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65 寒窗

匠心 沙包 2472 2021-09-07 00:44

一群人浩浩荡荡往会场的方向走,李三司和许问走在最前面,两人沿着河,一边走,李三司一边给他介绍平镇。

他对平镇实在太熟悉了,每一幢屋子都能说出道道。

他没把重心放在平镇最出名的那些所有人都清楚来历的建筑上,重点讲刚才餐馆那样寻寻常常的普通人。

他们通常都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好几代了,两三百年的都很正常,有些人家里还有家谱,供奉着祖先的牌位。

在平镇建桥之前,他通过许问见过的乌篷小船与外界交流,但大部分人其实一辈子都没离开过这方寸之地,除了平镇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现在其实也有不少人这样。

他们小时候在这里上学,长大了在这里继承家里的小手工活和小店,在这里结婚生子,一直生活。

他们中也有不少会不满足于现状,但这种人一般都离开这里去外面了,留在这里的,享受这种生活,心灵平静。

听得出来,李三司对这里的感情非常深,他提起那些人,就像提起自己的家人、自己的朋友一样,非常熟悉。

许问一直安静地听着,对这里的一块石块、一条沟渠、一片砖瓦都有了全新的感觉。

它们的存在不是无意义的,与人类有密切的联系。许问仿佛可以看见人们有意无意寄托之上的情感与情绪,像丝絮一样牵连于上,层布如云。

这让这一切都仿佛增添了光辉,事实上,平镇能如此之美,很大一部分也是缘此于此。

荣显是个自来熟,他知道顾问团是来做什么的,有意去找他们说话,很快就聊起来了。不过也没聊多久,他被李三司的话吸引了注意力,小尾巴一样跟在后面听了起来。

会场并不太远,十几分钟就到了。

短短十几分钟,大家都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眼看着会场门要到了,荣显感慨地说:“真想听李老师讲课啊。”

“行啊。”李三司笑着说,“回头你加个微信,我学生的。我最近偶尔会在外面做一些讲座,他会把资料整理给你,你有兴趣的话可以来听。”“好啊好啊,能现在就加吗?”荣显非常的积极主动。

李三司很和气,笑着掏出手机,把学生的微信推送给了他,自己也跟他交换了一个。

加完微信,李三司他们另有安排,就跟许问他们道别,往别处去了――并没有提出要加许问的联系方式。

大家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文物保护单位的界定背后,涉及大量的钱和物资。像这样在多人环境里说说话倒没事,结果出来前,最好还是避免一下私下的交往。

不过,这么不方便交流的时候,李三司还专门来跟他聊了一路的平镇人文,倒也是挺有趣的。

许问目送对方的背影离开,转过身,走进了会场。

会场位于平镇中央的一座老宅子里,这里原本是平镇的学堂,兼做村中议事的会场,空间相对比较大。

这是一座砖木混合结构的房屋,典型徽式建筑,厅堂四面无窗,上方有一处天井,天井下方有排水口。

天晴时,阳光从上方泄入,照亮整座厅堂;下雨时,雨水也会直接淋进来,从排水口流出去。

“古人认为金水相生,聚水就是聚财,所以这个设计也有这方面的意思。”许问指着对面,给两个小孩介绍。

“这里雨水会直接进来?”高小树仰着头往上看,有点不可思议地问。

“对。”

“学生就坐在那个台子上上课?”

“对。”

“冬天也是这样?”

“是的。”

“那不是会很冷吗?”

“不然怎么叫寒窗苦读呢?学习,本来就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你们看那边,那个就是寒窗,也没有糊窗纸,风会直接从那里透进去,冬天也是一样。学子就在寒风中苦读,只有渡过这样的难关才能平步青云。”

“这也太辛苦了吧!”两个小孩一起感叹。

“在那个时代,能读书就已经挺幸运的了。一个人读书,往往需要全家人供养,只要能考上秀才,就能改变社会阶层,改变自己乃至全家的命运。士农工商,士,可是处于社会最顶层的一群人。”“所以现在也是人人都想着要上大学?”高小树突然问。

他年纪小,平时看着总觉得有点钝钝的,这时却举一反三,很快就从过去想到了现在。

许问惊喜地看他一眼,点头道:“对,几千年时间,人们受传统观念的影响非常大,至今也有体现。”

闲聊中,他们走到了前面。

这次拍卖会规模不小,似乎还有一些大人物会来,会场前设置了安检,除了他们这样的制作者以外,其他进来的人还要提前预约报名,接收验资。

即使这样场地也还是有限,不能接受所有人,所以拍卖会在全程网络直播的同时,会接受网络拍卖。

拍卖的参与者可以临时报名,但同样要提前,报名时同样会有资金监管方进行验资。

能做到这一步,足可体现武斯恩个人的背景实力,以及各方面对这次活动的重视之深。

许问无疑是这次活动的核心人物,但进去的时候一样要接受安检、验明正身。

工作人员明显是认识他的,这样做的时候有点紧张,一副随时准备解释的样子。

不过许问毫无异议,非常配合。工作人员松了口气,看待他的表情越发尊敬了一些。

这次活动的参与者一共169人,数量相当多。这些人没全来,但也到了一大半。

主办方没给他们指定位置。169人,就有169件拍品,放到一起拍时间太长了,所以分了四个会场。

不过现在拍卖还没开始,他们中的很多人还是自发地聚集到了一起。

这样的人有一种统一的气质,许问一眼就认出来了,正准备往那边走,突然被人拦住。

“许问?我正要找你,你总算来了。”

许问没见过对方,但马上就认出来了。

“陈教授您好。”

正是之前想买他血榉,却被他拒绝了的陈楠陈教授。

许问招呼得客气又尊敬,对方却有点来者不善的意思,道:“你来得正好,我有些话想问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