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70 出事了?

匠心 沙包 2784 2021-09-07 00:44

倪天养竟然还有这一手?

不过想想也是,他最初设计的那座立窑就是半机械式的,机械的那一部分由人力驱动,就是运用的古代机械的法子。

可见他在这方面本来就进行过不少研究。

“这是你自己想的,还是在典籍上看到过的?”许问看着残破的机关在倪天养笔下变得完整,虽然没有经过验证,但他还是看出来了,这绝对是正确的思路。

“一半一半。”倪天养头也不抬地说,“有些环节以前看到过,然后稍微想一想就能想到嘛。不这样弄,怎么能动起来?”

他说得轻松简单,随口还对着江望枫他们解释了几句。

古代机关常常就像脑筋急转弯,并不复杂,但极为巧妙。只要轻轻一点,就能把它点通,你就能想出其中关键。

江望枫他们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之前思路打结的地方被倪天养这样一点,结就突然解开了,感觉畅快极了。

看到他们的表情,倪天养非常得意,眉飞色舞,越画越快。

然而他也不是一直这样顺利的,画到某个地方的时候,他突然卡了壳,声音和炭笔一起停住。

他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机关,很长时间没有动静。

许问他们也没有打扰他,同样盯着原图认真思考。

一群人都在奋力开通脑筋,争取灵光一现,解开这个谜底。

但休息时间渐渐过去,其他工匠开始起身,准备下一轮工作了。

但他们还没有想通,一点思路也没有。

许问心里开始浮现出一个想法,他越想越觉得自己是对的。

但他还没有开口,倪天养已经叫了出来:“错了!这个原图画错了!”

许问也正是这样想的。

一个问题没有答案,有两种可能,一个是他们没想到答案,另一个就是问题根本就是错的。

他们现在复原机关的基础是月龄一队的测绘结果,如果依据一开始出了错,那当然得不出正确的结果来。

“这部分是谁画的?”月龄一队各人的第一反应不是否认他们不可能出错,而是确认这项工作的具体责任人。

――即使在此之前,他们真的很少出错,这次测绘也是一组完成,其他组交叉验证过的。

图纸上有签名,江望枫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我做的。”

“是我检测的。”方觉明跟着说。

“那现在怎么办,也没时间回天云山重测一下。”江望枫看许问。

万事不决问许问,他们早就习惯了。

许问摸着下巴,正在回忆。

离开天云山之前,他拿着图纸,对一部分机关进行了最终的核定与确认。

他有特殊的能力,虽然不想用这外挂取代正式的工作流程让大家变成咸鱼,但最后确认一下正误还是很方便的。

中途他遇上吴可铭,跟他说起了连天青的事情,后来就没有再继续下去了。

而这部分,正是在他没有复核的那些机关里。

许问默默地把手放了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难得一次冲动,竟然出了这么多篓子……以后做事还是要谨慎小心啊。

“只缺这一部分的话,可以根据其他部分把它拼凑出来。我们要的是使用,而不是还原原本的艺术模型。”许问冷静了一下,提议说。

“有道理。”倪天养立刻点头,接着马上开始接着画。

这样子,就像他早就有想法了,只等许问他们一声确认而已。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总有令人惊艳的人物埋没在民间与历史的缝隙间……

许问看着他笔下一根根线条次第出现,突然极有感触。

正在这时,一个人从门外跑了进来,满脸焦急。

月龄一队的人正围着倪天养看他还原机关,不时还在小声议论,这时声音一停,全部看向了那人,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

这是个悦木轩的管事,他小步跑到陆问乡面前,凑到他耳边去说话。

声音不大,许问耳力非常好,勉强听见了逢春、绿林等几个关键词。然后,他就看见陆问乡的脸色变了,向他们看了过来。

逢春?跟我们有关?

许问马上想到了绿林城外刚刚安顿下来的那些逢春人,难道他们出事了?

那人讲完了,陆问乡有些犹豫地走了过来,欲言又止。

“有话直接说,我们可以尽快处理。”许问深吸口气,冷静地道。

“刚刚接到消息,你们在绿林城外给逢春人建的那些窑洞,被人给冲了。”陆问乡也冷静下来了,语速很快地说。

“被人给冲了?”这用词有点奇怪,许问不太能理解,“是外地来的匪徒吗?”

为了避免绿林镇的居民反感,那地方离绿林镇有一段距离,但还在镇子的辐射范围内。

也就是说,出现匪徒的话,镇里的雷捕头他们是要出勤的。

这种地方,会有匪徒?

“谁干的!”徐西怀更急,直接叫了出来。

“是……外地来服役的工匠。”陆问乡有点不知该如何解释,但最终还是道。

“啊?”所有人一起疑问出声,全部都呆住了。

外地来服役的工匠,那不就是跟他们一样的人?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拿工分干活的,跟这些逢春人无怨无仇,怎么会去冲了他们的营地?

“走,去看看。”许问立刻放下手里的笔,转身往外走,月龄一队的人毫不犹豫地跟上。

倪天养的图还没有画完,他从头到尾都没有抬头,仿佛除了他自己的世界,周围什么都没有。

“张管事,你跟着一起去,跟他们讲一下情况。”陆问乡吩咐道。

按照原先的计划,明天第一座石灰回转窑就会正式完成,进行动工实验。现在正是最紧锣密鼓的时候,他要在这里掌控全局,脱不开身,于是指派了刚才那个人跟上。

他说话的时候对着张管事使了个眼色,张管事会意点头。

许问这群全是年轻人,本事很大,但做事容易上头。张管事行事老道,在现场也好拉着点。

“小马,你也跟着一起来。”到了外面,张管事又指了个人,同时解释道,“消息就是他传过来的,他更清楚情况。”

姓马的年轻人口齿伶俐,语速很快:“我是刚刚载货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大约一百来个人,穿得破破烂烂的,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流民,结果看见他们手上操的家伙才知道不是。嘿,好家伙,锤子榔头锯子斧子,全是铁皮家伙,我还以为要出人命!”

听见这话,徐西怀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许问也是心里一紧,问道:“出人命了?”

“不知道,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在拆房子,逢春人正在拼命拦。见了血是肯定的,有没有出人命就不知道了。”小马说。

“见了血……”徐西怀喃喃道,立刻变走为跑,小跑了起来。

其他人很能理解他的心情,也跟着加快了脚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