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98 能不能

匠心 沙包 2555 2021-09-07 00:44

接下来百里启又给他们展示了一些相关的工具,陆远看得目不睱接,不停地问问题,这会儿两人之间的气氛倒是变得和乐融融起来了。

许问一直没有说话,但也听得很认真,能够上手的工具,他都亲自上手试了一下。

最后百里启还给他们找了一段木头来让他们上手试用,许问没有出手,陆远用那个内圆凿做了一个深入木头深入的半圆内角出来——正是流水面中那个六级难度的环节。

用这个工具,这道工序他的确不会摸不着头脑了,而且也正像百里启说的那样,制作起来是简单了一些,但要做到足够的精度还是有一些难度的。

“有意思。”陆远拿着这个工具爱不释手,问了百里启是在哪里买的,准备回头自己去。

“回头叫我,我跟你一起去吧。”许问突然说,接着他又想起一件事,问道,“你们知道哪里有比较大块的紫檀板块吗?”

他形容了一下自己的要求,百里启皱眉说:“现在原生的紫檀基本上没了,这么大的板子只能找老的,老板子得碰运气……”

“我家有一块。”陆远突然说,“放在宗地的,你要的话我跟阿爹说一声。”

听完百里启的话许问本来也有点发愁,这时松了口气道谢,说:“价格好说,以后再有同样的板子的话,我也可以帮忙补回去。”

陆远嗯了一声,也不跟许问保证什么。

然后他们又参观了一些别的门类的工具,同样种类繁多,按照年代清晰分明地摆列着。

许问全部都留意了一下。要修许宅和四时堂的那些东西,他的所学不可能仅止于木工类,别的领域总之是都是要涉足的。

之后天色渐晚,百里启把他们送了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许问突然站定脚步,问道:“流水面的工艺手法,你也会按照你那个标准进行检测的吧?”

“这个不好说,我也搞不清楚。”百里启有点犹豫,“按理说是要的,但这次老骆直接喊了人来学,你又当着我的面做了两个,问题肯定是没问题的……”

他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这个事情就我跟另一个家伙两个人做,是想要尽量规范,但还不算很到位……”

自己提议,自己做事,看上去还是自费的,文传会只是挂了个名。

这个百里启,真的挺有意思的……

其实许问还是很想留下来再跟百里启多聊一下的,但这时他的心里挂记着另一件事情,匆匆跟他交换了微信,就离开了这里。

许宅离这里不算太远,他没有叫车,而是一路步行回家,一路走,一路想着自己的事情。

到了许宅门口,他正要推门进去,后面陆远突然出声问道:“你住这里?”

许问猛地回头,这才想起来,陆远是跟他一起离开工具博物馆的,他心里有事,竟然把他给忘了。

“对……是这里。”许问迟疑了一下,点头说。

“看着挺不错。”陆远打量着那扇破旧得不得了的大门,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出了这个结论。

“……要进去坐坐吗?”之前从烧烤摊摊主和老街坊嘴里,许问知道了许宅其实是存在于人们认知里的,他现在突然很想知道别人进去许宅会看到什么,试探着问陆远。

“好啊。”陆远似乎对许宅真的挺有兴趣,爽快地答应道。

他刚要迈步往里走,身上电话突然响起来了。他接起来聊了几句,挂上电话非常遗憾地对许问说:“不行,今天去不了了,我阿爹叫我。”

“那你赶紧去吧。”许问说着,不知道是遗憾还是侥幸地松了口气。

陆远走了,许问看着他的背影消失,转身走了进去。

才一进门,他就叫道:“荆承,荆承!”

宅内一片安静,无声无息,完全没有活人的气息,也并没有人回应。

以往荆承也不是任何时候都会回应他,许问也习惯了。但这一次,他没看见荆承出现,就一边往里走,一边又叫了几声。

“什么事?”一声幽然轻叹突然在许问耳边响起,离得极近,简直像贴着他的耳朵在说话一样。

许问猛一回头,被他吓了一大跳。

荆承就站在他身后不远处,青衣玄发,肤色惨白,两只眼睛却格外之黑,映着蒙蒙暮色,看上去异类感极强,简直有点可怕了。

“你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咦?”

这几次看见荆承的时候,他的身体越来越透明,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

这情况已经持续了好一段时间,许问早就留意到了,所以发现不对下意识就觉得是因为这个。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想错了,荆承这样不是因为情况比之前进一步恶化,而是比之前强多了!

他的身形凝实了不少,比之前更类真人,所以看上去才会更可怕,有点恐怖谷效应的意思。

不过虽然看着吓人,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件好事情,许问看着也挺高兴的。

“你好转了!这是怎么回事?是因为我修了半把紫檀拔步床?”许问一时间忘了自己找他要问什么,笑着上下打量。

“什么事?”荆承却并不领情,仍然一脸冷漠,甚至有点不耐。

许问热脸贴了个冷屁股,笑容顿时也消失了。

不管是不是因为这个喜欢上了这个职业,荆承这个人都是一如即往地讨厌。

不是迫不得己,许问一点也不想跟他打交道。

他不再关心荆承的状况,直接问出了那个他思考了一路的问题:

“我想问你,这座许宅,我不照着原样修可以吗?”

荆承听着他的问题的时候就已转身,明显打算回答完他的问题就离开。结果听见这句话,他脚步一顿,转回身,深黑的目光凝注在许问的身上,没有说话。

“之前你跟我说要修好这座宅子才能离开,你没说一定要照原样修复吧?你当时只说了条件,是个很模糊的条件,并没有界定非常严格的标准。所以,修到什么样的程度算修复?依照威尼斯宪章这样的官方标准,以还原与保护文物的历史价值为主,还是强调它的艺术价值与实用价值,把它作为在这个时代仍然可以欣赏可以使用的建筑传承下去?”

许问一股脑地把心中的疑问全部倒了出来。最后他问道,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这座宅子不是虚假存在的,是可以出现在人们面前的。那它究竟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出现在更多人的面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