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57 祭龙神

匠心 沙包 3427 2021-09-07 00:44

“山栖魈兮,欲夺吾身。水栖鬼兮,欲食吾魂。饲以吾心,哺于神兮。成兮,成兮,归太虚兮。”

远远传来歌声,反复吟唱,重重叠叠,仿佛山水都跟着一起共鸣了起来。

许问侧耳倾听,转头听见了少年惊疑不定的声音,看向了他。

“对,我们就是到龙神庙来办事,有什么不对吗?”阎匠官含笑问他。

“没,没什么不对。”少年有点紧张地说,在垫子上挪了挪屁股,“我能不下车,在这里等你们回来吗?”

阎匠官沉吟片刻,竟然点了点头:“嗯,也好。十四贤侄你在这里陪着他,我去去就回。”

许问有些意外。

阎匠官特地叫他一起过来,他以为是有事情的,结果现在要把他留在车上?

不过他还是马上点头,应道:“是。”

阎匠官对他意味深长地笑笑,起身下了车,少年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

阎匠官的脚步声渐渐消失,远方的歌声依旧在天地之间来回飘荡,两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安静地听着这缥缈的歌声。

“这是祭龙神的歌?”听了半天,少年突然问。

“不知道,我也是第一次来。”许问回答。

“听着不像啊……像是祭山精野怪的。”少年说。

两人又安静地听了一会儿。

少年说得没错,这歌翻来覆去这四句,主要内容就是在描绘与咏叹山魈水鬼,跟龙神一点关系也没有。在龙神庙这里唱,有点奇怪。

许问越听越感兴趣,对少年说:“我下去问问。”说着下了车。

“咦,我也去……”少年愣了一下,跟在了他后面。

许问对车夫交待了两句,让他把马车停在原地等他们,自己则跟少年一起沿着河岸往前走。

龙神庙建在汾水旁边,四周没有民居,只有一片稀疏的树林。

现在已经入冬,树叶基本上已经掉完了,树枝上光秃秃的,越发显得萧索。

今天是个晴天,惨白的冬日挂在天空,并没有带来什么暖意。一阵河风吹过来,树上叶子又掉了几片,许问心想,回去要把薄袄换上了。跟着他侧头看了那少年一眼,他穿得也没有多厚,但精神奕奕,好像也没觉得有多冷。

龙神庙面朝汾水,距离河岸大概五六百米距离。庙前有一个巨大的木牌坊,四柱三楼,黑瓦红柱,白日下显得格外鲜明。

牌坊后面庙门紧闭,门前一个穿着灰色僧袍的和尚正在扫地,牌坊前面有一些村民正在烧着香烛祭拜,唱歌的也是他们。

“龙神庙没开门?”许问到了晋城就跟着阎匠官一起走了,没听见当地人的话。他看了少年一眼,问道。

“看,看我干嘛?我,我也不知道!”少年紧张地说。

“只是问一下,你不必心虚。”许问说。

“谁心虚了!”少年简直要炸毛了。

“没有,是我说错了。”许问安抚他。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才渐渐平静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两人一起往牌坊方向走,少年突然问。

“言十四。”许问当然报的是化名。

“……你为什么不问我的名字?”少年等了一会儿,突然问。

“正常情况下,你在问我名字之前,应该先自我介绍。”许问语气平和地说。

“是,是这样的吗?”少年挠了挠头, 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本来另外有一个名字,但我不喜欢。然后云娘取了个名字,我觉得挺不错的,所以我现在就叫林谢了。”

