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87 新的东西

匠心 沙包 3441 2021-09-07 00:44

“问得好。”

秦连楹徐徐点头,道,“复核当然是有专人负责,由他亲自一个个验看出来的。”

“一个人?”狄林愣住了。

“正是。”秦连楹点头,指向阎箕,“阎大人天赋异禀,目视长短厚薄分毫无差,素有‘神眼阎王’的称呼。今天由他单独一个个验证复核,也算得上是你们两队的幸运。”

阎箕没有笑容,只是点了点头。

许问脑中掠过之前阎箕跟他们相处时一系列的表现,突然恍然大悟。包括第一天晚上的定线戏,他几乎没有看那把最后核定用的尺子,轻而易举地就断出了他们的正误,算出了他们的结果。

这不光是对尺寸敏感能一眼断之了,对数字的各种组合计算也有先天的强大能力!

神眼阎王……许问深深看了阎箕一眼。这种人竟然被派来给他们领队,朝廷,或者说内物阁对他们寄予的厚望,真的不是一般二般的啊……

狄林是听过神眼阎王名号的,这时也没什么话说了,向匠官恭敬行礼,感谢他们的解答之后就退了下去。

至此双方分数已成定局,京营府那边仍有些隐约不平,但慑于匠官权威,没人再敢多说什么。

许问这时也拧着眉,毫无获胜之后的喜悦。

江望枫悄悄靠近他,小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匠官们的做法,还是有些不妥的地方,不利于以后。”许问先是想否认,但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悄悄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了江望枫听。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想,但现在可别说。匠官们是挺喜欢你的,但当着这么多人落他们面子,肯定还是不好。”江望枫悄悄地说。

许问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

“你这是什么眼神?感觉没啥好意啊。”江望枫嘟起嘴看他。

“……没想到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许问说。

“你什么意思你?好歹我娘也是从小教我很多东西的好不。”江望枫不满地哼哼。

“你说得对。”许问笑着说。

这时匠官们正式宣布了胜负,西漠队一片欢呼,极其兴奋,京营府表情各异,怨怒、羞愤、担忧……各种各样,总之都很不好看。

但这时,西漠队的完全无心去管别人在想什么。

匠官们一开始就说好了,今天的分数会全部算成工分,不计入个人服役积分里,但会折算成工钱,发给他们。

他们今天完成的任务数、拿到的分数比想象中的多得多,就算一个工分只有十个铜钱,对他们来说也是不小的一笔钱了。

至少,他们可以添置过冬的衣服了!

其中表现最夸张的应该是乔脊,他紧盯着木板上的分数,手指在胸前不停地屈伸,嘴里念念有词。

靠近他就能听见,他正在算自己的分数,每个工分折成不同的钱数的话,自己能拿到多少。

他身边不远处就是方觉明。

匠官们刚刚宣布结果,方觉明的眼睛就亮了。他高高昂起头,睨视了另一边京营府各人一眼,抿了抿嘴唇,扬起了嘴角。

但很快,这点笑意就消失了,他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悄悄拉了拉旁边的徐西怀,小声对他说了几句话。

徐西怀听完就震惊了,瞪大眼睛看着他,嘴巴无声地描摹口型,向他确认。

方觉明说的时候还有些犹豫,但说完就下定了决心,直视徐西怀。

徐西怀看了他一会儿,笑了。两人同时一点头,同时转头,去跟旁边的其他人说。

方觉明旁边的最近的就是乔脊,乔脊一听这话就张大了嘴,连连摇头。

方觉明也不勉强,拍拍他的肩膀,就准备转去找其他人。

结果他刚刚转身,乔脊就伸出一只手拉住了他,犹犹豫豫,委委屈屈地点了点头。

方觉明笑了,没过多久,他跟徐西怀就联系完了队里的所有人,意见统一。

这时,京营府的已经由匠官带队退下,牌楼下方已经只剩下了西漠队的人。许问留意到,那两盏煤油灯并没有被秦连楹带走,而是留了下来,橙黄的光芒稳定地照耀着周围。

他盯着灯光看了一会儿,就听见阎箕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些笑意:“今天大家辛苦了,表现不错。”

他脸上有几道竖纹,平时看起来非常严厉,但这时一笑起来,纹路瞬间软化,看起来极为和煦可亲。

受到他这表情的影响,有人大着胆子笑道:“有分数有钱就不辛苦!”

