有七层,灾有七劫,后面还会有什么?

它会不会同样投射到班门世界,预示它之后的遭遇?

这真的跟天工有关吗?

如果是,许问要怎么办?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