这年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个人的存在也属于他的宗族。

名字是父母所赐,上了族谱之后代表着你这个人的来历,是轻易不能修改的。

但林谢说起来很自然,许问听着也很寻常。

他以前有个同学,姐弟两个人觉得自己名字不好听,跟家里打了声招呼,连名带姓都改了。家里人很轻松地就认可了,完全没有反对。

许问跟那个同学关系不错, 久而久之,觉得这事太正常了。

“云娘是谁?”他随口问道。

“是我……继母?”林谢想了一会儿才给对方的身份下了定义。

“这名字的确不错,她很有眼光。”许问认可地说。

“是吧!”林谢顿时咧开了嘴笑得有点傻,显然跟继母关系非常好。

几句话功夫,两人就已经走到了牌坊下面,这时祭祀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

一个身穿红裙的人被四个人用木轿抬起来,往河岸方向抬。

木轿上缠着红绸,扎着红色的纸花,看上去很粗糙,但也很喜庆。

轿子旁边有人敲锣打鼓吹唢呐,旁边还跟着一个头上缠着红布的喜娘模样的人。

“这是要河神迎亲?”林谢惊讶地问。

“有点像。”许问说。

“那怎么行!那不是害人吗!”传统的嫁河神最后要把女子推进河里淹死,是真正的坏人性命。林谢显然是看过这样的记录的,马上就义愤填膺起来了,一挽袖子就要往前冲。

“等等,再看看。”许问拉了他一下。

“性命大事,怎么能等!”林谢非常生气,一甩手要挣脱许问。

他看着养尊处优的,但力气还挺大,许问一下子险些没拉住他。他紧了紧手,扣住林谢的手腕,强调道:“再看看。”

他这一用力,手指像是夹紧的钳子一样,林谢甩了两次都没甩开。

他眉头一皱,突然一扬手,使了个巧劲,腿同时跟着向下扫了出去。

这明显是功夫的招式,许问要是没提防的话,多半就要被他跘倒甩脱了。

但许问也是练过战五禽的,他之前留心观察林谢的举动,早就发现了一些事。,这时他手劲放松,跟着林谢一退再一进,再次抓住了他的手腕,完全没被挣脱。

“你!”林谢又惊又怒,使劲瞪许问。

“看那边。”许问摇摇头,另一只手往河岸的方向一指。

林谢下意识看过去,突然“咦”了一声,眼神定住了。

“迎亲”的队伍到河岸旁边就停下来了,敲锣打鼓的声音还在继续,但越来越急促,听上去不太像娶亲了,反倒有点像要打仗。

轿子一停,“新娘”从轿上下来,继续往河岸方向走。

这“新娘”尽量走得步履娇柔,款款生姿,但林谢还是马上就看出来了,这是个壮汉男扮女装的。

自古河神娶亲,还没有听说过以男代女的啊。

林谢停止了挣扎,惊讶地看。

“新娘”走到河岸旁边,那里的地上放着一样东西,长条状,从他们的角度看不清楚是什么。

接着,“新娘”抓起那东西,跟它搏斗起来。

那东西是草扎的,是个死物,根本就不能活动。但“新娘”动作很大,跟它斗得还挺逼真的。

最后,“新娘”把它高高抛起,又重重踩到了地上。

这时林谢才看清楚,那是一条草扎的长龙,比较粗糙,但还是能看得出原型。

也就是说,这个祭龙神,其实是假装娶亲把龙神骗出来然后干掉的故事?

这……可真是让人意想不到。

林谢张大了嘴,旁边许问也笑了起来。

“这是龙神庙的月祭,每月初一都有。今天龙神庙来了大人物封庙,月祭也没停。祭祀过程基本上就是这样,以假娶亲为主。”

没过多久,许问去打听了完了,回来讲给林谢听。

“这哪是祭龙神啊,是恐吓吧……”林谢喃喃道。

“差不多吧。据说是实际发生过的真事。”许问说。

“真事?真有龙神?”林谢下意识地问。

“以前这里的河神娶亲,就是拿女子的性命去填。结果有一次一个女子被投进河里后活着回来了,她带着一只异兽的尸体,说这是龙神分身,她不愿殉婚,拼死杀死。龙神并不可怕,是可以被降伏的。”许问缓缓道。

“然后呢?”林谢追问。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个方士,方士教人怎么应付龙神。建堤种树,旱期清沙拓宽河道……那之后,龙神真的再没有出现过,渐渐的,龙神娶亲的仪式也就变成了这样。”许问说。

“后来,那女子嫁给了方士为妻,两人在龙神庙附近留住了下来,和睦终生,得享高寿。”

这时龙神已经被降伏,祭礼进入了终段。

缥缈重叠的歌声再次响了起来,在汾水河面上来回飘荡,直入天空。

“山栖魈兮,欲夺吾身。水栖鬼兮,欲食吾魂。饲以吾心,哺于神兮。成兮,成兮,归太虚兮。”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