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73 不如

匠心 沙包 2896 2021-09-07 00:44

修这个五声招魂铃所用的时间比许问想象得更久一点,前后花了三个来往班门的周期,也就是近三个月。

但他一点也不觉得这个时间太长,从疗养院回去许宅的路上,他一直安静着,一脸的若有所思。

从这次的修复或者说制作里,他得到了很多收获,说不清道不明,但的确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回到许宅,他突然看见一个人在门口打转,再一看,认出了是曲河路小巷那个小饭馆里的老厨子,给许问验菜刀做土豆丝的那位。

他提着一个食盒,在门口东张西望 ,翘首以盼,一见许问,立刻眉开眼笑,一个箭步冲到了他的面前。

他年纪真的已经很大了,腿还有点瘸――之前站在厨房里没怎么显,但这时他的动作快得惊人,跟形象一点也不符。

“饿了吧?来来来,我给你做了饭,吃吃看,吃吃看。”他像爷爷哄孙子一样哄着许问说。

许问愣了一下,旁边秦天连更不可思议:“老王,你这怎么态度?”

“你别管!”王老厨师瞪了秦天连一眼,又转过来哄许问,“我做了四菜一汤,你尝尝,啊?”

许问想到之前的事,突然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他忍着笑说:“行啊,我尝一尝。”

说着,领了王老厨师进去,来到了五味斋。

老师傅一看五味斋就惊了,立刻走到灶边去看,接着又到处摸了一圈,说:“你这厨房不错啊,有在开火使用?啊?就做的这猪食?”

五味斋自修复之后就在使用,七星灶不仅重现天日,也时隔不知道多少年的再次生起了火。

做饭师傅的来历也很有趣,是算房高家派过来的,京城的老师傅,据说祖上是做御厨的。

他很小心地使用着五味斋,没有大用,只偶尔给他们做点甜点小吃,都是方便吃的,让他们工作累了休息的时候享受一下。

总地来说,这位同样姓王的师傅更像是被送到这里来养老的。

不过养老也有养老的尊严,他正坐在厨房抽烟呢,一听王老厨师这话,立刻跳了起来:“猪食你娘呢猪食!你吃的才是猪食!”

“是你做的?”王老厨师去看了一眼锅里正在蒸的小糯米糕,深深嗅了一口味道,又问京城王师傅,“这东西能吃?”

“放你的狗屁!”毕生职业被人侮辱,京城王师傅暴跳如雷,正要跟他理论,王老厨师不理他,自顾自地去把食盒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摆在了桌上。

食盒盖子刚一揭开,京城王师傅就闭了嘴,默不吭声地看他摆。

食盒不大,里面就是四菜一汤,还有一碗白米饭,全部都是用白瓷素碗装着。

这素碗倒也不是普通的碗,瓷面极滑极薄,瓷色极醇,仔细看瓷色深处还有一抹若隐若现的青意,算得上是瓷中上品了。

碗好,碗里的饭菜更好,鸡汤澄澈,不带一点油星;青豆饱满,吹弹得破;茄子紫白分明,清爽怡人……

蒜茸蒸茄、青豆炒鸡丁、小碗粉蒸肉、醋溜土豆丝、菌菇土鸡汤,全是家常小菜,但观其色、闻其香,一点也不家常。

“你这还真是一人份的。”秦天连跟着走了进来,看见就说。

“本来就是给他一个人吃的。”王老厨师一点也不隐瞒来意,“快,吃吃看,是我的好,还是你媳妇的好?”

从上次见到现在足足隔了三个月,王老厨师直到现在才出现,明显是上次听许问说了那句话之后,又在家里闭门苦练了一番的。

这好胜心……

许问笑了笑,也没拒绝,真的坐下来,拿起食盒里的乌木筷子,一样样地开始尝。

他没有多吃,点到即止,王老厨师一直在旁边盯着他的表情不放。

许问全部尝完,正要张嘴说话,王老厨师先一步伸出手,阻止了他:“行了,不要说了,我知道了。还是不如。看你吃的那愁眉苦脸的样子……”

“也没有愁眉苦脸……”许问笑了,摸了一把自己的脸,“真的挺好吃的,就是您说要品评嘛,我就认真了一点。”

“品评的结果,就还是不如。”老头直截了当地说。

“……是不如。”许问承认。

“唔。”老头应了一声,不问差在哪里,也没收拾剩下的饭菜食具,就这么背着手,慢吞吞地走了。

他似乎满怀心事,许问也没有留他,反正知道他饭馆在哪里,回头给他收拾了送过去就行了。

他一转头,看见京城王师傅也拿了双筷子,正弯着腰,尝许问吃剩的菜。

尝了一口他的表情就很复杂,第二口表情更复杂,慢慢全部尝完,他直起身子,转身去端灶上的糯米糕。

那糕已经快蒸熟了,浓郁的香气已经飘了出来,许问看见就是一愣,阻止道:“你要干什么?”

“去扔了,猪食就该喂猪。”京城王师傅有些沮丧地说。

“那也不至于!”许问叫道,走到蒸笼旁边,拿起一块糕咬了一口,说,“还是很好吃的。而且这是食物,多少人饭都吃不起了,怎么能浪费食物?”

“……你说得对。”京城王师傅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突然眉开眼笑,重重拍了下巴掌,道,“你说得对,我想通了!”

他也不说想通了什么,先把刚蒸熟的糯米糕全部盛出来,放到竹笸里摊凉,又重新打米舂糕,开始做新的一轮。

他的动作不紧不慢,看上去非常轻松,没过多久,又有蒸糕的香气飘了出来,这次的香气,跟上次非常相似,但仿佛又有些不同。

在京城王师傅蒸糕的时候,许问刚才剩下的饭菜全部都吃完了。

一人份的饭菜,吃独食总让人觉得有点尴尬,但份量这么少,跟人分享感觉也怪怪的。

他吃饭的时候,秦天连就在旁边看着他吃,仿佛若有所思。

许问一开始邀请了他一下被他拒绝,后来尴尬着也就习惯了。

王老厨师饭馆那么多人等位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手艺确实非常好,这四菜一汤之美味,远远超过许问平生吃过的大部分食物。

而且这三个月他确实下了苦工,这次这四菜一汤,无论口感还是味道的层次感都比上次那盘土豆丝更好。

许问吃过好东西,别的不说,当初流觞会请来的大师里也有顶级名厨,流觞会一场盛宴,绝对是老饕们的狂欢。

王老厨师的手艺跟他们比起来,可以说不相上下,绝不逊色。

但他对标的不是别人,是连林林,做的还是家常菜。

这样比起来,王老厨师做的菜里,感觉就少了一些东西。

很微妙,但绝对关键。

这真不是许问偏心,是他实实在在尝出来了的。

“确实不如?”这时,秦天连突然问道。

“啊?”许问一愣,抬头看他,迅速明白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说,“确实不如。”

“哪里不如?”秦天连问。

“我说不上来。”许问试图把自己的感想描述给秦天连听,但这种东西,真的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你那个女朋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秦天连突然问道。

他完全不像会对这种事情产生好奇的人,但他偏偏就问了,问得还非常自然。

许问的心脏重重一跳,抬起头来看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