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21 争

匠心 沙包 3440 2021-09-07 00:44

评估第三轮,是“择木”。

这一轮分数最多,事实也是各木场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姚氏木坊黄字坊存在的主要意义,是为了提供木坊工作时所需要的木料。

日常打造一些家具之类的,需要的材料比较固定,这种时候,只需要提前把相应木料准备好就行了。

但有一些更大型、更复杂的工作,譬如建筑房屋以及打造一些高档的家具及器具,可能需要混合使用各种不同的木料,有时候还需要临时调度。为了应对这种情况,需要各木场的木材储备足够充分,准备调度的速度要足够快,才能及时供应、完成工作。

月底评估是对木坊各人能力的一次评估,择木这一项也是一次实地练兵,要求各木场的师傅以及徒弟们,对本场木料足够熟悉。

杨师傅明显也更重视这个环节,他重新把择木的要求说了一遍,表情严肃,下面各人也听得非常认真。

为了节省时间,五个木场每场一人,将会有五人同时进行考核。

首先是抽签。这五人上前抽取需要在本场寻找的木料的要求,这要求不仅包括木料的种类,还有大小尺寸,以及有没有节疤、色泽新旧等各具体的内容。

抽到签之后,被评估的成员需要立刻前往所在的木场,带来相应的木料。

从抽签开始,就会有一柱香燃起。这柱香燃尽之前,这人若是没有把木料带来,他所在的木场将一分不得。

如果能及时完成,大师傅会综合这柱香剩余的长度以及他所带来木料的质量进行评分,最高十分,最低零分。

每个木场的人数不同,这一轮考核结束之后,五座木场将根据人数进行相应折算,最后分数进行排名。

杨师傅说完,目光环视四周,问道:“可明白了?”

“明白!”所有人哄然应答,许问也跟着点头。

这时,他也在心里计算了一下。

五个木场,柏木场人数最多,旧木场跟红木场人数差不多,相对都比较少。

现在他们落后水曲柳场128分,根据人数来折算的话,他们要在最后一轮超出水曲柳场51分以上,才能摆脱垫底的位置。

现在榉木场分数最高,想要超过他们,则需要比他们高110分……这个难度就有点大了。

旧木场连同连师傅和他在内,一共28人。

唯一的期望,就是所有人全部拿到满分……

许问拉了一下许三,叫道:“师兄。”

许三回身:“什么?”

“我在想,我们能不能拿到第一?”许问轻声却坚定地说。

“什么?!”许三的眼睛顿时瞪大了,旁边其他几个人听见了,同时转头看向许问,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

“不可能的!”许三毫不犹豫地说。

“为什么不可能?”许问反问,同时把他刚才的计算跟他们讲了一遍。

“只要用来计时的那柱香剩下一半,拿来的木料一点无错,我们就能得到十分。从这里前往旧木场再折返回来,只需要三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这个要求并不难完成,为什么做不到?”许问环视四周,不知不觉中,旧木场所有的学徒已经全部围绕在了他身边。

“那,那选择木,木料的时间呢?”许三莫明地紧张起来,说话又开始结巴了。

“木料我们重新整理过了,只需要过去拿就可以了。”许问简单地说。

他的目光从所有人身上扫过,他们的表情从犹豫不定渐渐变得明朗。显然,他们都想到了这两天他们完成的工作,想到了旧木场当前的情况。

“可以试试看?”一个叫钱明的学徒小声试探着说。

“如果能拿到第一,下个月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吃上热饭了?”另一个学徒突然有些期待地说。

“对,可以第一个吃上饭!”钱明顿时兴奋。

“第一个打饭的,还可以打,打到肉!我,我去的时候肉,肉都没有了。”许三结结巴巴地指出要点。

“肉!”

在这里的全是十四五十七八的半大不子,对于他们来说,再没什么比吃上肉更重要的了。

一时间,所有人全部眼睛发光,斗志熊熊燃起。

如果是上个月,就算他们再想吃肉,落后到这种程度,他们也只能乖乖认输。

但这个月不一样,他们提前做了很多工作,他们还有获胜的可能!

