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17 路匪

匠心 沙包 3440 2021-09-07 00:44

吃完这顿饺子――还送了一些去倪天养两口子和李晟那里,许问就和连林林以及左腾一起上了路。

连林林不像普通的女孩子那样带了很多东西,她就收拾了一个包袱,带了些必需品。不过收拾整齐之后,她又专门包好了那顶鱼鳞帐以及桃花钗,把它们好好地装了进去――都是许问送她的礼物。

为了路上方便,她穿了男装,稍微化了些妆。

以前许问看电视剧,总觉得那些女孩子就算男装,明明也能一眼看出来,怎么能瞒过人的。

但现在,他看着连林林就在脸上描画了几笔,就把整个脸部轮廓与气质完全改变了。

她并没有刻意扮粗扮丑,但这样看过去,就是一个长得有点俊秀的少年郎,毫无女性的妩媚。

“这化妆技术,有点厉害啊。”许问左右端详,笑着说。

这不是普通的美容化妆,更偏向于特型妆容,有点类似绘画技巧。

通过调整脸部的明暗光影,造成一定的视觉错觉,让轮廓变硬变深,更偏向于男性化。

相当于用自己的脸当画布,完成的立体画。

“要是有一天,能大大方方地用本来的样子上路就好了。”连林林对镜细看,感慨道。

“会有那么一天的。”许问笃定地道。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摸摸连林林的头,“所以你写的那些书,也总有一天,会有用的。”

“……嗯。”连林林重重点头。

…………

出发前一天,左腾赶出了马车,许问检修了一下。

这辆车,也是当初连天青和连林林坐过来西漠的那辆。

那之后这车一直没用,放在后面仓库里,没有配马,落满了灰。

然后这天,左腾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两匹马,又把车拉了出来,跟许问一起清理维修。

这车放了两年,但一点损坏的迹象也没有。它一看就是连天青亲手做的,外面一点也不起眼,好像就是一辆最普通的大车,人货两装的那种。但仔细看就会发现,它的每一个零件都非常完美,整辆车显出一种极度的均衡,还特别加配了平衡杆,可想而知坐在里面也会很舒服,完全不会摇晃。

“好车。”许问拎水洗车,拍拍车辕,说道。

“确实好车。”左腾对它的喜爱之情也溢于言表,亲手把它的每个角落擦洗得干干净净――虽然这种天气,它只要一上路就会被溅满泥。

连林林则亲自去割了草,来喂左腾牵回来的这两匹马。

两匹棕黄色的大马,皮毛颜色像晒干了的麦子,透着暖融融的气息,看上去就非常神骏。

连林林很喜欢它们,一边喂马,一边用手轻轻抚摸。

这马也很通人性地转头用鼻子拱她的手,扑嗤嗤地打着响鼻。

马吃饱喝足,被栓到车上时,肉眼可见地精神一振,响鼻比刚才打得更响。

“马也知道什么是好车。”左腾笑着说。

“嗯。”许问若有所思地点头。

他隐然有一种感觉,马与车连接在一起的时候,仿佛有一种气韵从头到尾地贯通了,生命与物体,在此刻形成了一个整体,物亦有了灵。

这就是师父的思路吗?

上路之后,感觉更加明显。

马匹在前面轻快地得得跑步,沐浴着小雨,也很惬意的样子。

车辕上、车厢里都非常平稳,轻微的摇晃像是摇篮一样,增加的是更加的舒适。

许问看着窗外,连林林泡了一杯茶,递到他的手上,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半步天工之间,亦有差距啊……”许问感叹了一句。

