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44 兼收并蓄

匠心 沙包 2485 2021-09-07 00:44

“完成了?”连天青再次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是。”许问应声。

“放这里。”连天青在工作台上腾出了一个位置。

许问走过去,把手上用油纸包着的东西放到了桌上。

这东西大概一尺半高,一尺左右的宽度,用油纸包裹好了用蜡绳系着,只能看出大概的形状。

连天青轻轻一扯,绳子和油纸就一起全部打了开来,露出了里面的温润的淡黄色木雕。

这一次,连天青终于完全愣住了,他看了看木雕,又看了看许问,想说什么又闭上了嘴。

然后他身体前倾,目光从上到下,不断在木雕表面巡视,好像要把它的每一个细节全部看个清清楚楚不留遗漏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他终于准备上手,但手还没碰上去,他就意识到了什么,快步走到另一边,用清水洗手然后擦干。

他的动作明显比平时快多了,许问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子。

连天青把手洗干净,这才去触摸木雕表面。

他的手刚一接触到木面,就露出了满意的神情。他摸得很慢,但是很笃定,很清楚自己最关注的是什么地方。

在这次修复中,许问将愿者上钩剩余的部分全部补齐,和原有的共同组成了一个完整的雀替。

原本的黄杨木时间比较久,色调偏暗,表面尽管进行过清污处理,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明显的痕迹。

许问补充的部分是新黄杨木,他没有做旧,保留了新木应有的鲜亮光泽与温润肌理,因此就算两者拼接在一起,修补的部分和原作之间也有着明显的分界线。

但除此之外,黄杨木雕成的湖畔显出春日勃勃的生机,太公悠然盘坐,一缕衣角浸入水中,引来一条好奇的小鱼。

太公背后是竹林,竹林边缘隐约有一道人影,好像他想要的目标已经被他吸引过来了……

整个木雕生动鲜明,看着它就能脑补出一个完整的故事,除了新旧之分以外,它俨然一个整体,好像前后两个雕刻者的灵魂在那一刻相互沟通了一样。

“很好。”连天青检查了大约一盏茶时间,最后肯定地说。

他不是那种激励型的老师,对许问的评价向来都很保守,今天这句“很好”已经是许问听到过的最明确的表扬了,可见他对他这个“作业”的满意。

“为什么不做旧?”连天青问。

“原作比较小,我增补的部分比原作还大,做旧的话,感觉有点像伪造……”许问说。

“你倒是很有信心。”连天青露出一丝笑意,却点了点头,“不过就这个作品来说,自信理所应当。”

他的目光重新回到眼前的雀替上,再次深入观察。

这次,他明显不单单是在检查,而是换了个角度在看它。

看了一会儿,他轻“咦”了一声,指着一处位置问道:“这个有点巧妙,你是怎么想到的?”

许问看了一眼,当时修复它时的情形清晰地浮现在脑海中,他很快就说出了当时的思路。

连天青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问,许问又回答。

就这样一问一答,连天青几乎把许问的思路扒了个遍。

许问恍然有一种感觉,自己刚做完一次毕业设计,正在导师面前进行毕业答辩。

不过这次修复是他亲手完成的,过程里他的确有很多想法,连天青的提问又全在要害上,许问答得毫不犹豫,感觉非常畅快。

最后,连天青指向一处,问道:“这里呢?”

许问低头一看,声音瞬间停住了。

连天青眼光极利,他现在指的这种手法在这次修复中出现的次数并不算多,但却非常关键,可以说是画龙点睛之笔。

最重要的一点――这手法不是许问自己想到的,而是从程氏木雕的四种手法里学到的一种!

“这不是我自己想的,是在外面学到的。”许问并无隐瞒,实话实说。

“不错,兼收并蓄。在哪里学的?”连天青并没有觉得他这样不妥,兴致盎然地继续问。

“这次出去的时候,是一位姓程的师傅的家传手艺。对了,就是我说的那个百艺集里收集到的。程家没落,手艺失传,程师傅临终时将家传的四种秘传传授给了骆大师,让他收集在百艺集里,寻求后续传人……”

许问说着。明明是不同世界的故事,但他说起来的时候却毫无违和感,好像时间在某个地方重叠了一样。

连天青听着也沉默了,他淡淡问道:“你上次说这个骆姓老人也想收集你学的手艺?”

“是的。”许问回答。

“你什么时候去写给他?”连天青突然问。

“最近一直在……”许问指了指台上的“作业”。

“嗯,你再见到他的时候,就把事办了吧。”连天青很随意地说,接着他转过身,用油纸包住许问修复完成的太公木雕,把它移到旁边的架子上。

“修得不错,杨木巧大致便是如此,你的进展比我预料得更快,接下来开始学习樟木巧吧。”

连天青终结了那个话题,开始进入新章节的教学。

许问再次打起精神,同时也把连天青刚才那句嘱咐记在了心里。

樟木之后是榉木、榉木之后是铁力木、铁力木之后是花梨木。

接下来,许问的功课一项接着一项,安排得非常密集。

许问的进步一直比连天青预想的要快一点,连天青好几次都明显表示满意,对许问的夸赞也比前一年多多了。

这中间固然有许宅的加成,但更少不了的是许问的全力以赴。

许宅的时间虽然停止,但对许问精神和身体的消耗也是实实在在的。甚至因为许宅那种封闭凝固的环境,这种精神上的消耗反而会越发加巨,必须要用更多的专注与努力才能与之对抗。

不知不觉,就在这不断的重复的努力学习中,时间从秋天到了冬天,又再近接近了盛夏。

十个月过去了。

许问的十八巧全部学会,每种木料均完成了一次成功的修复或者全新的雕刻。

六月的这一天早晨,许问再次来到连天青的工作室。

连天青开门见山对他说道:“明天姚师傅要去桐和府报名,你跟他一起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