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96 搁置

匠心 沙包 3439 2021-09-07 00:44

“哎呀。弄脏了。”余之成轻呼一声,拿过旁边的棉布,轻轻蘸了一下,把墨汁吸干。

墨汁已干,墨迹犹存,刚才两人笔杆子打架的情景,谁也不会忘记。

那一瞬间很明显,许问的笔要往右伸,余之成的笔要往左来,两人对河段交界处的定义,显然有了明显的出入!

许问不惊不慌,向余之成示意了一下,道:“大人先来。”

余之成微微一笑,也不跟他客气,持着笔,往汾河部分画了一道。

简简单单的一道,充分表明了自己的意图。

许问看完他画,跟着提笔。

他没有丝毫犹豫,持笔就往自己原定的方向去了。

他也只画了一道,画完之后,在上面写了一个小小的“许”字,表示这是自己的判断。

余之成抬起眼睛,用深思的目光看着他。

很明显,两人的线条之间间隔了约摸三寸的距离。

余之成的在左,许问的在右。

按照这地图的比例尺,三寸,已经超过了百里,这可是百里的河与渠,以及相关的流域,这一出一入,就是一大笔出去了!

“许大人的心,有点大啊。”余之成收回目光,缓缓在左边那条线上写下了“余”字,显然不打算修改了。同时,他还落下了这样一句话。

他的语气里带着笑,但这句话,却明显带着不一般的意味。

“这是我经过多方的考察得出的判断,跟我自己的意愿无关。”许问回答,语言很利落。

“哈哈。”余之成只笑了两声,把笔放了回去。

许问笑笑,也没有再解释,同样放回了笔。

会议才刚开始,两人间就出现了明显的火药味。

许问刚才确实亮了一手,但这可是一大笔钱,一码得归一码。

更别提,你亮一手,提升了自己的地位,只会让我更提防你!

没一会儿,六个人全部画完了。

他们确实是在来之前,就已经有了打算的,画得都很快。

最明显出现出入的是许问和余之成,此外,李溪水跟卞渡之间也有半寸左右的差异。

李溪水跟余之成倒没问题,余之成先画完,李溪水直接在他那根线条的上方签了自己的名字,也不知道是真的同意他的看法,还是觉得这晋中王很难缠,不想跟他做过多计较。

两个支流的主事都很和平,他们做的主要是辅助相关的工作,明摆着不打算搅进大人们的纠纷里。

主干道主事们画好了,他们直接跟上,低眉顺眼,乖巧得不行。

“这样说起来,争议河段就是西漠至晋中,以及晋北至京城了。”孙博然说道。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几个人一起点头。

“我们先来解决西漠至晋中这一段,余大人,许大人,可以各自陈述自己的理由。”孙博然说道,态度非常公平公正。

“我先吧。”余之成没有看许问,径自说道,说得很简短。

“这一带,俱是我晋中区域,是我的辖属范围。”

说完,一时间一阵沉默。

这话虽短,可真是太有说服力了。

他是当地的行政长官,这都是他的辖属范围,他当然能够最方便地调动人力物力――这一切本来都应该归他管。

余之成说完就闭了嘴,许问等了一会儿, 问道:“该我说了?”

“可。”孙博然道。

数道探究的目光集中在了许问的身上,都有点好奇。

余之成都这样说了,你还有什么说法?

许问没有马上说话,而是走到自己刚才的座位旁边,搬过来两个箱子,堆到了长案上没有被图纸占据的地方。

这几个箱子是他们从西漠一路带过来的,一直挂在马背上。

许问他们去东岭村的时候,这些箱子由朱甘棠看着,现在又全部背了进来。

箱子一共四个,全是上好的樟木箱,许问亲手做的,内部做了防水处理,路上下雨小心没让它们淋得过湿。现在打开,干燥干爽,里面放着一卷一卷的纸卷,一张被沁湿的也没有。

箱内有格,格边有标签,每卷纸是什么内容,都写得清清楚楚。

许问拿出一卷,把它打开,抬头说道:“这是晋中一带的汾河水文报告。”

说着把它放到一边,又拿出一卷,再次打开,道,“这是晋中一带河岸的地质分析。”

“这是土质分析。”

“这是……”

没一会儿,他把木箱里所有的卷轴全部都介绍了一遍,全部都是晋中一带饮马河与汾河相接部分的调查报告,从水到土到山到村庄城市人口,一应俱全,细致入微!

