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57 熟悉与陌生之间

匠心 沙包 3442 2021-09-07 00:44

班门默认许问的师门跟自己大有渊源,但许问对他们从来没有说过太多。

他一直说的是,他师父不在本地,也不太方便告诉他们是谁。

这话其实是有很多漏洞的,早在六器的时候,陆立海就已经认识他了,那时候的许问,一点传统技艺的底子都没有,跟现在简直是两个人。

后来,陆立海跟他笑着说过这事,说当时真是一点也没看出来。

明显把这个当成了是他装的,但也很有分寸地没有多问他的来历。

不过陆立海会让他把这件事含糊过去,归根结底是因为对他格外尊重,也有求于他,最后发现许问的师门跟自家有关系,又延续了一些对祖宗传承的惯有的敬畏。

但秦天连呢?

从他在信里给许问介绍十八巧就可以看出来,他对技艺传承的来龙去脉知道得非常清楚,很难敷衍过去。

再者,单是他跟连天青的那些相似之处,许问就不太愿意随意敷衍。

“确实,大部分都是我师父亲手所授。”他如实说道。

“你师父?他叫什么名字?”秦天连问道。

“他名字与你非常相似,名叫连天青。”许问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睛紧盯秦天连不放。

“连天青?”秦天连脸上露出一点疑惑――只有疑惑――喃喃道,“没听说过啊……”

许问心中掠过一丝失望,道:“我十三岁的时候,机缘巧合,被送进了一个旧木场,拜了他为师。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所有东西都是从头开始学的。学习十八巧的时候,我只知道它是木匠的基本功,不知道它已经失传,也不知道它跟班门有关。”

他说的全是真话,没一点虚假。

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秦天连,但对方没有丝毫异样,跟所有第一次听别人故事的陌生人一模一样。

“也不算跟班门有关。”秦天连随口说了一句,不过没有就着这个继续发散,而是问道,“你现在多少岁?”

“二十八。”许问道。

“十三岁,那就是十五年前……”秦天连喃喃道。

他的思路明显跑偏,许问当然没法解释,所以最后也只能摇了摇头,但仿佛还是有点不死心般地问:“你师父是男是女?”

“啊?”许问愣住了,这个问题他是真的没有想到。

不过,最后他还是迎着秦天连的目光,老实回答,“是男的。”

“……嗯。”秦天连轻轻吁了口气,缓缓挥手,道,“去睡吧。”

许问一时没有动,而是站在原地,很有一种冲动问他有没有个女儿。

但秦天连坐在原处,又摸出了那根烟,放在手上反复把玩。

他的全身莫名散发着一股拒绝所有人的气氛,所以许问只是站在旁边看了他一会儿,就还是什么也没问地走开了。

…………

许问没有趁这个机会回去班门世界,不过通过和秦天连的这一通讨论,他心底多少有了点底,所以这一觉,他睡得格外踏实。

第二天一早,他醒来的时候,这才发现昨天晚上下过一场小雨,不久就停了。

现在窗户上还挂着几滴雨迹,清晨的阳光却已经透了过来,照得那几滴雨闪闪发亮,像是新缀上去的夺目宝石。

他走到窗边,推开窗户,清新湿润的泥土气息扑面而来。

面前的树叶上也挂着几滴残雨,楼下的路面已经干了,只有石板路的缝隙里残留着一些湿迹。

这样一场临时的雨,像是把整个世界全部清洗了一遍一样,空气都比平时显得透明了不少。

许问看见雨的时候,本来心里沉了一下,有了一些不好的联想,但此时看见此情此景,情绪渐渐放松下来,只觉得神清气爽。

电话响起,是穆北堂打过来的,说昨晚他们就已经收到了邮件,今天会抓紧时间进行讨论,尽快给他一个回复。

许问应了,对于他们的工作效率,他一向是非常放心的。

他走出房门,看见秦天连也已经起来了,正拿着一个平板在看。

他把穆北堂那边的情况转告给了他,秦天连非常随意地点了点头。

修渠建河的方案是他给许问的修复奖励,他会好好协助他完成的。

“去吃个早饭吧,是在这里吃还是出去?”许问一边说着一边走到秦天连身边,低头一看,发现他平板上显示的是《万物归宗》,他还不是在浏览相关信息,而是建了个帐号,自己在玩!

