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39 徒儿难为

匠心 沙包 2539 2021-09-07 00:44

旧木场条件有限,学徒们睡的全部都是大厢房,每十来人一张大通铺。

许问在另一个世界的时候,二十多年从没睡过通铺,到了这里反而习惯了。

旧木场各位学徒的感情本来就很好,一起经历徒工试,成立班门之后更是如此,每次睡前都热热闹闹的,说笑个不停。

这天也是如此。

许问现在算是旧木场的半个师父,说话很有权威。所以他趁着势头给大家立了个规矩――所有人睡觉之前必须漱洗,搞好个人清洁卫生。

在此之前,旧木场大通铺的卫生条件实在是有点恶劣,一群半大小子干了一天活,却几天不洗脚几个月不洗澡,厢房门一开就能把人给熏出来。

许问立了规矩之后,这里总算是好多了,睡前大家用木桶打了水,几个人一起嘻嘻哈哈地洗脚,脚还在桶里玩来玩去,非常乐呵。

就在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所有人的笑声和说话声突然戛然而止。

东方磊用木盆打了一盆热水,边上搭着布巾,端着盆走到许问面前,恭恭敬敬地半跪下来,说:“请师父洗脚。”

许问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我自己来我自己来。”

旁边师兄弟面面相觑地安静了一会儿,接着哄堂大笑:“行啊小许,收了徒弟就能享受了。”

“对对,徒弟给师父跑腿,应该的应该的!”

许问觉得全身都不得劲,东方磊却非常坚持,不仅给许问打了水,还大有要亲手给他洗脚的意思。

许问尴尬癌都要犯了,强行坚持表示,用水可以,洗澡必须得自己来。

他洗脚的时候,东方磊全程半跪在旁边,等他洗完了递上布巾,接着又端着洗完的水出去倒。

许问难受得要命,其他师兄弟却笑着感叹:“看见石头,我才真有当人家徒弟的实感了。”

“是啊,在师父手下呆久了,都快忘了当徒弟的本分了。”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讲起了以前的事情。

许问因为徒工试的原因,在姚氏木坊的“实习时间”非常短,只干了几天杂务就被安排进了黄字坊。

到了黄字坊他就进了旧木场,拜了连天青当师父。这里没那样的规矩,许问也从来没意识到要这样做。

但旧木场的其他学徒,基本上都是在姚氏木坊呆了一年才进旧木场的,有的以前还拜过其他师父,倒是都有过相关经历。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许问这才意识到在这个时代徒弟不是那么好当的,除了拜师学艺以外,还要给师父打杂干家务活,把师父伺候好了,再从师父那里得到一星半点的教诲,至于能不能听懂能不能学会,就靠自己本事了。

通常入门一年之内,徒弟都是不能直接学东西的,给师父打洗脚水是基本的,除此以外叠被铺床做饭洗衣打扫清洁样样都得来,什么天赋,什么能力,在这个阶段都比不上察颜观色的本领。

像许问那样在东方磊拜师之前还会考虑一下能不能教会他的,简直是师父中的奇葩,完完全全的不合时宜。

“还是咱们师父好,从来不一套。”

“师父喜欢清净,万事自己来,根本不需要咱们。”

“嗯,五年前我刚入门的时候,师父就是这样了。”

连天青五年前到旧木场,身边只有一个女儿连林林。

姚师傅对他还挺尊重的,刚进来就安排他负责旧木场,还给他塞了两个徒弟。

这种情况下安排的,说是徒弟,其实跟仆佣差不多。

这两个徒弟其中一个就是许三,说话结巴,为人老实本分,进来之前被姚师傅专门提醒过要好好伺候师父,他也做好了准备。

结果进来之后,连天青什么也不让他做,他主动要做还嫌烦,搞得许三还琢磨过一阵子是不是师父嫌自己太蠢,一段时间之后才意识到连天青就是这个性。

后来在旧木场五年里,他只跟连天青学了一些辨木识木方面的本领,但在生活上,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样,他也渐渐忘记了真正的徒弟是什么样子的……直到今天看见东方磊才想起来。

“说起来那天我看见了牛二,他半边脸肿了,我问他怎么回事,他不说。”钱明突然提起一件事。

“那有什么可问的,还用说吗?田师傅那脾气,肯定是他打的。”另一个师兄不以为意地说。

“就是,田师傅说话特别含糊,经常听不清楚。这也算了,徒弟没听懂他还要打人,他徒弟经常脸上青青紫紫的。”又有人说。

“洪师傅脾气也不好,上次我看见万根走路一瘸一瘸的,肯定是他给打的。”

八卦乃人之天性,大通铺上各人七嘴八舌,聊起了其他木场的事情,都还知道得不少。

“别说了!”嘈杂声中,许三突然提高了声音,训斥道,“人家的事情随便议论,被人听见了怎么办!”

接着,在突然的安静声中,他叹了口气,“你们说的这都算啥,我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听说我们村的栓住没了。说是偷师父家东西,被当贼捉了打死了。栓柱是咱们村出了名的老实孩子,脑子不太好使,胆小得要命,东西摆面前都不敢拿的。谁知道是怎么回事……”

人命面前,气氛突然变得沉重,许问忍不住发问:“都取名叫栓住了,家里人应该挺宝贝的啊,都没人问吗?”

“问有什么用?去师父家之前就签了契的,生死跟家里没关系全由师父安排,但凡有手脚不干净这种大事,师父可以直接打死,官府都不会管,家里怎么问?”

“进咱家也要签的啊,小许你没签吗?”

许问认真思考了半天,连原身的记忆都挖掘了一遍,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想想他运气的确不错,刚进姚氏木坊就进了旧木场,又被连天青收成了徒弟。从头到尾,他就没走过正式流程。

说话间,东方磊也回来了。他自己在外面漱洗了个干净,先问许问还有没有别的吩咐,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他小心翼翼地上了通铺,躺到了离床尾离马桶最近的地方。

许问转头看他一眼,东方磊似乎已经很累了,躺下几秒就开始打呼。

接着,其他师兄弟们的声音也渐渐消失,一个接一个地进入酣眠。

可能是因为休息了一整天,许问此时没什么睡意,他抱着头看着屋顶,自从渐渐融入这里之后,第一次深深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在另一个世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