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4 百艺集

匠心 沙包 2563 2021-09-07 00:44

战五禽是有炼体作用的武技,班门世界旧木场这么多学徒,连天青只教给了许问一个人,这本身就意味着一些事情,所以许问也不敢随便把它透露出去。

而且他隐约有一种感觉,这套东西教给别人也不会有像他自己练习这样的效果。

但修复技艺就不一样了。

连天青对此的态度本来就非常开放,一开始就让他转授给许三他们,还让他们可以随意发挥和进行补充。

所以现在骆一凡把目标对向这个,许问很快就答应了。

骆一凡非常高兴,一把抓住他的手,深情地说:“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

******

骆一凡肉眼可见地急切,许问才一答应,他就要把他拉回去。

荣显现在对许问越来越好奇了,很想跟着去看热闹,但椅子的价格从两百万涨到四五百,情况有变,他得去处理一下。

他可惜了半天,让许问放心把椅子放在他这里,他一定会给个好价钱。

许问当然没什么不放心的,他现在更关注的还是骆一凡这边。

上次在荣家小图书馆的自学让他有了一些认识。

这些东西自学也不是不可以,但没人指点效率太低了。当时他甚至有点冲动,想要去重新考个大学好好地系统学习一下。

现在骆一凡主动提出来要教他,他的确很有点期待。

李秀秀派了车送,还是刚才那个司机,上次他才开到一半就被要求打道回府,这次终于顺利地把他们送到了地方。

许问对万园市不太熟,但他明显感觉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眼熟,然后看见一个街道的标志,瞬间明白自己在哪里了。

就是曲河路嘛,另一条巷子,离许宅还不太远,步行就能走到的地方。

小车停在一道门槛外面,红门虚掩,垂柳依依,环境非常幽静。

许问还没见过许宅以外的庭院,在外面看了一眼,兴趣更浓。

门里就跟许宅不太一样了,这里明显规模更小一点,没有门厅,进门是个小园子,红色走廊依墙环绕,把一口浅塘环抱在里面。

现在正值夏日,几朵荷花飘在水面上,或粉或白,没有许宅荷塘的奢华,却也别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幽静。

“这院子不错吧?”骆一凡骄傲地说。

“挺好,保养得也好。”许问说。

“是啊,这种老宅子保养起来可真不容易。开门就是园子,是不是觉得这格局有点怪?”骆一凡指指点点地说,“以前这里是后门,前门毁得建不了了,就把后门改成了正门。有点不合规矩,但也没办法。”

他兴致很浓,领着许问顺着走廊一路走进去。

路上碰见几个人,有老有少,见到骆一凡就主动打招呼。许问看得出来,他们对这老人都是发自真心地崇敬。

走廊尽头有一个两层小楼,他们上了二楼,这里被做成了数间办公室,骆一凡推开其中一间,走了进去。

进门闻到一股陈旧的气息,有灰尘腾起。

骆一凡很不好意思地挥了挥手,说:“有点乱,见谅见谅。”

许问过了一会儿,眼睛才渐渐适应昏暗的光线。

办公室里有两张桌子,除此以外全是架子。无论是桌子上还是架子上到处都摆着东西,大部分看上去都比较破旧,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淘出来的。

骆一凡从桌子下来翻了个凳子来让许问坐,又张罗着给他倒水。

一个老人如此忙碌,许问很不好意思,连忙让他不要客气。

骆一凡却非常坚持,他一边忙碌,声音一边从另一边传来:“小许你不知道,你愿意来这里我心里有多感激。那帮人,都要过不下去收不着徒弟了,还抱着自己的东西不肯放手。明明看着人家兴旺发达也很羡慕,但就是不愿意做出一点改变,唉……”

许问听他说的,立刻想起了陆立海,他之前不就是这样的吗?

骆一凡好像没打着水,端着杯子走到其他办公室去了。

许问坐在凳子上看四周,目光最后落在桌面上。

这里摊放着一本厚厚的册子,上面画着表格,填着很多东西,放在这里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避人。

许问随便看了两眼,发现是登记的一项传统技艺,看上去是一种木雕手法。它登记得很详细,连手势手法也用图像表示,专门画在了旁边。

许问有点好奇,想继续往后看,但又觉得不方便,勉强收回了目光。

骆一凡端着两个杯子进门,看见许问想看又不好意思看的表情,顿时笑了起来。

他走过来说:“这上面的东西你随便看,不要紧的。”

许问起身迎接,骆一凡把杯子放在桌上,拍拍那个本子,又翻开一面,说:“刚才我的抱怨有点以偏概全,你随便听听就算了,不要当真。”

他感慨地说,“这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把自己的东西抓得紧紧的,宁可叫它失传也不传给别人。也有的一点也不在乎这个,拼着最后一口气也要把祖承的东西说出来,不说完不舍得咽气。”

他翻开一页,露出后面的一张照片。

照片上是一个老人,躺在病床上,形容枯槁,一看就知道已经行将就木。不知为何,老人的眼睛里含着一汪泪水,脸上悔恨中隐约带着一丝释然的喜悦。

“这老人叫程安,这张照片是他临终的时候拍下来的。程安老人是程氏木雕的传人,程氏木雕是典型的万园木雕体系,包含四种独特的雕刻手法,由此拓展出十二种独具特色的木雕花样。”

“程氏木雕传至今天,已经没有了传人。程安老人年轻时想要找个弟子一脉相承,但是一直没找到合意的。结果到老了越发萧条,连不合意的也找不到了。他主动找上我,于弥留之际将程氏木雕这四种手法全部口述给我,拼尽全力比划手势给我看。他说,这些东西由我们随意处置,只要能学想学,谁都能学。只要程氏木雕还在,程家人就不会消失。”

骆一凡声音淡淡,在灰尘中隐约浮动。

“这一本百艺集,记录的全部都是公开的传承,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学习。另外还有一本千工密录,登记得比较简单,只有一些信息,很少机密内容,轻易不对外开放。”

骆一凡的手按在百艺录上,直视许问问道,“你的修复技艺……是百艺集,还是千工密录?”

他的眼中满怀期待,许问沉吟片刻,不答反问:“这本百艺集,我可以先看看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