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41 岩

匠心 沙包 2542 2021-09-07 00:44

好奇归好奇,天云山当真难爬。

这里的山跟江南路的不一样,很少植被,以土和石为主。

山势陡峭,山上不长东西,物产不丰饶,自然也很少有人上山。

没人上山,自然也没路。

“之前还不觉得,现在真是奇了怪了,什么人会在这种山上盖房子啊?自己上山也不容易吧?”爬了没久,田极丰抹了把汗,气喘吁吁地说。

“别说上山了,盖房子哪是那么容易的事?要有工具,要有材料,这么多东西,怎么弄上山,怎么盖成房子?”方觉明情况比他略好一点,但也在喘气,摇头说道。

“是啊……你们又是怎么知道这山上有这座石壁居的?”江望枫好奇地问徐西怀。

“很小的时候就听说了,记不清是谁说的。”徐西怀摇头,“后来石壁居出名,是因为有个叫吴可铭的大画家途经此处,画了一幅《天云石居》的画。”

“啊!天云石居!我知道这画!”江望枫叫了起来,“我娘亲眼看过,说群山之间自有奇情,评价很高,原来画的就是这里!”

吴可铭?

这名字许问也听过。

那是还在旧木场的时候,连天青墙上挂着的一幅修复过后的旧画,也是山水画,落款就是“无名居士”四个字。

后来连天青随意介绍说,无名居士本名吴可铭,少年作画,中年之后才成名,一成的就是大名。

他成名前旧画不少,流落四方无人识。成名后很多人回头去寻,遇见一幅就奉为至宝,也能卖出很高的价格。

同样一幅画,前后其实从来没有变过,不过就是作者的身份有了一点变化,价格就完全不同了。

连天青说这话的时候语带嘲讽,是他惯常的态度,许问因此印象格外深刻。

不过前后会有这么大变化,也可以看出吴可铭后来的名气有多大。按时间来推算,天云石居是在他成名之后绘制的,天云山石壁居因此成名也就不奇怪了。

没准这次的任务也是因为这幅画而来的呢……

他们只讨论了几句,很快就没力气再说什么了。

没路的山,爬起来实在太累了。

有些地方还能走一走,有些地方只能靠铁镐钉在石头上爬过去。

还好上面对他们还算重视,给他们找的向导是最好的,他甚至爬过天云山,很多没路的地方也能找出路来,勉强前行。

真的太累太难,许问也难得的觉得太辛苦,偏偏还不能随便分心,山势太险,一不小心就会失足出事。

中途休息的时候,所有人都累得说不出话来,许问也是一样。

他现在不觉得冷了,身体跟火烧一样,喉咙也是。

他摸出水囊来喝水,汗滴在地上,溅起一些浮土,露出下面的石纹。

许问低着头,喘着气,又喝了两口水,总算是渐渐平复了下来。

他看了一眼地面,把目光移开,接着又看了一眼,蹲下去摸了摸地面。

“怎么?”许三留意到了他的动作。

“这石头不错啊,质地很细密。”许问用手上的镐敲了两下石头,又用力划了几下。

他用的力气不小,石面被敲出一些白痕,但毫无断裂的痕迹。

“是哎,跟我们刚才碰到的那些不太一样。”江望枫凑过来说。

刚才他们走到一些没路的地方的时候,需要用铁镐钉击石面,支撑前进。

这种石头也是有讲究的,它不能太软――否则一钉就裂开,反而危险;也不能太硬――钉都钉不进去,怎么上山?

向导选的地方很好,石质不硬不软,给他们省了不少力。

但也很明显,那些地方的石头跟这里的完全不同。

都这么硬的话,他们怎么上山?

对于工匠来说,软硬度不同的石头有不同的功用,但总地来说,当然是坚硬致密的石头更受青睐。

硬石比软石稳定性更强、更能耐久,这点上,石头跟木头是一样的。

许问懂得更多,看到的也更多。

通常来说,天然石材可分为三种。火成岩、沉积岩和变质岩。

火成岩是岩石融化或岩浆冷却后固结形成的,最典型的代表是花岗岩;沉积岩由其他岩石的风化产物和火山喷发物沉积而成;变质岩则是在高温高压的条件下,由一种石头变成的另一种石头,典型代表之一是大理石。

就他判断,地下这块正是花岗岩。

花岗岩是常见石材里最坚硬的一种,它结构致密、抗压强度高、吸水率低、表面硬度大、稳定性好、耐久性强。

它是火成岩的一种,受地质影响和地壳构造控制,常常以岩基、岩株、岩块等形式产出,规模比较大,分布广泛而有规律。

也就是说,这里有一块花岗岩的话,周围很可能存在大量的花岗岩!

中国的花岗岩和大理石分布和储量都不小,但相对来说,使用得不算广泛,主要还是建筑上以木材为主,土石都比较少的缘故。

尤其是石材,也不是完全没有使用,但大多都用于墓室、石柱、石碑、石刻等方面,像西方那样的大型拱券式石砌建筑非常少见。

说起来,来到这个世界这么长时间,除了以土结构为主的窑洞以外,许问见过的唯一相关图纸是无梁殿,唯一实例是绿林镇那座大厅。

关于古代建筑少石多木的原因,许问看到了很多,但到现在也还没有一个完整的定论,

“幸好刚才碰到不是这个,不然还真不好上山。”田极丰庆幸。

“这些石头也能用来盖房子的吧?”徐西怀突然问。

“能当然是能的,但这种山势,要怎么采石,又怎么运下去?”方觉明冷静地摇头。

他指出的这一点很现实,也是许问所知石材难以大规模用于建筑的原因之一。

“也是。”徐西怀叹了口气,一群人又歇了一会儿,继续动身。

天云山本身很高,但石壁山并不在山顶,而是在半山腰上。

他们在山上避风的地方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中午左右,终于看见了远远看见了石壁居的影子。

一瞬间,所有人,连同许问在内,一起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是亲眼看见,不是亲身走到这里来,真的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地方,怎么能建起这么样一片房子来的!

是的……

一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