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11 倒焰窑

匠心 沙包 2602 2021-09-07 00:44

这效率可真是够高的。

但是烧陶的窑,结构很简单,但要求其实很高,这么快建好的东西,真的能管用?

明山不语,走到前面靠近了去看。

才看了一眼,他就微微睁大了眼睛,又往前走了一步。

与此同时,他身边秦连楹已经把他心里的话问出来了:“这是什么窑?”

烧砖的窑跟烧陶的窑是不一样的,不过结构有相似的地方,秦连楹也略懂一点。但眼前许问搭的这个却跟他所知的所有结构都完全不同,这又是什么?

许问完成一项工作,已经回神,他抬起头来,看向眼前的主审官们,愣了一下。

“见过各位大人。”他很快放松,行礼道。

“这是准备烧制陶器的吗?”秦连楹又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他走得更近,看得更清楚。

这个窑是沿着山坡建起来的,从外部看大约一人半高,先把山坡挖出一道沟渠,然后用石头一层层地铺上去,铺成阶梯的形状,然后封顶,由整个沟渠形成窑室。

窑室分成几个部分,秦[八一中文网 www.zwdu8.me]连楹对烧陶的过程很了解,依稀辨认出来了这些部分各自的用途。

有燃烧室、有烟道、有烟囱、有底炕……

组成与他以前知道的是一致的,但结构却完全不同,他走遍大江南北,从来都没见过!

“对。”许问抬头看了荆南海一眼,笑着说,“大人们把地点放在这里,营帐里的材料还有现成的煤炭,本来也是有这个打算的吧?”

荆南海不置可否,明山更好奇的是别的:“那这个是什么窑?谁想的?”

“这个叫倒焰窑,是在以前的升焰窑、馒头窑基础上发展起来的。火从这里燃起来,升到顶部,被封堵住去路,倒灌下来,流过窑室……”

许问细细讲解了一下,秦连楹和明山同时听出了其中的优势:“这样窑里各处的温度就很相似了!”

“还能烧制大件的陶器。”

“大的小的都行,很灵活。”

两个大师眼睛发亮,围着倒焰窑转了半天,又看出了不少细节。

许问这窑建得快,但是其实非常细致,细节极多。

譬如窑壁与外层之间其实还有一个隔层,是用来保温的。窑内烟道不止一条,而是有主支两种,支道呈非字形排布,也是为了控温之用。

显然,这个陶窑绝不是一拍脑袋的作品,而是经过精心思考,设计而成的?

“这是你想的?”秦连楹知道许问的脑子非常灵活,顺理成章地这样想。

“并不是,是本地一个姓倪的童生设计的。”许问坦然说,完全不居功。

历史上的倒焰窑,在古窑基础上发展而来,正式出现于明朝,本来就是古人智慧的结晶。

不过许问也的确是没有想到,能亲眼看到它的诞生。

倪天养这样的人,天生就不应该考科举,他在物理与化学方面的天赋实在太强了。

只是他身处这个时代,只能凭借自己的强烈兴趣去做一些事情,很多超前的想法甚至是在碰到许问之后才正式成形,落入实用范畴的。

这么久远的历史里,有多少这样的人埋没了?

“姓倪?倪天养?”荆南海突然问道。

“大人您也知道?”许问抬头,是真的有点意外。

“绿林镇的一个怪人,没想到还有这本事。”荆南海说。

“人不可貌相。这窑的确有巧妙之处,值得一录!”明山摸了摸胡子,从袖子里掏出一本册子和一支笔,准备往上写些东西。

他刚刚准备起笔,突然想起来问许问:“我可以记吗?”

天山流觞园录尽天下工艺,这是明山祖祖辈辈一直在做的事情,看见这新式窑,他当然见猎心喜。

但这明显不符合古人的传艺原则,明山问完这句话,马上就准备自我介绍。

“您请便。”结果他还没有开口,许问已经先点头了,还问他,“需要我给您介绍一下吗?”

他一边说,一边往另一边走。

那里南粤工匠刚刚挖了一个新土沟出来,是准备建一个新窑了。

就着建窑讲解,当然更方便。

“那最好不过了!”明山大喜。

接下来,许问开始一边建窑,一边给明山讲解。

他也算不上一心两用,就是在做什么,就把这部分的名字、用途一样样报出来。

明山站在最前面,拼命往册子上记录。

他明显是做惯了这种事情的,落笔极快,记录的速度非常惊人。

其他三个人稍微落后一步,听得也很仔细。

秦连楹是烧砖的一把好手,对烧制陶瓷也不陌生,他静静地听着,默默地跟自己知道的东西进行对照。

荆南海的脸上一直都没有表情,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林谢虽然接触了不少工匠相关的事情,但毕竟不算行内人,听得半懂不懂。

过了一会儿,他抓住旁边一个年轻人,问道:“这个倪天养的事情,你知道吗?”

他抓住的刚好就是骆苇,他们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饮马河水泥场接受训练,跟倪天养也打了不少交道。

骆苇他们不是本地人,对倪天养以前的“臭名”感受得不深刻,反倒因为后面这些事情,对他挺有好感的。

骆苇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一遍,重点强调倪天养的本事,帮他说了不少好话。

“嗯……这样说起来,这个人还真挺有意思的。”林谢沉吟着说。

“关键是真的有本事!”骆苇强调。

“确实。”林谢点头。

“这个不太妥当吧?”两人正在说话,另一边传来声音。

林谢转头,看见秦连楹正向着许问皱起了眉质问。

他愣了一下,走过去听。

“窑室要密封,你这个倒焰窑要让火从上面倒灌下来,在窑室里均匀分布。结果你现在就用这些杂石建窑?花岗石和料姜石是一种东西?它们的硬度和耐火性能一样?这样乱七八糟叠在一起,这窑能用?”秦连楹连珠炮一样地问,语气非常不悦。

“的确,用同一种石头效果会更好,但眼前资源有限,因陋就简,也只能这样了。”许问说。

“胡闹!因陋就简,也要能用才行。你这样只怕东西还没烧成,窑就先炸了!”秦连楹说。

“我是有考虑过的……”许问想了想,发现的确很难解释,摇头道,“不如我先烧一窑给各位看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