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79 特别的午休

匠心 沙包 2592 2021-09-07 00:44

吃饭时间也是通知时间,江望枫向许问确定了“大家”指的是西漠队所有人之后,一群人迅速把事情通知了下去。

一听是会议是言十四召集的,跟下午的任务有关,可能能让他们赢过京营府,所有人都加快了吃饭的速度,还有人试图多拿两个带着吃,被守着笸篓的和尚面无表情地果断阻止了。

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多呆,看见其他人开始离开,他们也毫不犹豫地跟上。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又恋恋不舍地多看了那些灰黄色的面团几眼。

许问召集的地方在祈水殿后,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

这里同样古柏遮天,树影蔽地,枝叶间可见白墙飞檐,淡淡的佛香萦绕而来。

三百人全到了,在这里密密麻麻坐了一地。

坐得很整齐,十天来,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规矩。

许问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块木板,就跟外面秦连楹拿出来的那种一样,上面遗留着曾经写过字的痕迹,只是现在已经被擦掉了,空白一片。

许问站在木板前,目光扫过面前所有人。

鸦雀无声。

这么多人,连个咳嗽的都没有。

“中午时间有限,我们讲快一点,速战速决。”许问说着,语速比平时略快。

下方目光灼灼,所有人紧盯着他,注意力比之前更集中了一些。

“上午我们做了一些任务,总体来说成绩还不错,但要跟京营府比还差了不少。就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下午我们想胜过他们,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许问开门见山,直接说起了大家最关心的事情。

“想要赢过他们很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有希望。”许问环视四周,继续道,“上午我参与了两个任务,又用一些时间走了三座大殿,大致了解了一下每队的任务种类和各自的完成情况,总结了一下。现在我提出一些点,你们照着我说的去做。”

他说得不容置疑,西漠队其他人也没有置疑的意思,纷纷点头。

“首先,我这里有一些网格图,定下了所绘图纸的基本比例和尺寸,你们下午接到相关任务的时候,可以直接在上面画,用网格进行定位。阿年,你来讲一下这个网格图怎么用。”许问转向陈万年。

上午西一组在完成自己任务的同时,还抽空多画了一些空白的网格图,现在由陈万年分给大家,并且进行讲解。

这个网格图其实就有点像绘图软件的坐标轴,网格用轻浅的虚线替代,更方便定位。

这些网格图有一大半是陈万年用空闲的时间画的,其余许三他们也帮着画了不少。

之前完成任务后总结的时候许问就给他讲了很多东西,包括它有什么用怎么用,现在陈万年照着讲出来,气息平稳,清晰镇定。

许问在旁边听着,突然想到了刚认识陈万年的时候。

他的名字挺大气,但无论形象还是气质在这几个人里都属于比较差的一个。他的眼睛老是骨碌碌地转,小动作特别多,随时都在盘算着什么的样子,让人提防。

短短十天,他看上去沉稳多了,目光不再躲闪,这时讲解起来有板有眼,有条有理,听上去令人信服。

不过十天……

许问突然有些感慨。

他自己的确是在里面做了一些工作,但除此以外,朝廷选的人也的确都是些好苗子。

只要多给一点机会,就能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

许问正在想,突然心中一动,看向了另一个方向。

秦连楹和阎箕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他们大半的身体正隐在墙后,悄悄地看着这边。

许问一抬头,正好与他们对上目光。

许问略微点头致意,并没有走过去打招呼。

他用来演示的那块板子就是找阎匠官借的,所以也不奇怪他会知道他们在这里。

阎箕向来就很支持许问,知道他要做的事情也很高兴,就是不知道秦连楹会怎么想了。

不过阎箕会把秦连楹带来这里,肯定是不用担心他把内容泄露给京营府的。

网格图的用法并不复杂,陈万年很快就讲完了。

许问收回目光,重新走到队伍前端。

“综合今天上午的任务来看,我们接到的任务主要分以下三个类型。第一,测量;第二,测量并绘制图纸;第三,制作模型样板。第二项里,目前已出现的比例一共四种,已经全部体现在了网格图中……”

接着,许问开始给他们归类讲解今天接到的任务类型,每种任务的处理流程和应当注意的细节。

这些内容综合了他在另一个世界学到的东西和在这个世界实践以及观察的结果,俨然一本简洁的测绘应用指南,能够迅速帮助应对京营府布置给龙神庙的各项测绘任务。

再进一步完善一下的话,用到其他地方也是可以的。

这个思路跟许问一直以来教给西漠队的是一致的,他们接受起来基本上没什么问题。偶尔有一些疑问,在许问讲完之后他们会举手提出来,许问当即就会解答。

许问开始说话不久,秦连楹就微微睁大了眼睛,非常惊讶。接着,他的惊讶渐渐消失,转而变成了深思。

最后,他轻轻笑了一声,喃喃道:“竟然教出这样的徒弟,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情。”

阎箕在旁边听见了,没有转头,却也露出了一丝微笑。

秦连楹又听了一会儿,转身往外走。阎箕有些意外,问道:“你去哪?不听了吗?”

“赌输了,自然要准备罚金。”秦连楹头也不回地说,“再说了,这些东西你回头也会整理给我的,对不对?”

“内物阁和京营府可是在打对台的!”阎箕对着他的背影小声嚷嚷。

秦连楹两声清笑,依旧没有回头,甩着两只手扬长而去。

阎箕看着他的背影消失,摇摇头,继续听许问说话。

“稳了。”他在心里想。

也不知指的是今天下午,还是更久远的将来。

“好了,就是这样。”许问想了想,觉得没什么要讲的了,说出了结语。

其实也不是真的没有可讲。

很多东西,是你越深入学习,越会觉得自己不懂的更多的。

传统手艺如此,建筑更是如此。

不过,就当前来说,许问懂的就是这么多,他竭尽自己所能地把消化了的东西整理出来讲给他们听,就他们的反向提问来看,各人掌握程度虽然有所不同,但大部分人还是听懂了的。

“现在就去试试吧。”他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