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78 酒店大堂

匠心 沙包 2942 2021-09-07 00:44

“鲁班的班,门派的门。”

陆立海说起这两个字的表情平静而骄傲,好像光是这个名字,就足够让他引以为荣。

许问以前没问过这个问题,当然也没听过这个名字。

但现在,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却意味着另一层含义……

是巧合?还是说真的是?

许问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班门世界是个什么样的情况,是不是真的是眼前他所处的这个世界的过去。对历史了解得太少了,要加强这方面的学习……许问再次这么觉得。

好像许问引发了陆立海的兴致,接下来的路上他就在给许问讲他们班门的历史。

班门最初建立于明朝,在当时是一个非常大的工匠联合组织,以修筑各种建筑为主业。那时候,江南一带的工匠,几乎人人入得班门,名声甚至传到了京城那边。

直至如今,江南留下来的很多古代名园古建筑,都是他们班门修的。陆立海随口说了几个,许问发现竟然连这些名字连他这种完全不了解的人都听过。

“挺厉害的啊,现在呢?”

许问的话刚问出口就知道自己问错了。陆立海的表情几乎瞬间就沉郁了下去,片刻之后才摇了摇头,苦笑道:“现在?现在不行了啊。再过十几二十年,这世界上就应该再没什么班门了吧。”

“为什么?”明知两者之间没联系的可能性更大,但它只要叫这个名字,许问就忍不住要关心。

“原因多着呢,没钱没人没活,一时间哪说得清楚。”陆立海拍了拍方向盘,一指前面说,“哎,到了,就是那里。”

他明摆着转移话题,许问也不好再问。

陆立海给许问安排的地方不错,是全国知名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酒店非常现代化,为了配合万园市的独特文化安排了一些偏中国风的布景和设施,看上去尽力安排得协调了,但许问看起来总觉得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陆立海往那边看了几眼,轻轻嗤了一声,接着目不斜视地带许问到前台入住。

前台服务生的态度非常友好,请他们在柔软的沙发上坐下,还有漂亮的服务小姐端来了果盘。

这时候时间已经不早,但服务人员的笑容仍然像初升的阳光一样和煦。

许问随身带着球球,酒店服务生还特地安排了猫窝猫粮猫砂,连同黑猫一起送到了他的房间,礼貌地叮嘱他小心不要让宠物走丢。

许问客气地道谢,一转头,发现陆立海盯着两名服务员,情绪仿佛更低落了。

陆立海办完入住手续就走了,许问拿着房卡一时间没有动。

服务生亲切地询问道:“先生请问还有什么帮你的吗?”

许问往旁边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酒店里非常安静,隐约有音乐声传来,是古琴的声音,幽静得不像乐声,反倒像泉上流水,自然和谐。

大堂左边有一个书吧,木制木架上摆着很多书,灯光打在上面,有一种温暖的质感。

自从吃了那颗果子之后,许问一直精神奕奕,到现在也没有困意。

他没有回房间,而是走到书吧去看架子上的书。

一半外文原版,少量成功学,少量画册,还有一些成套的比较好看兼顾装饰与阅读的书。

万园市有其特殊文化,园林盛景非常出名。因此,架子上的书里有不少关于园林介绍方面的,以及当地书画纺织等各种特色文化类书籍。

许问思考片刻,拿了一本崭新的中国通史开始看。

历史与文物不分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文物本身就是历史的承载体,很多时候历史事实就是从文物身上寻找端倪,得到落实的。

连天青教许问历史,也教他读史的方法。

历史是有联系的,纵向如此,横向也是如此。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过来影响经济的发展。

历史层层叠叠,很多线索隐藏在细节之中,但其实有着自己的脉络,反过来呈现在各种各样的文物中。

鉴宝就是鉴史,连天青这样对他说。

说个简单的例子,汉代玉器多而精美,圆雕、高浮雕、透雕等工艺明显增多,还出现了出名的汉八刀,八刀雕蝉,简洁朴拙,艺术价值非常高。

但是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玉器制作明显萧条了下去,传世或者出土玉器都非常少,即使有做工也很简略朴素,很少精工细作的。

这是什么?

因为魏晋南北朝时期,南北分裂、战乱频繁,社会非常动荡。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玉器这种通常用于礼仪装饰的高端产品自然而然就会减少了。

同时,鉴定一件文物是不是真的,除了技术材质等硬性规则以外,最重要的就是通过各种历史细节判断。

譬如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第一次成功烧制出青花瓷器,那之后青花瓷才正式浓墨重彩地登台。也就是说,元以前是不可能有青花瓷的。

要是有人说他手上有唐朝宋朝的青花瓷,直接就可以断定是假的。

其余也有很多情况是这样,而要是一个修复师连一件文物是真是假都鉴别不出来,那根本就不用修复了。

许问原先对历史就挺有兴趣的,去班门世界走了一遭之后,都有点沉迷的感觉了。

******

不知过了多久,许问合上最后一页,抬起头有点发愣。

他的记性不算好也不算坏,就普通人水平。但这一会儿,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刚才看过的内容全部都记下来了,像是刻在脑子里的一样!

这不是我的水平……也是那个红色果子的效果?

果子是球球找来的,但很明显是长在那个庭院里的。

它就像一个奖励或者是诱惑,告诉许问只要回去就会有好处。

回去?

不回去?

对此许问并没有什么可考虑的。

不过许问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这果子是有时间限制的,效果正在慢慢减退。

于是许问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第二本书――总不能浪费嘛。

时间渐渐过去,许问终于感觉到了一丝疲倦,他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眉毛,抬起了台。

“哗!牛批!”一个夸张的声音在他旁边响起,许问转头一看,发现他旁边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背着双肩包,脖子上挂着耳机,一身运动装,正在向他拱手。

“在下平生所见装逼者,莫过于兄台你。五星级酒店看历史书,还假装看得挺认真。这装逼方法有点清奇,学习了学习了。”

这少年长得很好看,表情也很灵活,说起话来眉飞色舞的很有趣。

许问看书看得很有收获,心情不错,对这小孩说:“我这不是在装逼,是我发现的独门秘方。”

“什么秘方?”

“五星级酒店来往的人层次比较高,他们的脑电波,也就是精神力会在后半夜沉淀下来。它会刺激你的脑细胞,让它变得特别活跃。这种时候你的记忆力会变得特别好,基本上就是过目不忘。”

许问一套一套的,那小孩完全听愣了。

“真的假的?骗我的吧?”他夸张地说,接着眼睛一转,自以为得计地说,“不行,我要考考你。”

他一把把许问手上的书抢了过来,一边翻书一边说,“我随便翻一页,提一个问题,你答给我听。”

“行啊,来!”许问干脆地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