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61 前行

匠心 沙包 3338 2021-09-07 00:44

洗完了澡,许问神清气爽,心里也很熨帖。

倒了水,收拾了屋子,他又去看那些花边大套。

从易到难的手法有了,样子也有了,怎么把它归纳总结出来,带回现代世界呢?

他正在心里琢磨,突然听见连林林叫他。

“来,我帮你刮胡子!”

很简单的话,许问的心却大跳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走了过去。

连林林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水盆、热水、皂角、毛巾、刮刀、还有一个笑吟吟的她。

许问照着她的指示在椅子上坐下,仰面朝天,问道:“你以前给人刮过胡子吗?”

“没有,我看我爹刮过,但没有上过手。怎么样,怕不怕?”她有意拿着刀,在他面前挥了挥。

“任人宰割。”许问闭上了眼睛。

“人?”

“只有你。”

许问闭着眼睛,说完这三个字,就听见连林林轻轻地在他耳边笑了。

她的笑声非常动听,清脆得像阳光下干燥的麦穗,天然散发着一种香气。

她从来都是最喜怒形于色的那种人,高兴就会笑,郁闷了就会低落,至少在许问面前,从不掩饰内心。

现在他也听得出来,喜悦弥漫在她的声音里,弥漫在空气中。

热气腾腾的毛巾覆上他的脸,慢悠悠地一点点擦过,从额头到脸颊到耳朵,舒适而熨帖。

他的胡子被打湿,用皂角和药物软化,冰凉的刀锋贴上皮肤,一点点刮过。

连林林的手非常稳,几乎没有一丝颤动。

许问的心也非常安稳,没有一点担忧或者害怕之类的情绪。

虽然他从第一次见面时就知道,连林林天生动作难以协调,连平地走路都可能摔倒。

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许问很少看见连林林摔倒了,甚至她开始能够做一些别的更细微更精密的事情,雕刻、编织、刺绣……

当然还没办法达到许问和秦织锦等人这样的程度,不过对于连林林来做,能去做这些本身,达到超过平常工匠的水平,已经是巨大的突破。

她个人的突破。

所以许问现在把自己交到她的手里,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他知道她为了克服自己的缺陷,做了多大的努力。

刀锋贴着皮肤,发出刷刷的声音。

连林林的头发偶尔会落下一绺,碰着他的耳朵或者额角,痒痒的。

她的呼吸稳定而轻柔,偶尔会有热气吐在他的皮肤上,带着芳香皂角的气息。

许问的心里极其平静,这一刻的时间,仿佛在不断向前延伸,直至无尽的彼方。

…………

“看!”

连林林笑眯眯地把镜子举到他面前。

许问就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左右看了看。

非常光滑,没一点残留。

许问笑着,刮了一下连林林的鼻尖,连林林嘿嘿地笑了。

她开开心心,转身去收拾东西。

收拾完之后,她回到许问身边,许问仿佛正在思考着什么,突然抬起了头,问道:“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秦天连吗?”

连林林的动作瞬间停住,直起身子,注视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两人坐到了走廊下面,靠得很近,声音很小。

这段时间,许问绝大部分心思都放在了怀恩渠上,但只要稍微有空,他就会看着秦天连,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表情。

“长相确实是一模一样,一点儿差别也看不出来。但细微的表情、动作、一些小的习惯都不一样。说话也是,声音很像,但语气、语调、习惯重音的点也都是不一样的。”

许问小声对连林林说,还举了两个例子。

他的模仿能力非常强,连天青固然是被连林林一眼就看出来了,秦天连要是本人在场的话,估计也要惊讶一下,许问对自己竟然观察得这么仔细,模仿得几乎一模一样。

“这样看起来的话,就不是了……”连林林小声说着,叹了口气,“那我爹他……究竟上哪儿去了呢?你说你感觉他还在,只是消失了,现在还是这样的吗?”

她抬头注视着许问,焦急地问着,想要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是的,现在还是这样感觉的,非常强烈。可能真的得等到解开这个世界的谜,才能知道真相吧。”

“所以说,还是只能想办法成为天工?”

“是。”

连林林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用力挠了一下头发,非常苦恼地对许问说:“小许……我很想嫁给你。”

“嗯。”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不行。还是等到我爹他出现了,我们再……”

“好的。”

其实许问早有预感。

上次他俩正在谈着婚事,连天青突然消失,许问就知道这事没戏了。

这确实让人挺郁闷的,但实话实说,就算是许问本人,也没心情在这种情况下继续这件事。

连天青至今不知下落,不知生死,只能靠一些边缘性的安慰来让自己放心。

这种情况,多心大的人才会犟着脖子继续把这个婚结下去啊。

话虽如此,说到这里,两个人的心情都有点低落。

连林林紧紧拉着许问的手,低着头,一副怎么也不想放的样子。

许问轻叹了口气,回握了一下她的手,道:“说起来,我正好有这样一件事要做。”

他轻轻把连林林拉到自己的肩膀上,一手揽着她的头,道,“这个花边大套,其实是我教给秦织锦,然后由她转教给兰月的。”

“咦?!”这事连林林真不知道,一听这话,立刻惊讶地起身想要看他。

许问却不让她动,慢慢把自己得到这门技术的经过,以及对它的打算讲给连林林听。

这关于的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连天青消失了,现在放眼漫漫大周,只有连林林一个人知道他的来处,可以听他说这些话。

他的声音很小,几乎就是在连林林耳边说的,轻轻的吐息拂在她的肌肤上,很快就让她的耳朵发了红。

但她很快就听得入了神,还很不解:“明明有人买,卖的价钱还不低,为什么会没人学?”

“因为太难学了。”

“但是学了这门手艺,就有了傍身之技,一辈子不愁吃穿了呀?”

“学别的,更好学,而且挣钱养家的机会更大。”

“还有别的东西可学?”

“很多。更多人需要的技术。”

连林林虽然听许问说过很多另一个世界的事情,但很多东西对于许问来说近乎常识,根本不需要解释,连林林则很难理解。

“一个所有人都随便就能学到技术,能找到活干的地方吗……”连林林向往地说。

“其实也不是,还是会有很多……”许问想解释其实还是有很多找不到工作、吃不起饭的人,但看了看身边连林林的眼神,还是闭了嘴。

跟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人相比,他们拥有的机会已经算得上是无限了。

“……总之,就是想让更多人能更简单地学会这门技术,喜欢上它。”他把自己对花边大套的构想告诉给了连林林。

“现在兰月已经把它做了简化,还有循序渐进的难度增加过程,我想要把它进行系统化整理,固定成几个简单又受欢迎的图样。用固定的材料、固定的流程、能看图就学会……你能帮我整理吗?”许问问道。

“我试试……我能!”连林林听懂了许问的意图,从他怀里坐起来,咬着嘴唇盯了他一会儿,肯定地点头说。

“我现在就去做!”她兴趣极浓,跳了起来,啪啪啪地进屋去了。

没一会儿,她铺纸研墨,又拿了花边大套的工具和样品,认真研究。

研究了一会儿,她从窗子里探头出来,问许问道:“我能让兰月帮忙吗?”

说完比了下口型,“我不会让她知道的。”

“行啊,她是大师了,一定能帮上忙。”许问笑着说。

“哎!不过我自己先想想。”连林林咬着笔思考了起来。

许问隔着窗子看着她,焦躁的心情仿佛被无形的手轻抚而过了一样,渐渐平复下来。

对,与其担心不可知的未来,不如先做好手上的事情。

当你不断前行,也许路就在眼前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