看这游戏进度,他已经起来玩了一会儿了。

“就在这里吃吧。”秦天连头也不抬,手指在平板上划来划去,正在操作。

这是一个开放性世界,以收集解谜搭建为主,佐以少量的动作,操作非常简单,上手很容易。

秦天连刚刚得到线索,正在寻找一本关于榫卯的技能书。

这本书位于一个宅子的角落里,他在这个宅子里找了好一会儿,反复翻看线索,一直没有找到地方。

“在……”许问看了一会儿,准备开口告诉他。

“你闭嘴。”他才说了一个字,秦天连就打断了他,他找到了。

其实从找到技能书的位置到得到它之间还有一个步骤,就是完成一个榫卯的拼合过程。

这是新手关卡,重点在于让玩家理解榫卯是什么,拼合非常简单,每一步都有引导。

秦天连在看见它的一瞬间就开始动手了,完全不需要任何引导,直接完成。

看见榫卯拼合,触发机会,技能书掉了出来,秦天连轻“哼”了一声,挺满意的样子。

他正准备收起平板,站起来跟许问一起去吃饭,这时游戏里又跑来了一个人,穿着新手简陋的麻衣布服,站到了宅子同样的角落里,仿佛是要完成跟秦天连同样的任务。

秦天连重新站定,盯着游戏里的小人不放。

许问笑了笑,站在旁边等他。

那人不知道是查了攻略还是解谜能力很强,只用了秦天连一半的时间就找到了技能书在哪里,但马上,他就被卡在了下一关――拼合榫卯上。

在秦天连手上显得如此简单的工作,他操作起来却费劲得要命的样子。

有一个地方,明明是要把木头先从下面抽出一半,再把另一块从中间的缝隙插进去,他试了好几次,每次都做不到,硬是让另一块木头卡住了。

尝试五次不能成功的时候,游戏人物的头上会出现一滴汗;十次不能成功,则会满头大汗,充分表示他内心的焦急。

秦天连看着那满头大汗的小人,终于忍不住点开对话框,在“附近”里打字了。

“只要抽到一半,五分的位置,不要太多。”他指点道。

那人被他提醒,又尝试了两遍,头顶上终于出现了一个灯泡的标志,成功了。

“谢谢你!”他同样在附近里打字,肉眼可见的激动。

他走到秦天连面前,向他发起交易。接下来,提示“黄涧”对你的好感度增加了五点,秦天连看见背包里新多出来的一段松木,有点发呆。

“其实我松木挺多的了,都用不完。”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来,对许问说道。

“留着吧,总能再用到的。”许问笑着,随口安慰了一句。

“……嗯。”秦天连应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对许问说,“这游戏还挺好玩的。”

“是啊,热度还挺高的,我也经常看见身边有人在玩。”许问道。

说着他又想起一件事,问道,“我之前听说您从不使用手机,也不用电脑,手写邮件。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这样。怎么,是改变想法了吗?”

不久之前,他俩其实讨论过这个问题,当时秦天连说只是选择而已,但当时他话没说完。

现在许问看见他手里的平板,又重提了此事。

这平板不新不旧,是秦天连自己的,明显使用了一段时间了。

“信还是要手写的。”秦天连先提醒了这样一句,接着道,“不过确实,我以前从不使用这些东西,觉得它只会让我分心。”

“确实,现在我们接受的信息变多了,也变得繁杂了,这是事实。”许问其实是同意的。

“但是心就在那里,会不会分心,在于你。”秦天连洒然一笑,道,“所以我突然觉得,用用也行。”

“嗯……是。”许问承认。

很简单,就拿学习来说,有些人小时候没有手机,没有平板电脑,没有课外书,回家甚至连电视也不能看。

但这影响他们不爱学习了吗?

他们是用仅有的文具做玩具、在纸上画着格子偷偷跟同桌下五字棋,也能逃避学习、做自己的事的。

而现在,信息这么发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