看见这些,余之成的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综合这些内容,我们进行了分析与计算,对怀恩渠西漠到晋中渠段进行了如下规划――”

这些只是参考资料,许问接着打开了另一个箱子,拿出一叠叠装订好的纸,把它们分发到孙博然以及其他五位主事的手上。

分渠主事许问也没有忽视,同样发给了他们一份。

“这些方案的内容都是一样的,各位可以先看一看,我将就方案细节给大家进行介绍。”

孙博然完全没经过这种阵仗,翻开手上这本,看见是雕版印刷、然后棉线装订出来的一本册子,封面上写着《怀恩渠西漠至晋中渠段调查报告与规划方案》。

字是标准的馆阁体,非常方正,是最适合阅读的那种字体,极其清晰。

翻开正文,先是一段综述,然后是目录,显示以大小条目的方式将各个版块依序介绍得非常清晰。

当地的地质水文情况,人口分布,当前雨势与水势的趋势,怀恩渠挖掘的人力与物力安排……实在太完整、太周全了!

然后,许问开始就着方案上的条目,给孙博然以及主事们进行介绍,几个人一边翻着册子,一边听他说话。

这些内容全是许问主持收集,进而规划统计出来的。

甚至这本册子,也是由他亲手编写、亲手雕刻,装订制作。

他对里面的内容熟得不能再熟了,虽然也在手上拿了一本,但看也没看,一边说,一边在自己刚才画出来的图纸上标注。

很快,图纸上多了一些新的线条与数字,看上去非常清晰。

他规划河段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势力范围划分的事,纯粹就是实事求是,根据怀恩渠修筑的实际需要来进行的。

出现争议的这一段主要位于五莲山,也就是许问他们从江南前往西漠的途中经过的那一道山脉,绵延百里,非常巨大。

这一带的地理情况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由群山渐渐变成平原,山势导致水势落差极大,出现了大量大小瀑布。

这一段人工渠确实非常难修,许问设计了几种方案,一种是找到地下河,依据原有的河流穿山而过;另一种是绕过这段高峰,寻找比较平缓的地势缓缓降下来;还有炸开山峰,开辟一条新河道出来……

方案很多,各有优势劣势,但无论怎么选择,这一段都是一个整体。

最关键的是,这段修筑难度极大,所需的技术手段只有许问他们才拥有,余之成来做,很有可能吃力不讨好,费更多人力物力,效果反倒不如许问他们来得好。

这种场合,许问没有迂回的意思,说得非常直接。

“你怎么知道我们做不到?”方案书这种东西太超前太先进,余之成一开始被震了一下,但听到此时,他微微有些不爽,眯起眼睛问道。

“我对当地进行了细致调查,确定我可以做到。”许问拿出几个纸卷,把它们铺平、用纸镇压好。

那是五莲山一带的具体图纸,以及该段河渠的详细方案,许问抬眼道,“余大人若是觉得自己也能完成,也可以像这样拿出东西来证明。”

那段崇山峻岭,地形极其复杂,也是怀恩渠整个流域里难度最高的一个部分。

这种地方,投入当然也会很大。

余之成走到那几张工事图旁边,垂眸去看。

他盘踞晋中几十年,对这里确实非常熟悉,那一段难度有多大,他其实心知肚明。

甚至在他一早的想法里,他就打定了主意,要拿这一段来多做些文章,卖卖惨,哭哭穷,拿到更多的预算。

结果许问现在打算把这段拿走?

这段确实是难,但无非是多征点徭役,多用点民夫而已。

晋中向来繁华,有的是人,人力又不值钱……

“我当然可以证明。”余之成点了点许问的方案,把它推到一边,抬头道,“只是今天准备得不够你充分而已。我还以为今天只是碰个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