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76 桃花涧

匠心 沙包 3427 2021-09-07 00:44

许问看着盒中的钗子,一时间有些出神。

这钗子是金子打的,虽然黄金是比较难以氧化的金属,但时间太久,它的表面还是形成了一层灰膜,看上去灰扑扑的。

上面原先可能镶嵌了一些宝石,但掉得只剩下一两颗了,还是残缺的。

这些也就算了,最麻烦的是它仿佛经受过剧烈的撞击,整个儿被撞扁成了一团。

黄金柔软,金丝本来就容易变形,这样撞过之后,有点不太能分清楚它原先是什么形状的,非常麻烦。

不过这东西能出现在四时堂,自然有它过人的地方。

就算这样也能看出来,它的金丝极细,比常规花丝镶嵌所用的金丝细得多,真的像毛发一样――还不是人类的毛发,而是猫毛之类更细软的。

其实很多花丝镶嵌的作品看上去是有点呆板的,因为金属的特性在这里,很难违背。

但当花丝细到这种程度,做出来的作品自然而然地灵动细致了起来,钗子里唯一完好的部分是一朵桃花。金丝形成的花瓣有着自然的曲度,像是花瓣被风吹起的皱纹,动态感十足。

桃花钗啊……许问盯着它看了很久,脑子里掠过许许多多的画面。

以前小横村后山有一片桃林,每到春天就桃花盛开,连林林总会去采桃花,用它来做很多事情,譬如强迫他们洗桃花澡之类的……

许问对桃花一点也不陌生,回忆起来,绽在枝头、落在水中的花瓣至今清晰如在眼前。

他面带微笑,开始拉丝。

花丝镶嵌是一项非常古老的传统手工艺,最早起始于战国时期,后来不断发展,在明朝达到高峰。

它是花丝与镶嵌两种工艺的结合,总地来说就是将金、银、铜等金属拉成细丝,穿插编织成图形,堆垒点焊成实物,然后掐填挤镶等综合工艺将其进一步美化镶嵌,形成成品。

它的第一步,也是最具特色的一步就是将金属拉成细丝,成为制作工艺品的主体材料。

拉丝之前,要先准备一块钢板,钢板上有很多孔洞,由大至小地排列。

拉丝的时候,用钳子夹好金属条的一端,把它用力从钢板最大的那个洞里拉出来,让它变得圆细一点。

然后,换成次大一点的那个洞,接下来是更小的那个。

如此重复,金属条越来越细,越来越长,最后变成了金属丝。

这样当然是有限度的,金属丝越细,就越容易拉断;越脆的金属,就越容易断。

所以真正能拉到极细的比较常见的金属只有黄金,它足够柔软,延展性足够好,这也是它最常用来制作饰品的原因之一。

即使是黄金,要拉到猫毛那么细也是极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这“猫毛”还要足够长的时候。

黄金确实延展性好,但也不是不会断的。

当然,现在的一些高科技技术,让它更细也不是做不到,但许问要用的是手工。

拉丝用的钢板可以在市场上买到,而许问是自己做的。

市场上的钢板不可能达得到这枚钗子的标准。

光是这项难度就很大了。

怎样在成形的钢板上留下足够小的穿透性孔洞?洞壁还要匀称,不然拉出来的金丝也不可能圆润。

接下来拉丝又花费了一些时间。

即使以他的稳定性,想要拉出这么细的金丝也不是件容易事。

稍有不慎,它就断了。

这两项工作都很难,但他最后都做到了。

当他捧着那根长达一米有余的毫发金丝,只看了一看,接着又投入了下一步工作。

这段时间,他顺着那朵桃花,慢慢琢磨出了整枝金钗的本来的样子。

那是一枝桃花,其中一朵上面停留着一只蜜蜂,将落而未落,仿佛是被花香吸引而来的。

整体造型其实非常简单,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做得极其生动,无论花瓣还是蜜蜂都像是真的一样,甚至还能感受到拂过的微风。

