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87 秘传

匠心 沙包 2620 2021-09-07 00:44

“那个,有些东西,是我们师门里的秘传……“陆立海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提得很不合时宜,声音越来越小,”传媳不传女的……“

”哇,这个年代了,还有这种事情!”荣显的表情里只有惊讶好奇,接着他又双手合十地哀求,“我可以在旁边看看吗?我用命保证不外传!”

“这……”陆立海看了许问一眼,又看了看另一边的蓝一珉和专家们,“老板不是行内人,肯定没问题,有关系的人就……”

有荣显撑腰,这事就好办了。

最后定下来班门的人做活的时候,只能有荣显和许问在旁边看。

这两人跟项目关系密切又不是做这一行的,最关键的一个是有最终决定权的大老板,一个跟陆立海关系好。

其实苏进现在并不算是完全的行外人,他本来想主动回避的。结果反倒是陆立海主动提出来让他留下。

他其实也有些感觉,他们常用的习惯的那套东西在现在这个时代已经有点行不通了,许问现在相当于是他们对外的一个通道,必须得要他在场,他才能安心。

不久李经理再次接到电话,有辆车靠近了这里,是陆远到了。

李经理招呼对方让车直接开过来,没过多久,一辆灰扑扑的小皮卡开了进来。

蓝天碧水配着破旧的皮卡,显得很不协调,陆立海惭愧地说:“咱们图方便,配的全是小皮卡小面包车,不太好看哈哈哈……”

“毕竟行业不一样,实用最好。”许问平实地说。

“这种车是不是可以拖上全部家当,一路流浪?”荣显眼睛很亮,又不知道联想到什么地方去了。

许问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竟然说的是真心话。

这个少年……

只能说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烦恼了。

陆远从车上下来,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头发似乎很久没有打理过,遮住眼睛,显得有点阴郁。但即使这样也看得出来他长得挺帅的,嘴唇薄薄,像刀锋一样。

“这你儿子?完全不像你生出来的。”荣显用手遮住眼睛,兴致勃勃地说。

“我年轻时候也是有很多姑娘倒追的。”老板活泼亲切,陆立海也轻松了一些,笑着说。

荣显的目光非常刻意地留在他的头顶上,又看向陆远,嘀咕说:“那姑娘可真倒霉,而且我听说秃头会遗传……”

许问正在看陆远,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这人地中海式秃头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陆立海摸摸自己的头顶,嘿嘿两声,也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

陆远走过来时,有点莫明其妙。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向陆立海点了点头。

陆立海面对自己儿子,不由自主地严肃起来,他对陆远说:“差不多就是我电话里说的那样,一会儿你要把我们要用的那五种榫卯做出来,那边有专家检查你做出来的东西。符合标准,就按咱们的来。不符合……”陆立海摊摊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问题。”陆远言简意赅。

陆立海介绍完,陆远就问:“东西在哪里?”

一副马上要开始的样子,连跟许问和荣显打招呼的意思也没有。

陆立海抱歉地向这边笑笑,拉着他过来介绍人。陆远肉眼可见的兴趣缺缺,目光不断看向另一边的工具和木料。

“你头发为什么这么长?”荣显出人意料地开口问。

“懒。”荣显问得很突然,陆远回答得快而直接,想都没有想过。

“你玩过乐高吗?”荣显瞬间换了一个话题,完全看不出有什么联系。

“乐高是什么我不知道。”陆远还是秒答。

“没童年啊你。”荣显摇头。

陆远闭嘴不说话了,甚至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陆立海无可奈何,说:“既然来了那就赶紧开始吧。”

“嗯!”陆远如释重负,快步走向那边,陆远回头抱歉地说,“陆远他就是这个样子,有点轴……”

“看出来了看出来了。”荣显连连点头,苦口婆心地说,“小孩子太孤僻会被其他孩子排挤的,当家长的要好好引导啊。”

“是是是。”荣显这样子有点可爱,陆立海笑着答应。而许问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了陆远那边,他向那边走了几步,专心地看着。

陆远年纪虽轻,动作却很熟练老道。

他首先拿起那几段杉木,一个个检查,用手抚摸,用工具在上面敲打,最后选出两段放到一边。

然后他开始检查那些工具。

“阿爸,这些比我用的好。”检查完,陆远转头,非常耿直地说。

“这可是家传的宝贝,等你老子死了就传给你了!”陆立海没好气地说。

“哦。”陆远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老爸,有些失望,“还得好久吧。”

“为了一套工具你就盼着你爹我死吗!”

“那不至于。”

陆立海非常无奈,荣显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许问注意到的却是陆远接下来的动作。

他拿起斧子,开始去除杉树的树皮。

陆远的动作快而熟练,每一斧下去,就有一条树皮应声而落。

树皮是棕褐色的,木肉是淡黄近白的。每一斧过后,棕不留白,白不残棕,树皮和木肉完全被分离了开来。

只这一道工序,就显出了陆远极强的基本功。

许问也因此松了口气。

他还担心陆远功底不够做不出符合标准的榫卯呢,现在看来是没有问题的。

“哗,爽得丫批,我的强迫症都要被治好了!”荣显看得目不转睛,小声嚷嚷。

高超的手艺活,就是能带给人这样的感觉。

“这小子,从小就喜欢这个,钻在里面就出不来……”陆立海也在看着自己的儿子,声音中又是无奈又是骄傲。

陆远全神贯注,一道接一道工序地往下做。

弹墨成线,锯木成块,刨木成镜,凿木成卯。

从头到尾,陆远都保持着匀速,动作之间没有丝毫犹豫,非常果断。

荣显本来是来看热闹的,结果真的看进去了。湖风吹起一根刨花,吹到了他的脸上。他下意识捏住,本来想随手扔到一边,结果不知为何捏起它,放到鼻子跟前闻了一闻。

许问完全没有留意他的动作,他只是盯着陆远那边,没错过他动作间的每一个细节。

熟悉的混合着湖风传了过来,他不由自主地深深呼吸。

这时,陆远一锤砸下,与凿子撞击发出响亮的声音,许问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