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072 物首

匠心 沙包 2583 2021-09-07 00:44

与此同时,县衙里,朱甘棠等人正拿着最终的名单,还没有从吃惊中回过神来。

“真没想到,真没想到,真没想到。”朱甘棠连说三声,接着沉默了下去。

“许问……”秦师傅念着这个名字,轻声说,“真没想到,竟然是个五级工坊的弟子。”

“不仅如此。”宋师傅沉声说。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另外两人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山水木凳、拔步床的主导者、无箍木桶,三件令人吃惊的作品竟然出自同一人之手,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情。

而同样令人惊讶的,是这次徒工试中选者的最后名单!

徒工试木工类总共应试者三百余人,最后中选三十人,平均十个人都中不了一个。

按理说,三级木坊实力更雄厚、资源更丰富、应试名额更多,中选者应该主要集中在他们身上。

以往两年,也基本上沿袭着这样的惯例。

但今年却偏偏不是如此。

于水县徒工试木工类上榜三十人,其中十八名来自五级工坊!还是同一家工坊!

只有十二个名额花落旁家……

“姚氏木坊,确定这是五级?”朱甘棠忍不住问。

“是五级没错。这家我有印象,当家的大师傅是姚幼年,在榫卯上有点造诣。之前陆清远做的那个送到京城祝寿的柜子,他负责其中一项。不过这件事我估计陆清远自己也未必记得。”

秦师傅说得很含蓄,但朱甘棠他们一听就听懂了。

这就是说,姚幼年姚师傅是在某方面有点专长,在这样的大活里给大师级的陆清远打一点下手。这样的人物,陆清远不一定会留意,但对于姚幼年来说,就是值得夸耀的功绩了。

“五级工坊送了二十一个人过来?”朱甘棠皱眉。

“以往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惯例。”秦师傅继续含蓄地说,然后皱眉补充道,“不过我查了一下,这名额不是从姚幼年那里来的――姚幼年还没有这样的能量。”

“那是从哪里来的?”朱甘棠疑惑地问。

“没查到。”秦师傅无奈地摇了摇头。

一县里多出来的名额,连一县的副主考官也查不到?

朱甘棠扬眉,片刻后才徐徐地道:“有意思,回头我来看看吧。”

他又盯着那份名单看了一会儿,目光最后集中到许问这两个字上。

“许问,许问。”他喃喃念了两遍这个名字,最后袍袖一拂,站了起来,“如此人才,怎可不见?”

“必须见!”秦师傅重重地说,也跟着站了起来。

******

县衙外,两名作为报子的小吏骑着马向许问跑去。

人实在太多,跑没一会儿就变成了走,然而他们的通行并没有阻碍――人群自然而然地分出了一条道路供他们通行,同时也在跟着他们一起向着许问的方向涌动。

以往报子都是去考生的住处通报成绩的,这还是第一次现场通报,他们也是第一次能这么快看到物首的样子。

小吏很快来到许问面前,无数双眼睛注视着他。许问一开始有些少许的不自在,但很快就变得坦然,站在原地,迎视着对方。

报子翻身下马,脸上表情有些疑惑,似乎没想到他这么年轻。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问道:“请问带了路引吗?”

在这个时代,为了管理户籍,普通人不能随便迁移。要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都需要路引,也就是通行证。许问他们从小横村来于水县,当然也开了路引,在这里就是身份证明。

报子过来的时候,周志诚已经把路引从包袱里拿出来准备好了,这时连忙有些激动地递了过去。

报子查验无误,退后一步,弯下腰,将手中捷报双手递上前去,齐声道:“许家/屯许问,年十三岁,得中甲申年徒工试县试,为头名县物首!”

这两人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声音穿透力非常强。两人扬起嗓门,声音就像金石相击一样,响彻四方!

许问注视那张捷报,一时间没有动作。

在另一个时代,他考上大学的时候也拿过录取通知书。不过那时候他早就知道了成绩,拿通知书只是走个程序,心情只是稍微有点激动。

考上过大学,走进过社会,工作过几年,接受过信息社会的洗礼,最重要的是,高考的规模可不是这时代这样一场考试能比的……许问原以为自己会比较淡定,没想到到了此时,他清楚地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脏正在怦怦怦怦地快速跳动,连同呼吸也有些微微急促了。

高考之后,走进大学,他仍然不知道自己的将来所在何处。

但现在,来到这里,仅仅学了一年,他的世界却仿佛有些不太一样了。

他隐约看见一条道路在自己面前延伸,伸长无限远的彼方。

“你在等什么,快接啊!”许三吕城他们看许问半天没动作,急得小声在旁边催。

周志诚的经验毕竟更丰富一点,他无比庆幸自己多考虑了一点,把赏钱也带出来了。他上前塞了两名报子一人一个荷包,这是喜钱,报子当然不会推辞,大大方方地接了过去。

周志诚回来的时候,偷偷地捅了许问一肘子。许问这才回神,深吸一口气,接过那份捷报。

厚实的纸张落入手中,触感非常鲜明。就在此时,许问的眼前突然一黑,耳边同时响起“咚”的一声。

******

“咚。”

一声脆响,仿佛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接着响起的是一连串的滚动声。

就在这一瞬间,许问清楚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变了。

夜风清凉,他从炎热的盛夏来到了微凉的初秋,从白天来到了夜里。

在他面前,一个木桶正咕咚咕咚滚开,破破烂烂,底上有个大洞,一看就知道装不了水。

这个桶看上去有点眼熟,许问几乎瞬间就认出来了,这是他最早的“愿望”。

他口渴了,想用这桶打点水,但桶是破的很让人沮丧。于是他想着要是能把它修好就好了。

就是因为这个“愿望”,他被送去了另一个世界,扎扎实实地学了一年木工。

许问发了一会儿呆,直起身子看看四周,又上上下下把自己摸了一遍。

站在这里的还是那个他,那个已经成年的二十五岁的许问。而他身处的,还是这幢他莫明其妙继承而来的清代大宅!

他回来了!

回来在刚刚离开的那一个瞬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