越是简单,就越是难,许问深知这个道理。

同时他还发现一件事情,钗子上的宝石是最普通的那种,甚至都不能算宝石,就像在小河边随便拣到的漂亮合适的小石子,把它打磨一下镶在了钗子上一样。

手艺如此精巧的金钗,镶的竟然是这么普通的石头,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但想想又挺正常。

这越发让许问想起了旧木场,那片桃花林旁边有一条小河,河水不深,也有些漂亮的鹅卵石。

连林林有段时间挺喜欢拣的,但第二年又把它们全部放了回去,说是“放生”。

“还是在河里的样子最漂亮,尤其是落花飘在上面的样子。”连林林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托着腮说。

阳光映在她的脸颊上,跟水中飘着的桃花几乎一模一样。

…………

“修好了。”许问把修好的金钗拿给秦天连看。

“不错。”秦天连接过来看了一会儿,明显也很满意,许问一次过关。

但他很快就把它还给了许问,反问道,“为什么不把它送给你的女朋友呢?”

许问只能苦笑。

他确实是想着连林林完成这枝金钗的,也很想把它送给她。

但是,两边属于不同的世界,许问试过,这边的东西再无法带到那边去,他也只能想想。

不过,这还是让他产生了一种冲动,想要尽快看一看那桃花一样的女孩,于是他就动了,睁眼闭眼之间,回去了班门世界。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连林林,她正在他的房间,站在窗边,凝眸看着窗外。

雨水淅淅沥沥,落在窗外竹叶上,让人心烦意乱。

连林林蹙着眉头,心情仿佛并不太好。做了一半的花边扔在旁边的椅子上,简洁却精美,是许问向不久前提出的要求。

“林林。”许问叫了一声,连林林立刻回头,看向他的时候已经露出了笑容。

是真心高兴,也是有意不把情绪带到他面前。

“在想什么?”许问拉住她的手,轻声问道。

“刚才有信使来,我以为是京城来下旨了,结果还没有。”连林林叹了口气,“这也太慢了。”

“嗯。”许问也皱眉。

这也是他一直在担心的事。

京城不下旨,这边调不动人,做不了事。

但雨虽然不大也一直在下,许问真不知道还能等多久。

“说起来,我最近在修一样东西,想起以前的事,想送你一件礼物。”

“什么?”连林林非常配合地问。

“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我去看看。”

许问对她笑笑,就骑马出了城。

天空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四周一片潮湿。

他穿着蓑衣,走了一夜,来到一片山涧。

这是他在勘测路上找到的一片地方,有几株西漠并不常见的桃花。

之前他们路过的时候,桃花正开,被雨打得片片凋零,现在快十天过去,也不知道还有没有。

走到这里,许问就忍不住去看水势。

这几天逢春城一带的雨势不算太大,但感觉上游是下了雨的,山涧的水势非常大,看山壁上的石头,至少比十天前涨了半尺。

半尺看着不多,但一整条河,是多少水量?

而且雨还没停,还在下。

这上游下游会变成什么样子……

实在让人忧心。

到了地方,许问眼睛一亮。

他一眼看见那几株桃树,已经长出了新叶,有一片幼嫩的绿色,但仍然能看到一抹粉红。

他们曾经看见的桃花已经谢了,又有新的开了出来,沐着雨,仍然绽在枝头。

许问到了树下,看见桃花其实剩得不多,完好的更少,挑来挑去只能选出一枝。

他小心挡着雨,摘下了那枝湿漉漉的桃花枝,把它小心护住,重新上了马。

他是没办法把桃花钗带来这个世界,但取其花意赠给佳人,也是一样。

许问本来打算直接回去的,想了一想,调转马头,向着更上游一点的地方驰去。

十天过去,他想再去看看当前的情况。

不知不觉,他越走越上,走了大半天,来到了一处隘口。

他目光一凝,看了看那隘口,又转身看向山下。

此处河沙瘫软,有一个明显的水洞。

河水正在极其快速地涌入洞中,四周砂石随着向里一起涌入,这个水洞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大。

一个涌洞!

它代表着将要决堤!

而山下,正有一座村庄,仿佛毫无所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