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49 上工

匠心 沙包 2899 2021-09-07 00:44

“这是凤凰?这是头母鸡/吧!”

一个多时辰后,大家纷纷交作业了,连林林还没全完成,但也把自己的“作业”交了上去。

结果罗梢刚刚看见,听说了连林林的打算,就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嘲笑。

“啪!”

“啪!”

“啪!”

迅速有三四只手伸过来,一起殴打了罗梢。

东方磊也在旁边,很诚恳又很嘲笑地道:“罗师叔,我想你以后一定很难娶到媳妇。”

“什,什么意思!”罗梢捂着脑袋,狼狈地说。

连林林本来听见罗梢的话就嘟起了嘴,结果大家这样的反应却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刚刚雕出来的半成品,笑着说:“谢谢大家,我这个雕得是不太行,不过我会继续努力的。至于罗师兄嘛……”她眯起眼睛,呲着牙说,“大家不要停,再给点力!”

“行,没问题!”她这个要求当然很容易被满意,于是罗梢又被痛痛快快地蹂躏了一次,头发都被揉乱了。

“哎哟哟,我说错了,小师姐雕的这就是凤凰,就是凤凰!”

他一边大喊,一边挣脱大家的手,跑到连林林旁边,表情夸张地托起那座木雕,展示给大家看。

“看这华美的鸡头,啊呸,凤凰头,这舒展的双翅,这飘逸的尾巴,对,是我错了,母鸡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长的尾巴!”

“啪!”这次是连林林亲自动手,也给他来了一下。

“的确有不到位之处,这不光是动手能力的问题,在设计上也有所疏漏。”

笑声中,连天青走过来,淡淡扫了一眼做了一半的木雕,平静地道――并不因爱护女儿就一昧地说好话讨她开心。

“是。我知道的,所以我没有生气。”连林林嘟了嘟嘴,但很快回答。

“这块血榉不错,下来以后再好好做做功课,不要浪费。”连天青又说。

他表情淡淡,并不因为疼爱女儿而给她另外的优待,对她就像对待其他徒弟一样。但就是这样的态度,让连林林的眼睛更亮了,她扬着声音,清脆地应了声“是”,捧着那半座石雕,乖乖地让到旁边去了。

接下来,连天青继续检查其他人功课,一一指出他们“作业”中的疏漏,言简却意赅,许问听了都很受用。

过年的夜晚,就这么平静而寻常地过去了,大半夜,城里各处传来鞭炮声,连林林也抱了一小箱出来,挂到门上点燃。

噼哩啪啦的热烈声音中,许问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满足,没留意旁边连林林小心翼翼地转头看了他一眼。

过年守岁守到很晚,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起床祭祖了。

普通人家祭祖是围到祠堂祭本姓的祖宗,旧木场祭祖则是祭的鲁班爷。

初一清晨,连天青端出来的还是那座鲁班像,当初放在旧木场门口的那尊,它竟然被千里跋涉带来了西漠。

青烟袅袅,鲁班像沧桑而慈爱,目光专注,仿佛闪耀着智慧。他充满皱纹的面孔、龟裂粗糙的手掌皮肤,处处都让许问感到了熟悉。

不是因为这尊像他实在见过很多次,每个部分都很熟了,更是因为从这尊像的身上,他仿佛看见了从江南到西漠,这么一路上见过的很多工匠。

这尊鲁班像真是太传神了,难怪连天青这么远也要把它带过来呢……

上香、祝祷,许问在心里默默祈愿接下来的巨大工程能够顺利。

虽然下定决心把它接了下来,到现在也没什么后悔的,但想起来压力还是挺大的。

祭完祖,许问准备出去拜年,临走前问连天青:“师父,正月十五,天山上会有个流觞会……”

他话没说完,连天青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擦了擦手,转身进屋,拿了一封信甩到许问面前。

这信从纸张到厚度都跟他那个完全不同,但上面熟悉的花纹分明说明了它的来路。

许问没有打开,看了一眼就笑了。

你师父就是你师父,连天青还用得着他来操心吗?

他出门去拜年,先到了梓义公所的歌风院。

许问并不确定阎箕一定在这里,但还是决定先过来看看。

进门之后,歌风院幽静如昔,窗后隐现人影,显然阎箕并没有去什么别的地方过年,就留在了这里。

他以前来的时候没觉得怎么样,但今天可能是刚从喧闹的绿林镇十七号过来,就觉得这里有点太冷清了。

难道昨晚阎箕就是一个人在这里过的?

许问敲门进屋,看见阎箕正站在案边,执笔写写停停。

他抬头看见许问,立刻道:“你来得正好,我正要找人去叫你。”

什么事……

还不等许问问,阎箕已经放下笔,从案后出来,招呼道:“你跟我来。”

许问还没来得及说拜年,他就已经把许问带出了歌风院,来到梓义公所后面的一个院子里。

许问一看就明白了,问道:“阎大人昨晚没回去,就是在琢磨这个?”

不知道这院子以前是用来放什么的,现在它就被一样东西占据了,就是许问昨天借以取得胜利的那个烫样,也就是那个沙盘模型。

它被完完整整地从那边搬了过来,跟许问建成它时的样子一模一样,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保持它的完整性的。

阎箕出来的时候,顺便把他刚刚在写的那张纸也带出来了,现在往旁边地上一铺,上下一指,问道:“这个地方,画成图应该是什么样子?”

原来他正在用烫样倒推图纸,正好遇到有一个不太明白的地方,许问就自己撞上门来了。

“我在做这个烫样之前,先画好了图的,图纸结束后一并收走了,应该还在。”许问提醒。

“我知道。先不说那个,你先跟我讲讲这个。”阎箕说。

许问愣了一下,低头去看他指出来的那个部分。这个城市模型从头到尾都是他完成的,每一个细节他都很清楚。

“这个是这样的……”他一边说,一边从旁边拉过纸笔,给阎箕画示意图。

阎箕看得很认真,许问也讲得很清楚。

但他画完之后,阎箕却并没有点头,反而问道:“这个区域,你打算先建哪里,后建哪里?”

许问正要回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而阎箕接下来的话又已经问出来了,“这边的材料,你打算怎么运输?”

外面鞭炮噼哩啪啦,过年气氛仍然非常浓厚,许问的耳朵里却已经听不见这些声音了。

他凝思良久,提笔回答:“应该是这样的。”

他画完了这部分的流程,阎箕满意地点头:“不错,很清晰,那这里呢?”

许问再次开始思考。

建一座城,不是搭一套积木。它涉及到的人力物力全部都是海量。人怎么调度,物资怎么调度,这些人怎么休息怎么吃饭,都是一整套东西。他之前考虑了一些,但还有很多细节没有思考到位,这时明明是过来拜年的,竟然就留下来跟阎箕两人讨论了起来。

日光轻移,树上的叶子先是亮了这边,然后亮了那边。外面间或有人路过,或笑或叫,或互贺新春。

声音离得很近,却没一声能打扰到他们。

春节第一天,这两人已经开始上工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