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03 预兆

匠心 沙包 2916 2021-09-07 00:44

许问回到班门世界的时候,这里晨光微熹,依旧一片繁忙景象。

他也依旧位于那个狭小安静的空间里,面前正对着的就是连林林。

姑娘抬头凝视着他,脸颊在晨光中格外清晰,眼睛里倒映着他的影子,满满的全是他。

“你回来啦!”

连林林似乎第一时间发现他的变化,他刚刚“落地”,她就展颜微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非常高兴的样子:“真奇妙,你真的一动也没动,像木头一样。不过下次还是再换一个地方吧,没人在旁边的话,感觉有点危险。”

许问正要笑着回应,突然笑容一敛,注意到不对。

“危险?一动也不动?你是说,你在这里陪了我很长时间?”

“也没多久,半个时辰左右吧。有些人想找你,看我在这里,就又走开了。”连林林傻笑,对此似乎有点高兴。

半个时辰……一个小时。

也就是说,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时间并没有停滞,而是一直向前流动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突然变了?

是一时的,还是以后都会这样?

一直以来,许问利用这停滞的时间做了很多事情,仗着这一点,也越来越有点肆无忌惮。

还好今天连林林在他旁边,及时帮他发现了这件事。

要是没发现,他再就这样当着别人的面说走就走,那是要惹乱子的……

在那边他做了很多事情,大概用了三天的时间。这边则是半个时辰。

这时间的对比是暂时的,还是就此固定了?

这个时间比会不会越来越小,直到有一天两边完全同步?

那种时候他要怎么办?

“怎么了?”连林林反手握住他的手,眉头微蹙,发现了不对。

许问握着她有力却柔软的手,轻轻牵着,把她带到了一个更隐蔽的地方。

一个人从外面走过,只能看见许问的背影,他笑了笑,加快脚步路过了。

许问很小声地把他来往于两个世界的前后变化对连林林讲了一遍,接着讲了自己的担忧。

连林林的表情也变得非常严肃,眉头皱得更紧。

说着说着,许问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慢慢地问道:“说到这个,当初我在那个事情修许宅,你在这个世界旅游。每修好一个建筑,咱俩就有一次见面的机会。”

“对啊。我记得的。”连林林点了点头,笑了起来。那段时间,对她来说也很美好。

许问面对着她,目光却仿佛并不在她的身上,而是穿过她,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那时候你的时间也是独立的?我明明在另一个世界,你却也在动?”许问问道。

“……对。”连林林也察觉到了不对,肯定地回答。

“这说明那个时候开始,这世界的运行就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了。”许问说。

连林林紧紧地抿着嘴,突然攥紧了手,深吸一口气。她张开嘴想说什么,但仿佛不忍出口,又咽了回去。许问耐心地等着,如是三次之后,她才鼓起勇气,颤抖着声音问道:“这样的话,会不会有一天,你再也回不来了?”

她的手有点冰凉,眼睛湿漉漉的,隐约有些绝望。

对她来说,只要稍微触及这个想法,就让人难以忍受了。

许问看着她,心脏隐隐作疼。这对他来说其实是很熟悉的感觉了,但此时此刻,变得无比清晰。

“是。”他说,“我也一直在担心。”

连林林的头低了下去,但她的手仍然一直抓着许问的,没有放,似乎也不打算放。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好事。”许问反手抓住她的手,摇了一摇,安慰道,“这说明你们的世界确实是真实的,你也是真实存在的,有自己的时间,自己的人生……”

“你跟我说过,天工无惑,是不是成为天工了,你就能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就知道该怎么留下来了?”连林林突然抬起头问他道。

“嗯……我不知道能不能留下来,但至少可以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许问说。

“我爹晋升天工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告诉你,可以帮助我们?”连林林又问。

“也许,我不知道。”许问说得非常保守。

“我们找他去!”连林林拉着他的手,喊道,“说不定他现在已经醒了!这么大的地震,都不能把他给震醒吗?”

“你别急。”许问本来也在担心,这时却被她逗笑了,制止道,“至少我现在还在这里,我们慢慢来。”

“不行,不能慢,说不定什么时候……”说到这里,她后面的话突然说不下去了,抓起许问的手,啊呜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咬得不太重,但还是有微微的刺痛,想必会留下牙印。

许问低着头,又看见了她耳后的那颗小红痣,涨得通红,像一滴刚刚渗出来的鲜血。

手腕上的疼痛蔓延到了心里,变成了一根化不掉的尖刺。

要是真的不能……不行,不能这么想。

一定要,一定要想想办法。

许问牵着连林林的手,跟她一起去找了岳云罗。

岳云罗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表情微微有些异样,但什么也没说。

许问也没就此多说什么,他交给岳云罗一张纸,上面写着石油的炼化方法。

石油一共有七种炼化方法,许问当然不会全部写给她,事实上其中一些即使写了她也做不到――那是一整个工业体系的事情。

他主要列的就是最常见最基础的那种,常减压蒸馏。

这种炼化方法日常通称为一种,其实是两种,常压和减压蒸馏。常压蒸馏即使在这个世界也很容易做到,但要形成规模化生产还是有点难度的。

所以在这方面,要用这个时代的技术来实现,肯定还需要一些尝试与突破。许问没有越俎代疱,直接就把核心技术交了出去。

现在他想通了一些事情,放开了自己的一些界限,但不代表所有的事情都要他自己来做。

他交给岳云罗的东西,足以解决眼前的危机,要说想做更大的事情,还是她自己加油吧。

这个世界的人,应该有自己的路去走。

岳云罗看得很认真,那种感觉好像她真看得懂一样。

接着她又叫来了一个短短胡子的中年人,跟他讨论了起来。

许问没管她,叫来了向前,问连林林道:“我现在要去安定了,你跟我一起,还是留在这里?”

他们这支队伍主要是抢险救灾的,灾后处理不归他们负责。绿林由于建筑形式特殊,并不太需要他们,再说现在有岳云罗在,许问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于是准备去下一处了。

“我跟你一起去!”连林林本能地道,但她马上又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先回去看我爹,两年没见了,怪想的。而且……说不定他就真醒了呢?”

“好,那就回头见。”许问摸了摸她的脑袋,又拿了个袋子交给她。

“这是什么?”连林林这时就想打开。

“嗯……送你的生日礼物,路上看吧。”许问突然有点不好意思,揉了揉鼻子。

连林林抬头看着他,这一刻,她的眼神极其温存,眉目间某些阴霾仿佛也散开了不少。

“嗯!”她重重点头,答应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