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39 留守儿童

匠心 沙包 2818 2021-09-07 00:44

小时候的许问,是标准的留守儿童。

小学的时候,他父母全部出外打工,他一个人呆在家里,被奶奶照顾。

奶奶很早耳朵就不太好使了,所以他得天天带着钥匙上下学。

有一次忘记带钥匙,回家的时候奶奶正在睡觉,他硬是拍了一个小时的门才把奶奶叫醒。

奶奶年纪大了口味很重,不管什么菜都做得很咸,许问每次要就着很多饭才能吃下一点菜,奶奶还说他这孩子怎么老是只吃饭不吃菜,会营养不良的。

尽管如此,他跟奶奶的感情还是非常深厚,对久不归家的父母一直是冷漠里带着一些期盼。

他初中的时候,奶奶中风去世,他没怎么哭,小小年纪配合着居委会一起操持完了奶奶的丧事。

丧事办完他的父母才陆续赶回来,非常生气地质问他为什么不通知他们。

许问的理由非常简单也无可辩驳――他没有父母的电话,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打工,根本联系不上他们。

父母无话可说,然后大吵一架,不久之后就离了婚。

许问住进了寄宿学校,父母从来没缺过他的学费和生活费,偶尔会过来看他,但工作很忙,这样的时候还是很少。直到后来先后去世,他还得到了一笔抚恤金,足够他一边勤工俭学一边上完大学。

许问对父母其实没什么怨恨,他们去世的时候,他哭得比奶奶过的时候还伤心一点。

他很清楚,他们的离开并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个人原因,只是单纯地讨生活而已。

而现在,看着岳云罗震惊的表情,他突然想起了这些过去,心情还算平静,但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怅惘……

“看来你不知道这件事。”许问很快整理好情绪,看着她说道。

“我不知道!”岳云罗是真的很震惊,“什么时候的事?!”

“我只知道此事,具体细节并不清楚。”许问说。

“我以为……我以为连天青能照顾好她!”岳云罗在原地走了两步,啃咬着手指,肉眼可见地焦虑起来。

但她只说了两句话就闭了嘴,让连林林生病生成这样,连天青肯定是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但她一早就离开了不在身边,也没资格说这种话。

“……我去问他!”岳云罗最后重重一甩手,转身而去。

许问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没有阻止。

岳云罗只带走了连林林雕得歪歪斜斜的那只凤凰,剩下的文件和飞天像全部丢在桌上没动。

许问收拾好文件,拣起飞天像,又吹了吹上面的沙尘,去里面拎了工具包出来,拿了个小刷子慢慢地清理。

飞天像面容上的沙尘渐渐被清理掉,面庞清晰地露了出来。

许问看着它,突然觉得这长相有点像妈妈年轻的时候。

小学的时候,他很少能见到自己的父母,不过家里墙上挂上一张合影,是他刚出生的时候一家三口一起照的。

学累了的时候,他就趴在凳子上看这张合影,看爸爸妈妈的样子。

说起来也很有趣,他对父母最深的印象,反而是来自于这张照片的。

照片上的父母非常年轻,笑得很开心,应该是他们年华最盛、心情也最灿烂的时候。

非常好看,跟这座飞天像也确实是有点像。

许问把飞天像放在桌子上,自己半个身体趴在桌沿上,像小时候一样抬着头,看着它。

他是真的一点也不怨自己的父母,也没资格去怨。

不是他们,他怎么出生,哪来的钱吃饭穿衣上学?

就算没有这些,他们本来也应该出去工作,去创造自己的价值。

但是,就算知道这些,身为一个孩子,他还是很想念自己的父母的啊……

不知道岳云罗会不会去找连天青,找的话又会说什么。

不管怎么样,希望他们能好好谈一谈,把当年的事情说开。

…………

“阿爹,这不像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时,在西漠的另一边,连林林正紧皱着眉头,询问自己的父母。

她是在提问,但并不是质问,眼里全是疑惑与担忧。

在此之前,连天青刚刚讲到在天云山发生的事情,讲到他跟岳云罗的争吵,他要提着斧子,去把后山的机关全毁了。

“确实不像我。”连天青承认,“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觉得突然有一股气冒了出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下意识就做出了这样的举动。事后想起,我也很吃惊。”

“你也不知道?”连林林彻底迷惑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行为,跟她从小到大认识的、信任的阿爹完全不同!

“换我的话,我也会很生气。”连林林想了想,诚实地表示。

“确实。”连天青说道。

“那你为什么后来不跟她解释?”连林林问。

连天青正要说话,突然又皱起了眉,凝神思考。

“……不对。”他喃喃自语,“中间好像少了一块什么。”

“什么?”连林林不解。

“我发怒之前,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看到了什么……好像跟她说的事情有关,但我怎么不记得了?”连天青非常困惑。

“事情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不记得也很正常。”连林林见他很苦恼的样子,安慰道。

“不,不是现在不记得,是当时、以及那之后都不记得。所以我跟她解释的时候没有说清楚原因,一来二去,反而引得她更生气了。”连天青说。

“啊?”连林林很费劲地听懂了,“也就是说,你当时发怒其实另有原因,但是很奇怪的,你自己也把这事给忘了,所以没法解释,最后让我娘离家出走了?那这,这不是是误会吗?你现在怎么又想起来了?”

“……突然想了起来,好像脑中有什么壁垒松动了一样。”连天青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片刻后缓缓说道。

“那赶紧去跟她解释啊!”连林林最见不得误会这种事情,连声催促。

“没什么可解释的,这事只是一个导火索。毕竟,她并不是马上就离开的。这事发生与她离开之间,隔了两年。”连天青冷静地说。

如果真是因为误会还好说,解释清楚就行了。但是连天青很清楚,他跟岳云罗之间的矛盾并不只是因为这一次冲突,更重要的是因此而起,那之后的许多事情,让两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最终落到了不可弥补的地步。

之后连天青想过很多次,就算没有这件事,他们俩也不可能一直走下去,总会分开的。

当初他们因为岳云罗足够特别而走到一起,最后因此而分开,仿佛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里,连天青心里好像放下了什么东西一样,突然轻松。

这还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如此冷静客观地看这件事。换了一个角度,很多事情好像就明白了,也可以释然了。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转过头,正准备对连林林说什么。

然后,他猛地站了起来,向着面前不着一物的空处伸出了手,接着,他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