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20 没死

匠心 沙包 2701 2021-09-07 00:44

“这是怎么知道的?!”

官博的转发下面,有许多人震惊询问。

“不可能吧,这明明就是写小说!”

没想到官博竟然选了一个人回复了――

“很多技术细节我们的顾问也不能确认,他全部都写出来了。”

这……难道是真的?

然后紧接着,许问也在官博下面回复了,只有一个字。

“是。”

许问回的是评论,但这个字迅速被转发了出来,顷刻之间就变成了热转。

一时间舆论哗然,无数人争先恐后艾特自己的朋友来看。

当“小说”的作者变成当事者本人,那感觉就完全不同了。

“难道他写的是真事?”大家纷纷开始这样猜疑。

“说不定都是真事,就是不发生在这个时代而已!”

“什么意思?”

“也许作者学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就听说了这些故事,都是曾经发生过的,然后他换了个方式,把它们写出来了而已。”

“这样说的话,确实还蛮真的……”

技术是真的,人就有可能也是真的。

而人是真的,人们就会对他们产生更多的认同感。

这是遗失在历史河流中的,那些普通工匠的故事……

许多人意识到了这件事,开始用全新的情感看待它们,越发发现了其中的动人之处。

无论什么时候,人或者有不同,但情绪与情感都是相近的。

对于很多人来说,那些技艺是陌生的、冰冷的,但这些人却非常亲切的、能够令人产生共鸣。

于是,更多的人开始对这些故事产生了兴趣,它的转发量越来越高,迅速达到了五位数,还在不断上升。

量变会渐渐带来质变,不管阅读后转发的这些人是真的感兴趣,还仅仅只是籍此装逼,不可否认的是,许问引起了相当一部分人的兴趣,他们因此关注到了传统工匠技艺。

也许这只是一个开始,但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许问没注册新的帐号,直接用双木帐号发的这些内容。

他还在继续探古,同时还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不可能把全部精力放在更新上。

于是有些人等不及了,开始翻PO主以前的微博,自然而然翻到了连林林的那些信。

许问在这些微博的开头就写明了,这些信不是他写的,而是摘录转发。

这一点其实也很容易发现,连林林的文字风格跟许问的完全不同,没那么严谨克制,更细腻、更随和、更洒脱。

这种文字风格显然更讨人喜欢,尤其是当连林林写到漠北苦寒之地的风光时,细腻温情的文字配上广阔冰冷的空间,那种反差感实在太强烈了,身临其境,又宛如荒漠中的火光,令人忍不住沉迷。

许问的工匠故事之后,连林林的信也跟着被转发了出去,转发的速度和频率并不算快,但因此关注“双木”这个帐号的人却明显比前者更多。

许问没注意到,这时候,他已经到了钟楼,开始了新一轮的探古。

钟楼的风格果然跟石厅完全不同。

钟楼主要是木制结构,当初只用了清漆,很少别的颜色,现在时间太久,清漆被磨损,木色黯沉,于是整座楼全部都是灰黑色的,沉静雅致,却不起眼。

可能是因为这个,钟楼当初没受到什么破坏,之后也没经历大规模修复,无论整体还是细节,都保留着原汁原味。

如此一来,留存下来的技术也非常完整。

石厅技术复杂,处处透着一个“满”字。而钟楼简洁质朴,结构也好,雕刻也好,全部都点到为止。

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里所用的技巧其实并不比石厅的少,而是全部用在了暗处,更难发现。

当然,这个所谓的难发现是相对普通人来说的,对连天青来说全然无效。

这个人简直像长了一双透视/眼一样,譬如有些暗榫,做过修饰,与原木颜色一致,隐藏在暗处,连天青还是一眼就发现了。

这种本事,许问现在也还没有。

有了连天青的帮助,他的探古活动推进得比在石厅时还顺利,转眼间,又好几项匠技被提交了上去,审核通过得很快。

他完全可以再继续,结果这时候,许问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若有所思。

“怎么?”何章一直在关注微博和小程序上的情况,热度一直在涨,他有点热血沸腾,心里同时出现了一点别的想法,正犹豫着怎么向许问开口。

他留意到许问的动作,停步问道。

“感觉有点熟悉……”许问思考着道。

他很快就意识到这种熟悉感来自何处了。

钟楼的技术非常契合班门的那些,不是另一个世界的班门,而是这个世界的,拥有宗正卷的那家。

这些技术很多都在宗正卷里出现过,有些是完整的,有些只留了个名字,内容残缺不全。

其中一些许问上次辨正的时候补完了,但也有一些信息太少他无能为力,不过看起来,这次又可以补充一部分了。

“是班门的啊。”何章令人意外地道,他找了个牌子指给许问看,“喏,班门传人所建。班门在万园历史上挺出名的,是一个很厉害的工匠世家,祖上非常阔,但现在好像已经失传了。”

“没失传啊。”许问说,“没传说中那么强,传承也流失了不少,但地方还是在的,还有家在接活的公司呢。”

“奇怪,我查过万园注册的全部建筑公司,完全没查到他家,我还以为班门传承失传了呢。”

何章是真的做过功课的,不过他这样一说,就有点尴尬了。

“班门现在只有三级资质。”许问说。

“呃……”何章尴尬了一下,很快苦笑着解释,“那还算是好的,不过想想也是,他家底子很厚。我知道的好多家比较小一点的老传承都消失了。跟不上时代,接不到活,家里的年轻人沉不下心学,在外面又收不到徒弟,自然而然就没了,想想真挺可惜的。”

“是的,不过班门稍微好一点,现在也在做一些改变了,正在努力申请高级的资质。”许问说。

“挺好。你是班门的人?”何章问。

“不算是,不过有一些渊源,这次也申请了同一个摊位。”许问说。

“同一个摊位?”

昨天许问他们刚到何章就有事走了,今天还没去过那边,真不知道这件事。

班门,再配合许问刚刚展现出来的一些东西,他刚刚那个念头再次出现,变得更加明确。

“能谈个合作吗?”何章问道。

许问刚张开嘴,嘀嘀嘀嘀嘀,手机伴随着通知声,接连不断地震动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