“真能拿到第一,我就给你们买纸笔,每人一份。”冷不丁地,连师傅插进来一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到那里的。

旧木场的所有学徒全部沉默了下来,看向连师傅。

许问看着他们,笑了起来。

要拿第一,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但现在,他觉得应该没有问题了。

杨师傅申明完规则,正要喊开始,姚师傅带着周师兄,再次走进了大门。

他对着杨师傅拱拱手,再次走上石台,坐了下来。

杨师傅似乎有些意外,但立刻转身,高声道:“榉木、红木、柏木、水曲柳、旧木,五家木场一起准备。燃香!”

五道香烟袅袅飘上青天,浅浅的香灰开始在烟口堆积。

五家木场各有一人站了出来,排在前面的当然是各家的师傅。

这些师傅们还比较矜持,看见香烛点燃,就迈开步伐,不疾不徐地往门外走。

有比较调皮的小徒弟偷偷摸摸地跟在他们背后,等他们走了扒着门看。看了两眼就捂着嘴偷乐着跑了回来。

“师傅们这是装的,一出门就开始跑了!”

没一会儿,真相就传遍了人群,徒弟们一边有点忍俊不禁,一边又觉得师父都这么认真了,自己也得努力才行。

连师傅也是第一批,他跟其他师傅们一起出门,香烛才燃了三分之一不到就重新出现在了门口。

他的手里托着一方木头,走到杨师傅面前轻轻放下,手一翻,之前抽到的纸条一同递上。

“香燃未半,樟木一方,两尺方,一尺长,三寸厚,无疤好木,正确!”

杨师傅身边那年轻人唱戏一样地念了出来,杨师傅毫不犹豫地抬手,在旧木场的下方连画了两个正字。

许三一乐,附耳对许问说:“我还以为师傅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呢,原来也会跑去跑回!”

许问看着连师傅气定神闲的样子,完全想象不出他跑步的样子。不过事实就是,他第一个回来,为旧木场挣回了第一个满分!

旧木场的徒弟们明显被激励了。

他们只有一个师傅,因此第二波就得许三这个徒弟上了。

才一开始,他就摆出了助跑的姿势,杨师傅手下的师兄刚刚把摆满签条的托盘拿出来,他就随手一抽,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拆签条看――连这点时间也舍不得浪费。

他的动作实在太突然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旁边的师傅们全愣住了。

结果就是,师傅们走到门口时,早就看不见许三的背影了。而他,同样也是第一个回来,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带回了准确的木料。

同样香燃未半,又两个正字记在了旧木场的名下。

旧木场第三个登场的是钱明,其他场的师傅再次只能看见一个学徒的屁股。

钱明也没有疑问地第一个回到广场,第三个满分。

第四个开始,其他场也有徒弟上了。

他们可不像师傅那样得在徒弟们面前摆出身份,跟旧木场一样,他们也抢了签条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在瞪旁边的人。

就你们能?就你们欺负我们师父?

但是,第一个回到广场的仍然还是旧木场的徒弟。

这次上场的是冯犁,他个子瘦小,偏偏抽到的这块木头要求的尺寸比较大,长足有三尺。他背着那块大木头拼命狂奔回来,满脸通红,脖子上的青筋都迸出来了。

他拿到满分之后,气喘如牛地回到队伍里,傻呵呵地笑着:“我,我也是第一个。”

许三恨铁不成钢地给他擦汗:“你跑这么快干嘛?不需要第一,只要香没燃到一半,一样能拿双正!”

“嘿嘿,我怕来不及嘛。”冯犁盯着木板上那两个正字,高兴地傻笑着。

排在前面的都是师傅和各木场资历比较久的弟子,他们对自家木场比较熟,拿回来的木料通常不会出错,比的就是来回的时间。

这种情况下,旧木场占优还不让人觉得很奇怪。

年轻人,跑得快很正常。

但是从各木场的第五个人开始,就开始让人觉得有点不对了。

这时候,各场的师傅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择木任务,剩下的全是年轻弟子。

弟子们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