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77 随便你

匠心 沙包 2576 2021-09-07 00:44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吴可铭这话包含了很多信息,许问微微一僵,最终还是选择含糊了过去。

“还在装呢。”吴可铭笑了,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了他。

纸是折着的,许问接过来看了一眼,目光凝住。

上面写着三个字,笔意疏淡洒脱,绝对的大家风范,内容则比字迹更漂亮。

“随便你。”

许问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连天青的字,也是连天青的语气。

他忍不住抬头,问道:“这是写给我的?”

“不然呢?”吴可铭摸了摸下巴,淡笑着说。

他不可能说的是假的。

他之前还不知道自己是师父的徒弟,现在突然知道了,还递来这张纸条,只可能是他见到了连天青,知道了真相,被对方拜托了来做这件事。

许问再一次意识到,师父一直在关注着自己,了解一切自己想做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愿意正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摸了摸那张纸条。

随便你。

简简单单三个字,就像给他吃了颗定心丸一样。

这显然就是针对眼前这件事情来的。

连天青知道他要做什么,对他说不需要顾虑自己,想做就做,随便他。

他师父也总是这个样子,不管他做的事情是不是符合他的心意、与他的价值判断一致,只要是许问真正想做的,他就支持并且给予帮助。

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

许问紧握那张纸条,一边快步往外走,一边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师父就在这附近是吧?他怎么老不愿意见我?”许问忍不住抱怨。

“他不见你,是为你好。”吴可铭显然已经跟连天青交流过这件事情了。

“为我好?”许问立刻警惕起来了,“我泄露了他的行踪,他不会有危险吧?”

“不会。”吴可铭淡淡笑着说,“他不愿意见人,是为了别的事情。总地来说,就是有人想找他帮忙,他不喜欢那个人,不想帮,所以就躲着了。这种事情……他不想做,没人能勉强得了他。”

“哦……”许问脑海中瞬间泛出很多想法,有了一些猜测。

现在时间很紧,明显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小心把纸条折起,放进自己的怀里,开始往外面跑。

吴可铭跟着跑了几步?,摇摇头说:“你先去吧。”放慢了脚步。

许问点点头,加快速度跑向城外。

此时他心里非常轻松,步伐也像飞起来一样。

带着南粤队通过主官考核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即使通过了,后面要主导建设这样一座行宫是更加困难的事情。

但现在,他的心里却一片畅快,没有半点阴霾。

那就是下面有人撑着的感觉!

许问跑到城门口,突然被人拦住。

小马从另一头狂奔过来,满脸都是沮丧,气喘吁吁地说:“十四哥,抱歉,我去找了那群匠人的匠官,听说是姓魏。我被人左左右右推了一圈,还是没找到人……”

“那些人说话前后矛盾,一开始说在要去找,后来又说不在,害得我跑来跑去,耽误好多时间。”小马抱怨。

“没事,找到也没用,那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去。”许问安慰他。

“啊?”

“能这么快把肇事者全部找齐拿下,没有缺少任何一人,看上去也没有发生争执吵闹,非常顺利。”许问徐徐阐述之前看到的事实。

小马还是很机灵的,瞬间倒吸一口凉气:“你是说,他们本来就是当头儿的抓起来送过去的?”

“再说了,之前克扣他们钱粮物资,应付阎大人要求,没有匠官应允协助,办得到吗?”许问反问。

“对啊!”小马醍醐灌顶,“是我傻了,我一开始就不应该去找他!那现在怎么办,你这边……”

“没关系,已经搞定了。”许问说。

“那就太好了。”小马松了口气,说,“赶紧走!”

两人冲到城外,小马还是提前溜开,人群见到许问过来,自动让出一条道路,让他顺利跑到雷捕头面前。

雷捕头正在掐指算时间,已经掐到了最后,见他过来,缓缓放下手道:“倒是准时。”

许问平复了一下呼吸,走过去,把手里的函令交到雷捕头面前。递之前他还有点担心雷捕头不知道这件事情,但看见他的表情许问就放了心。

雷捕头瞳孔微微缩了一下,接过函令,没有看,直接翻到后面的申请书,看清了上面最重要的两项。

“你倒是有胆子。”雷捕头盯着那两行内容看了半天,缓缓对许问道。

他没再就此事发表什么评论,将函令重新还给许问,道,“既然他们还有用,那就姑且把他们的手寄下,等到事情过了,再来一一问责!”

“那也不必。”许问答得很快,“犯错必罚,天经地义。我也不是想帮他们脱罪,只是不认可之前的判罚结果而已。”

“那你的意思是?”雷捕头问道。

“既然苦主和嫌犯都在,那就直接问清罪责,依律判罚好了。”许问干脆地说。

说完,他转向徐二郎和查先生,施礼道,“不是二位意下如何?”

之前马脸二话不说砍手,的确是吓着这群逢春人了。这样做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现在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上去就是有了转机。

而且他们不相信任何人,难道还能不相信许问?

要不是许问,这群逢春人还能好好站在这里,有被人砸的家、被人抢的东西?

“听你安排。”徐二郎连忙表态,说话的时候还有点心虚。

按理说,他来之前应该跟许问他们商量一下的,至少告知一声。但那一瞬间的绝望与悲愤实在太过刺人……

“堵在这里也不合适,我们先换个地方吧。”许问说。

徐二郎点头,回身说了几句话,逢春人离开,只留下他跟查先生两个人。

许问对徐西怀说了两句话,徐西怀一愣,思考片刻,点点头,跟着逢春人大部队一起去了。

转眼之间,绿林镇城门口的道路就被疏通开来,效率非常高。

许问还没跟他们解释事件详情呢……这威信,真是够可以的啊。

雷捕头深思转身,带着手下捕快,绑着那群南粤人,把双方带到了城外一片空处,分作两边站定,许问非常自然地走到了中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