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74 输定了?

匠心 沙包 2415 2021-09-07 00:44

接下来本来应该是甲九考生,叫到这里时声音突然停了下来,没有马上叫出相应的编号。

孙博然突然从台上站了起来,阻止叫号的司令官,向旁边几位考官招了招手,明显是想临时讨论些什么。

考官们凑了进去,位于最旁边的两名副考官甚至站了起来,现场开起了小会。

下面考生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略微有些骚动,江望枫也凑到了许问耳边窃窃私语。

“甲九是徐林川吧?”

“是。”

“可惜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江望枫对徐林川本来没什么好感,但可能是因为在地牢一番交流,他承认了徐林川有点本事,产生了一些同行的猩猩相惜。更何况他现在这样的事情,是所有手艺人都不愿意看见发生的……

“手没了。”许问简短地说。

“啊?”这一下,不仅是江望枫发出了惊呼,旁边正沉浸在喜悦中的林豆也转过了头来。

许问简单把金大夫告诉他的情况给他们转述了一下,周围几个人听见,所有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太他娘……”一个人低声喃喃,声音戛然而止。

兔死狐悲,那一瞬间的悲凉人人皆同。

考官们很快就商量好了,重新坐回到各自的座位上。

孙博然面向下方考生,所有人同时噤声抬头。

“现在尚待评分的还有九人,一人缺席,尚余八人,全部都是各府物首。此八人,亦为我江南路年轻木工科最出色最顶尖的八人,可想而知,其分数亦会突破方才的界限。因此,我等商议过后,重新拟定此八人的评分方式。”

孙博然站起,走到高台的白玉栏杆旁边,俯视下方近在眼前的考生们。

“此八名考生的八件作品将一同呈上,打乱顺序,摘下考牌,以匿名方式进行评分。待分数全部决出,再将作品与作者一一对应,录进榜中。”

打乱顺序,匿名评分?

许问的目光第一个落在了邓知府脸上。

跟刘胡子一样,今天看见张总督和邓知府出现在这里,他也有些意外。

不过他稍微转转脑子,很快就猜到了背后的原因。

张总督多半是想跟徒工试主考官这种新兴势力争夺一下主导权,邓知府嘛,绝大可能是为了岑小衣而来的了。

收买不了孙博然这种主考官,不是不可以对一些副考官做做文章。他坐在这里,就是一种无形的施压。

不过他估计也没想到,孙博然会在最后关头使出匿名评选这一招,这样就算有副考官投靠了邓知府,也很难知道哪个模型是岑小衣的,也就很难做手脚了。

没想到他抬头看过去,邓知府面带微笑,面无异色,还在微微点头,好像很赞同孙博然的话一样。

八个同时评分的话,台子上面肯定是摆不下的,只能换个位置。

兵丁上前把考生往后驱赶了一段,腾出一块空地,一张张桌子被搬了过来,整整齐齐地摆成了一排。

排桌前面另外放了张单桌,杂役小心翼翼把刘胡子做的那个原型端了下来,摆在桌上,作为参考。

接着,一盘接一盘蒙着细麻布的东西被抬了出来,一个接一个地放在排桌上,整整齐齐。

从考生们的角度看过去,被布蒙着的模型大小高度起伏几乎全部都是一样的,这首先证明了一件事情――考官们的顾虑不无道理,八名物首作品的完成度非常一致。

可见,他们的分数必定非常接近,差别只在毫厘之间。

这样,考官们只要稍微有杂念,胜负之势必然会被逆转,还是匿名评分更显公正。

“开。”孙博然一声令下,八幅细布被同时掀开,八座模型同时出现在天光之下,距离考生们非常近,他们不需要太费力就能看清楚全部细节。

一瞬间,考生们的窃窃私语声突然变得响亮起来,好些人同时发出了不可思议的轻呼!

当然,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物首们的水平的确非常之高。

刚才林豆的模型拿出来,得到了九十八分的高分,可谓是众望所归――对制作水平的判断,大家都是看在眼里放在心里的。而现在,草草看过去,这种水平的模型至少还有四五座。可见林豆的水平确实高,但也不是除了他就没别人了。

但真正最大的惊呼声,来自于右首第一座模型。

不是因为它做得太好,而是因为它做得――太差了!

其他的模型全部都完整而精致,每一处雕花每一个转角都极尽讲究,尽可能地与原型一模一样。有一些也的确具体而微,难分真假。

但右一这座模型,别的不说,首当其冲的,它跟原型明显不一样啊!

雀替的雕刻也好、八面窗的雕花也好,甚至亭厅的角度、庭院景物布置的方式,都有着明显的差别,看上去远没有原型那么精致,看上去粗糙随意多了。

考生们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接着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许问。

许问眼睛出问题,昨天和今天上午都没来旁观评分,早就已经传开了,不少人又是同情,又很高兴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眼睛都看不见了,这种考试要怎么办?

之前就有很多人在讨论猜测,现在看来,结果已经摆在了眼前。

眼睛不能用当然没法考试,许问尽其可能地做完了全部的模型,但最多也只能做到这样的结果。

大面儿上他能做完,但更细节的只能潦草勾勒一下,无力完成得更好了。

这个模型不用说就是许问的了!

此时岑小衣也在盯着这座模型,唇畔泛起笑容,但很快就消失了。

许问做出这种东西,已然不足为虑,但强敌环伺,还是危机重重啊……

“哎,你……”江望枫拍拍许问的肩膀,想说什么但又欲言又止,林豆的脸上也有点同情。

他们都没有留意到,孙博然和刘胡子一直紧盯着右一模型,眼神越来越震惊。而其他几位考官的眼神,也不知不觉被那座模型吸引了过去,疑惑地皱起了眉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