连天青做这辆车的时候还在江南,还没有参加过流觞会,是标准的半步天工境界。

理论上来说,跟许问现在差不多。

但是许问扪心自问,他做不出这辆车,做不到这种水平。

甚至在看见这辆车,坐上来之后,他还是不太能知道,要怎样才能做到这种程度、这种感觉。

无关技术,无关构架,这辆车好像就是多了一点什么,值得许问慢慢揣摩。

他们准备从源头开始走,所以车是一路往西北山里走的,一天到不了,许问还不时让左腾停下来,自己去附近看看情况。

就现在来看,情况还好。

许问路过的时候发现,他之前规划的预警机制在很多地方已经建立起来了,会有人在堤上巡逻,警惕各种涌洞与决堤的可能。一旦有所迹象,就会立刻敲锣,提醒村里的人。

而且村与村之间也不再是一座座孤岛,而是串联了起来,相互提醒。

在接连不断的雨水之下,在随时有可能到来的灾劫之前,人与人好像自然而然地加强了联系,抱成了一团。

当然也有坏事。

他们路过一处的时候,突然被一群村民围住。对方态度非常不善,很不客气地问话,大有一个回答不当就要把他们抓起来的架势。

当时左腾脸上还带着笑,但眼神已经变了,许问手按在了他的手臂上,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还好他跟扮成男装的连林林看上去都非常和善,很耐心地回答对方的问题,安抚住了他们,也搞清楚了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最近有一股流匪,趁乱到处抢劫,杀了不少人,搞得到处都有点人心惶惶,各村都非常警惕。

许问他们这三个人全是生面孔,穿着打扮跟当地人有点不太一样,看上去就有点像是帮流匪打探消息的。

不过,当这些人知道他们来自逢春城时,他们马上就放松了,表情变成了好奇,围着他们问起了别的事。

许问他们回答了几个问题,这才意识到,在西漠这些其他地方村民的心里,逢春城已经跟两三年前的形象完全不同了。

现在位于传闻中的逢春城,已经受到了陛下仙宫的庇佑,宛如世外桃源一般。

他们坚信,现在各处都在下雨,逢春城就一定没下。因为天子圣光笼罩,外邪必不得入侵。

这说法想想也挺离谱的,但是联想到许问他们当初刚到西漠时的情况,又让人很有些感慨。

那时的逢春人,像是一个个移动的灾星,见到就要避开,过来就要赶走。

现在呢?

“我爹跟我说,这辈子要是能去逢春城参拜一下天启圣宫,那就值了。”一个人说道。

“别说你爹了,我也这么想。”另一人跟着说。

“那可是圣宫,哪是咱们配看的!我就想着,陛下圣明,天宫威能无边,说不定到时候要被水冲走的时候,就咻的有一道光,把咱们一罩,就把咱们移到逢春城哩!”“你说书先生听多了吧!”

周围一片哄笑,许问跟连林林听得也笑了。

这是他们美好的期望,也是支持着他们挣扎求生的动力。

就在这样的氛围里,村民们向他们挥手道别,许问三人继续上路。

然后……他们就真的遇到劫匪了。

当时连林林正在车厢里,伏在几案上,在许问的指点下,把这附近的地形图摹画出来。

车厢平稳,连林林也早就习惯了在摇晃的环境里写字画画,落笔非常稳。

突然间,马车停下,许问第一个觉出不对,抬头往外看,然后站起来,走了出去。

连林林画得很专注,等到许问走到车厢门口才发现,抬头问道:“怎么了?”

“没事了。”许问说。

他站在车辕上,看见左腾站在前方的地上,面前的土路上,以及两边的田地里倒了十四个人,而他,正扶了扶毡帽,有点可惜地摸了摸自己的肩膀。

那里刚刚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他出门前才置办的新衣服。

他走到前面一个人身边,重重一脚踹了过去,那人本来还在翻滚呻吟的,这一脚就没声了。

许问跳下马车,环视四周,问道:“打劫的?”

“对,上来就动刀抡枪的,好吓人。”左腾笑嘻嘻地说,一点也不像真被吓到了。

他当然不用害怕,这些人已经全躺地上了,躺下前,许问甚至没来得及下马车多看一眼。

而且说是动刀抡枪,这十四个人虽然全部都是壮年男子,也确实都拿着武器,但一个个衣衫褴褛,刀枪很少铁器部分,即使有也锈迹斑斑,看上去威胁性似乎并不是很大。

但那也只是“看上去”而已,许问什么眼力,他怎么看不出来,这铁与锈之间,全部都是血迹,这看上去残破的武器,几乎件件都见过血。

车匪路霸,在现代都得见则击毙,更别提之前在那个村子里的时候,就知道他们不仅谋财,还要害命,许问当然不会同情他们。

倒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