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211 下个目标

匠心 沙包 2829 2021-09-07 00:44

“恭喜许师兄!”

许问抬头看着榜首,周围的声音接连响了起来,嘈嘈杂杂,这五个字犹为清晰。

许问低下头来,微笑着向四周拱手。

分数排名前几日就已经出来了,今天这榜只是最后敲定一下而已。

不止许问,班门师兄弟一共十六人全数上榜,全部位于前列,硬生生地把考生的分数线往前压了一大截。

这让姚氏木坊成为了本次府试最出名的工坊,也让一些本来很有自信通过府试的考生名落了孙山。

“这种人,为什么要组团来考啊……”一个考生仰头看着榜上的名字,小声跟旁边同伴说话,语气有点酸。

“人有本事怎么不能来考了,明年还能再考院试呢。不知道到了院试还能不能这么牛,还能过几个。”同伴还算讲理,但嘀嘀咕咕的,多少还是有点不平衡。

“那是的,府试只考桐和七县,院试考的是江南八府。有本事他许问再拿个物首啊。”前面那个考生轻轻哼了一声,说。

“恭喜许师兄!”一个声音突然扬起,响亮而有穿透力,瞬间压倒了周围其他声音。

魏斗下走到许问面前,拱手躬身,行了个相当正式的礼。接着他双手奉上一个漆盒,郑重地道:“在下代一攒坊恭祝许师兄夺得府试物首之位,并预祝师兄在接下来的院试中技压群雄,再创佳绩!”

刚才说话的那两个人――还有更多的人同时一顿,闭上了嘴。

魏斗下的话说得很明白了,他代表的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攒坊。

这个老牌的二级工坊也认可了他,通过这种方式向他示好了。

而魏斗下的后半句话,仿佛包含着更多的意思……

这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紧接着又有人出来了。

刘嘉诚在魏斗下之后上前,同样送上了一份礼物,大声道:“在下代堆灰坊恭祝许师兄夺得府试物首之位!”

堆灰坊!

四周一片小小的骚动声。

许问其实不知道堆灰坊是哪里,但这些还是有很多人知道的。

它跟一攒坊一样,也是一家二级工坊,不过主要擅长的不是木制匠作,而是以泥水灰塑为主。

当然,类似这样的工坊会专精一点,但也不是完全不会涉足其他方面。尤其是木工,几乎是所有此类匠作的基础,每家做大活的工坊都会拿它当教徒弟的入门工序。

刘嘉诚比魏斗下更年轻,性格也爽快一些,说完直接把东西塞进了许问的手里,都没有给他拒绝的机会。

刘嘉诚之后是申半缘,他是一家三级工坊的传人。他本来就没有参加这次府试,张榜跟他无关,他纯粹就是为了许问而来的。

“许哥哥,恭喜你呀!也祝你接下来旗开得胜!”他笑嘻嘻地对许问眨了眨眼睛,小声补充了一句,“干他丫的!”

显然,他家消息颇为灵通,已经知道了一些许问参加院试的原因。

“来迟了一步……”齐坤出现在许问面前,脸上带着一丝苦笑。

他跟许问更熟,关系也更亲近,但就来迟了一点,就被人家挤到后面去了,直到现在才露脸。

他手里拿着一封程仪,此时同样双手奉上,郑重地道,“我们悦木轩恭祝许兄连夺县府二试物首,并预祝许兄在接下来的院试中一路高升,再登黄榜!这是我们悦木轩为许兄准备的一份程仪,同时马车食宿一应相关也全部安排好了,许兄可随时启程,前往林萝府!”

他长得一张娃娃脸,声音也清脆透亮,辨识度极高。

他的确跟许问更熟一些,非常了解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从一年前开始,许问就已经决定了今天要做的事情,他的意志犹如磐石,不可转移,也并不讳于告知所有人。

因此,这也是以他之口,代许问为之的一次正式公布!

齐坤话音刚落,所有人就齐刷刷地看向了许问。

许问微微一笑,坦然接过了齐坤手里的东西,抱拳致谢:“多谢齐兄。林萝距桐和三天路程,我打算今天午后出发,就拜托齐兄安排了。”

他的话不疾不徐,清晰温然。说完之后片刻,人群哗然。

毫无疑问,许问这就是应了!

他不仅会继续参加院试,还会马上启程前往林萝府,以桐和府物首的名义,参加本次江南路的院试!

而一攒坊、堆灰坊、悦木轩这一系列大工坊的示好,是不是代表他们全部都看好许问,觉得他能在本次院试中再获佳绩?

这是何等的看重,这是何等的人物!

许三拍了拍许问的肩膀,感慨地说:“咱们是赶不上了,也就你能继续往下考了。单枪匹马去林萝府,你能行吗?”

“不要紧,我父亲正好在林萝府有事情要处理,他会陪同许师兄一起过去,随时照应他的。”齐坤说。

悦木轩三级的名号有一半都维系在木商的生意中,他们家的分店遍及江南各地,甚至开到了京城去。林萝是江南路的首府,临近绿萝江,水流交通极其便利,悦木轩最大的店就开在那里。

齐正则几乎每个季度都要去一次林萝府,这次去也不奇怪,但选在这个时机,怎么看都跟许问有点关系。

“那就多谢齐伯父了。”许问愣了一下,笑着说。

三言两语,事情就这样轻描淡写地定了。

现在离午时不算太久,许问当然也没什么太多要准备的,但“第一次”出这样的远门当然还得收拾收拾。

于是一群人簇拥着他往回走,钱明还跟吕城一路议论要给他买什么东西带上。

“咱做了几天活呢,有钱!你要啥哥给你买啥!”吕城拍着口袋得意洋洋地说。

“有钱是吧?拿来拿来,先紧着你的用。”钱明笑嘻嘻地往他裤腰带里伸手。

“那不行!我答应了给我娘买钗子的!”吕城吓得连忙捂住。

“小气就小气,装什么大方。”罗梢瞅着他这熊样,哈哈大笑。

“谁,谁小气了!钗子多少钱,我把钱留出来,剩下的全给你!”吕城恼羞成怒,掏出荷包就要数钱,被大家七手八脚地按回去了。

“逗你玩呢。你想一个人出钱也不行啊?小许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兄弟。”

笑声伴随着说话声渐渐远去,留下身后一大群没完全回过神来的人。

“县物首、府物首,万一他再拿了院物首……那不是连中三元?”突然有人这样说道。

“怎么可能,一整个江南路呢,人才济济!光是林萝府,就有两个一级工坊。”有人竖起了手指,一边瞅着许问离开的方向一边说。

“对,还有去年的桐和物首岑小衣,不是也要参加今年的院试?这可是知府大人未来的乘龙快婿!不是看好他再拿魁首,知府大人怎么可能把宝押在他身上?”

有人如梦初醒,振振有词地反驳着。

就在此时,府衙大门突然大开,四骑报子大喊着于水县许问的名字,飞驰而出。

他们本来是挺有目的性的,结果跑到一半,突然勒马停住,有些迷茫。

“许问刚才不是就在这里的吗?怎么突然没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