“说得对。”阎箕没有生气,反而也笑了,“咱们不闹那些虚的,先把实在的事情讲清楚。首先,我昨天晚上就说过了,今天赢过京营府的小组,每组赏六两银子,由组内平分。今天我们的确赢过了他们,先来看看是谁赢的。”

“京一组和京二组!”受到他的鼓励,大家放开多了,马上就有人叫出来了。

“十四哥他们组和方觉明他们组!”又有人跟着补充。

一支队伍里谁主导,谁说了算,大家都是看得出来的,这支队伍里不免也会打上这个人深深的烙印,从名字到风格都是。

“不错,这次方觉明组一共完成四个高难度任务,全部准确无误,分数排名第一,为我西漠队争光。这六两银子,你们名至实归。”阎箕从怀里掏出两个红包,递了一个给方觉明,接着又去看板上分数,“你们总共得分六百七十五,每分折算价钱为一百铜,共六万七千五百铜钱。铜钱携带不易,回头会用鸿丰行小额银票发给你们,一千折一,共计六十七两五钱。鸿丰在西漠亦有分行,可随时兑换支取,银票本身也可直接支付使用,非常方便。”

阎箕语气温和,他知道西漠队这些人对这些东西都不懂,解释得非常详细。

许问其实也不了解,他认真听着,突然想起来,当初朱甘棠为了全分法奖励他的那两百两银子,上面也有鸿丰两个字的篆体字样,使用起来的确像纸币一样方便。

这家钱庄银行,开得真的是挺大的。

而这时,西漠队已经炸开了锅。

不是所有人都像许问一样对钱这么淡定的,之前他们想得再美,最多也只敢想一分十个铜板。

结果一分一百?直接发银票?

他们有生之年竟然可以拿到银票了?

相比起这个钱,阎箕的赏钱都真的只是赏钱,基本不值一提了……

但明明,一两银子也是大钱,小户人家精打细算一点,都能过大半个月了。

所有人喜出望外,开始算按这个标准,自己可以拿到多少钱。

结果这时,方觉明高高举起了手,想要提问。

阎箕声音一顿,向他点了点头:“你说。”

“刚才我们组的六个人一起商量了一下,有个提议。”方觉明的话声不疾不徐,但是非常坚定。

“嗯。”阎箕示意了一下,让他继续。

“我们想把现在得到的工钱以及赏钱中的一半转予给言十四,以偿他在过程中所做的工作。没有他,这些任务我们不可能完成到这种程度――差得太远。所以这些分数我们也不应该独占,不分出去于心难安。”方觉明说。

方觉明口齿清晰,没有人会听不清楚。他开始说话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都惊呆了,但伴随着他的话语,大家渐渐安静了下来,陷入了沉思。

许问当然也听见了,他转过头,吃惊地看着方觉明。

沉默中,阎箕注视着京二组其他人,问道:“你们都同意了他的提议?”

“嗯!”

“嗯。”

“同意了。”

“嗯……嗯!”

京二组剩下五人七嘴八舌,语气各不一样。其中最心疼的是乔脊,但他闭了闭眼睛咬了咬牙,最后答应得比谁都大声。

许问有点说不出话来了。

他对乔脊最大的印象,就是这个人是钻在钱眼里的。

从最早的时候卖鞋给他们,到后面的一举一动,他的脑子里都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赚钱。

他赚了钱也不花,就偷偷摸摸攒起来,还天天担心有人偷他的,小心吝啬得要命,很不讨人喜欢。

结果今天,他也答应了把分数分出来?

要知道,分数就是钱,一半的分数,是一大笔钱!

这简直都不像他了……

“好。”阎箕笑了,“那便依你们所议。”他说。

他转过身,左手提灯,右手提笔,直接在板上给许问单开了一行,把京二组一半的分数添到了他的名下。

他最后一笔刚刚落下,又有人举起了手。

“我们的分数也应该分一半给他!”

同时有七八个声音响起,那七八个人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