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49 十五其人

匠心 沙包 2909 2021-09-07 00:44

陆立海这一次又是专为了许问的事情回来的。

当然就算不是许问,他知道班门内部又有这样的事情,也是忍不住要回来看一看的。

他是班门的家主,虽然知道自家还有很多秘密,但向来以为没人会比他知道得更多。

结果许问一来,一层迷雾接着一层,好像他才是那个外人一样。

他真的是太好奇了。

不过他还是有比许问更清楚的事情的,譬如现在他就非常笃定地带着他,向着明堂山方向走去。

“十五叔一生之中大部分时间都来往于他的住处以及七劫塔之间,几乎从来不去别的地方。唯一他有个嗜好,他喜欢吃新鲜的鲈鱼,还要野生的,不要养殖的。这两种的差别,他一吃就吃得出来。所以厨房那边时不时会给他弄一些来。只有到这种时候,他才会从明堂山出来,亲自过来取鲈鱼。”

陆立海说着,许问想起十五师傅刚才碰着的那些箩筐,里面装着的好像确实是活物的样子。

“活鱼,他自己做?”

“对,他向来也不要人送饭,班门只偶尔给他送一批米油调料。他后山挖笋,林中捕兔,下河捉鱼,自己还种了些菜,自给自足。”

“有意思……”

这简直是隐士生活。

当然,也只有五岛和班门这种特殊的环境,才能让他如此。

不过总而言之,确实是个怪人。

“据说他手艺很不错,但他很少给人做饭,至少我没吃到过。”

两人随意交谈着,许问又给他讲了一下那个黄杨巧的事,描述了找到它时的细节,各种前因后果。

七劫塔陆立海当然是上过的,上过很多次,里面的壁画他全部都看过。

他也很好奇这么有冲击力的艺术品是在什么情况下创作出来的,感觉真的像创作者本人曾经经历过这些灾难一样。

不过陆立海没太把这个放在心上,对他来说,就算真的发生过,也就是历史事件,早就过去不知道多少年了。

“关于七劫塔,班门别处有过记载吗?”许问对此却非常关心,问道。

“有一些。说到这个挺有意思的。这件事情我们也关注过,七劫塔在祖地的记载分成两个阶段,建成前和建成后。建成前,一点记载也没有,好像根本没有这样一个地方,不像其他建筑,有头有尾,建筑的起因、意象的由来、谁建的、牌匾谁题的等等,非常详细。”

陆立海喘了口气,继续道,“七劫塔什么也没有,好像它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突然就立在那里了一样。”

“什么都没有?”

“对,一点也没有,我们专门找过的。谁建的,建了多久,七劫塔这个词什么意思,里面的画是谁画的,什么也没有。”

“二层的彩绘玻璃窗呢?”

“也就是那样的,我们调查过,都是古式玻璃,但是含铅量很高,透明度非常好。我们猜测有可能当时有异域文化传入,创作者受了一些影响。”

许问的眼前又浮现出那蓝白相间的彩光,投射在地面上,投射在人的身上,真有如突然降下的一场大雪,温柔地覆盖了悲惨的遭遇,把它们拥入怀中。

这样一件创作,竟然是几百年前的?

“保存得也很好啊。”他感叹道。

“对。塔建成之后,开始有一些记载了。据记载,七劫塔从刚落成开始就有守塔人。因为里面放了很多班门的典籍和相关作品,所以当时大家都理所当然地觉得守塔人是来守护里面的藏品的。”

“结果不是?”

“五百年前,天降雷火,焚烧七劫塔。七劫塔六层与七层几乎不复存在,五层也严重烧毁,里面的藏品所剩无几,典籍完全不复存在。但即使这样,守塔人也不愿离开那里,直到那时,班门的人才知道,守塔人守的不是塔里的东西,而是守的塔本身。”

“是塔里的壁画和雕刻?”

“有可能。我们还猜过,会不会有其他的一些机关密室什么的,哈哈。”

当初陆立海拍板决定为班门祖地引入水电,建基站的时候找遍全岛,电信的技术人员表示最好的地点就是七劫塔塔顶。

陆立海知道这件事,第一个想法就是守塔人不会同意的,此事必不能行。

后来技术人员又找了半天,非常为难地表示不在七劫塔,也得在明堂峰,只有那里才能辐射到全岛。

而他们在明堂峰选择的位置,还是在七劫塔范围内。要在这附近竖一棵假树什么的,很难不影响到七劫塔景观。

陆立海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还是去找了十五叔商量。

他都做好被一口拒绝的准备了,结果没想到,十五叔竟然答应了。

陆立海完全没想到,愣了半天,以为他不知道基站是什么,从头跟他解释。

十五师傅认真听完,还是没有反对。

后面把上面两层的东西往下搬,安装设备,为了避开鸣风钟的反应进行各种测量测试等等,十五师傅都只是冷眼旁观,没有插手。

陆立海真的完全没想到事情进展得这么顺利,有一次还去问十五叔为什么。

十五师傅从不在他面前说话,只是看着他,默不吭声地伸手,向上指了指。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陆立海直到现在还满是不解,跟许问学了一下他十五叔当时的动作,纳闷地说,“天意?先祖的意思?不懂。”

许问也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深思。

“不过借着这个机会,他们用仪器探测了一下七劫塔,确定没有机关。七劫塔的秘密,就在所有人肉眼可及的部分。”陆立海最后道。

话虽如此,笼罩其上的迷雾,仿佛又更深了一些。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上了明堂峰,七劫塔出现在眼前,穿过松林就能走到。

陆立海带着他走进松林,路过上次跟萧西山和胡本自见面的地方,然后拐了一个弯,沿着一条隐蔽的小径,向着另一个方向过去了。

“十五叔住在七劫塔后面,距离不算太远。”陆立海对许问说。

远可能不远,但偏僻是肯定的。

接下来他们又拐了几个弯,拐弯的地方全在视线的死角,看上去完全没路的地方。

以许问的水平,一个不留意也很可能错过。

有意思……这是专门设计过的啊,放在古代,也许就是所谓的“阵法”了?

许问跟着陆立海继续走,一边走一边留意,越发确定了这一点。

这里有大量的视线死角,以及视觉错觉,正确的路很不容易被找到,反而会被引导到一些错路上去。

许问的方向感非常强,很快在脑海中规划出了路线图。

没错,那些错路很多都形成了循环,也就是说,走在上面,很容易出现“鬼打墙”的情况,来来回回都在一个地方兜圈子。

或者是迷宫,或者是阵法,总之,这设计真的很有意思。

许问一边走,一边在脑海中给它画出了一张设计图,不知不觉就沉迷了进去。

“到了。”陆立海突然说道,接着又“咦”了一声。

许问回神,跟着陆立海转过最后一个弯,走出了松林,眼前一片豁然开朗。

他看见前面有一幢石屋,屋顶有个烟囱,烟囱里冒出袅袅青烟。

是炊烟,有人在做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