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79 新任务

匠心 沙包 2663 2021-09-07 00:44

晚上,许问回去县衙那边,又困又饿,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

逢春是一个他精心建造起来的城市,从一开始就考虑了防震减灾的功能,所以虽然遇到这样的灾难,但受灾的程度还是有限。

综合当前的数据来看,房屋整体损坏比山上行宫略严重一点,大概在20%左右。

这其中不仅包括了地震本身损坏的,还有类似西区那样因为地下水管爆裂以及暴雨,周边地区全部受到重大影响的。

暴雨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许问心里越来越担忧。

地震伤的不仅是建筑,还有人。现在疏散出来的地方不够,大部分都是杏花场这样露天的,暴雨会造成体温严重流失,对伤员有巨大危害。

同时,地震不可避免地造成了死亡,虽然很令人难过,但尸体的处理也是重中之重。

一不小心,瘟疫就会随之而来。

事实上,大灾之后必有大疫,就算是现在,他们也开始采取防疫措施了。

各种麻烦事情纷至沓来,再加上城市本身的抢险救灾,人员安排,许问一天忙得焦头烂额,很久没有这么累过了。

走进县衙的时候,他恨不得有桶热水,几个馒头,舒服地泡个澡,填个肚子,倒头就睡。唔,或者澡也别洗了,睡起来再说。他好久没有过这种眼睛都要睁不开的感觉了。

还好逢春城建城的时候多考虑了一层,不然……

他走进县衙,两边衙役目不斜视。

县衙旁边就是建城的指挥大营,这两年常来常往,两边都是打惯了交道的。

以前来的时候,这些衙役一个个都嘻皮笑脸,许问经过的时候还会跟他开几句玩笑,但今年,个个都像是刚入伍的新兵,抬头挺胸,板正得不行。

许问很困了,没有多想。他走进去,迎面撞上一个人,刘总管。

刘总管见到他,眼睛立刻一亮,连忙迎上来要挽他的手,道:“你来得正好,大人正想找你!”

许问连忙让开,指了指身上:“别了,我这一身的湿,换身衣服再去吧?”

“不用,大人很急,都让人出去找人了!”刘总管生怕他走了,急急忙忙地说着,又靠低他,压低了声音,“听说绿林安定那边情况都不是很妙,大人应当是找你商议那边的事的。”

提前透露一些不重要的小事,让晋见的人心里有个底,是内臣拉拢他们的一个小手段。

但刘总管是天子近臣,竟然也要拉拢他吗……

这只是一闪念,许问完全没有想下去,急急地问道:“绿林安定那边怎么样了?”

这两个都是周边的大城,也是最有可能受到地震影响的地方,许问一直在担心。

“不好说,你还是进去听吧。”刘总管摇摇头。

许问的心悬了起来,也顾不得自己的疲倦了。刘总管把他引到一间侧厅外面,他一个箭步迈了进去。

厅中气氛非常紧张,皇帝坐在一张几案后面,案上堆满了卷轴。案前站着很多人,荆南海和县令等全部位于其中――还有几张生面孔,应该是皇帝新调过来的人。

听见门响,所有人一起转头,皇帝也抬头看了过来。

现在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再加上倾盆暴雨,房间里点着大量的蜡烛,灯火通明。

皇帝看了许问一眼,吩咐道:“给他打点热水,准备肉羹和姜汤,去去寒气,填填肚子。”

刘总管领命出去,许问愣了一下,深深行礼道:“谢大人关心。”

不知道皇帝有没有在这些人里恢复自己的身份,他还是谨慎了一下。

“累了吧,不过还有些事情要找你商议一下。再撑一撑。”皇帝和气地说,把他召到几案跟前。

其他人自然而然地给许问让路,把他让到了中间位置。生面孔们脸上掠过一些异样,纷纷对视,但什么也没说。

“绿林和安定情况如何?”许问毫无异议,急着问道。

“地动就发生在天云山,逢春一带,绿林和安定只是遭到波及,震动状况没有逢春严重。”皇帝向旁边点点头,立刻有人开始向许问介绍。

也就是说震中是在逢春了,又是逢春……

“然而?”许问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然而,震动影响地下,绿林安定地热均已断绝。”那人说道。

许问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几座城市,尤其是绿林,建城基础就是地热的存在。

它的城市布局、生产结构、居民生活状态等等,全部都是在有地热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

地热消失,逢春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

“现在是三月,还来得及。”许问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说,“赶在冬天之前,把新城建起来,尽可能地收容更多的人!”

他这话说得实在太快也太果断了,周围所有人一起看他,明亮的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一年两城?”旁边一个人问道。

“一年不行,现在是三月,西漠十月就会冷下来。七个月,两座城,还有周边的村庄,数量约在三十以上。”许问道。

“你觉得能完成?”另一个人又问。

“必须完成。”许问回答得极快。

“那把这个任务交给你呢?”皇帝突然出声。

“就算大人不说,我也想主动请命!”许问毫不犹豫。

皇帝扬了扬眉,片刻后道:“你先别急,想清楚再说。现在当务之急,是另一件事情。”

地热断绝是大事,但就像许问说的,现在是三月,天气正在慢慢地暖和起来,不用马上面临寒冷的现状。

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地震波及周边,房倒屋塌,伤亡众多,必须要派人救援。

主持这件事的人要有足够的处事能力,也要足够了解西漠这一带。这样的人当然另外还有,但当前最合适的仍然是……

所有人目光都落到了许问身上。

“我来!”许问同样毫不犹豫地说。

这关系到无数人命,以及他们的后续生活,就算皇帝不提起,他也要主动要求参与的。

现在他们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许问干脆就自己提出来了。

皇帝伸手,一枚金印在烛光下反射着光芒,被他托在掌心。

“凭这枚金印,你可以调动西漠五县以及所有乡村的民绅、役工、军队。若有人敢不听令,县令以下,可先斩后奏!”

许问听着皇帝的话,伸手接过了那枚沉甸甸的金印。

没想到,他拒绝了尚方宝剑,结果它还是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了他面前。

同时接下的,还有一个极其艰难的任务,以及更大的责任。

“定不辱命!”他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