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68 此起彼伏

匠心 沙包 3055 2021-09-07 00:44

用直线计算圆周,当然就要涉及到圆周率。

中国出现圆周率的时间非常早。

汉代的《周髀算经》里和另一部算书里就已经提到了这个比值,不过只是笼统地把它计成了3,很不精确。

公元一世纪的头十年,王莽在位的时候,刘歆为主上制造标准量器时,直接使用了3.154这个值,但他就是把它当结果来使用的,没有详细说明自己得到它的过程。

公元3世纪的时候,刘徽把圆周率进展到3.14159;公元5世纪的时候,祖冲之和他的儿子给出了一个“盈数”3.1415927和一个“朒数”3.1415926,而直到公元十六世纪,欧洲的阿德里亚人安东尼宗才得到一个接近这个的数值。

圆周的计算在阎匠官给许问的那本计划书上就有提及,提到圆周率时就简单地说了个3.14。

许问对古代数学的发展一无所知,看到这个的时候还很惊讶。

后来他单独找到阎匠官打听了一下,才得知了过去的这些历史,与记忆里课本上的一些内容相互映证,除了人名不太一样,事件都是对得上的。

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世界……当时许问就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不过问到阎匠官的时候,他对这些东西了若指掌,也让许问有些惊讶。

这熟悉的程度,一看就是以前研究过的。

这种人才,竟然被放到了这里来……

不过他没有多问,直接把这部分内容梳理重整了一下,换成自己的方式教给了其他人。

他也没想到,这些内容这么快就能用上了。

田极丰数学天赋非常强,几乎瞬间就给出了结果,非常确定地把它写在了木板上。

然后,陈万年量完了第一根顺栿的长度,把它报出来让田极丰直接记上。

这根顺栿紧贴墙壁,量完之后,陈万年在脚手架上移动了一下位置,来到了第二根的地方。

这是根方形抹棱。

抹棱又叫抹角,就是本身方形的梁柱,在方角的位置锯掉了一个三角长条,形成了一个异形。

方形抹棱的梁栿比较麻烦一点,不仅要测量其高度、厚度,还要测量抹角的角度与尺寸。

这在这个世界相对是比较难一点的,因为古代数学里,对角的概念非常模糊,并没有完全成形。

这在西漠队的计划书里也体现出来了,这方面的概念基本上是缺失的,但在实际操作中其实非常重要。

许问和阎匠官聊了一下,把这部分的内容加了进去,并且讨论制作了简易的量角器。

阎匠官听说这个的时候非常震惊,但听完之后,他只是深深看了许问一眼,什么也没有多问。

这反应老实说挺奇怪的,许问当时心中一动,心想,难道他认识他师父,以为这些东西都是连天青教的?

这很符合阎匠官之前的一些反应,许问估计自己猜对了。

唔,这样也挺好,有些不方便说的事情,人家自动会脑补到他师父身上去。

以连天青的个性,就算他知道,他多半也不会解释……

所以,现在陈万年非常熟练地进行了测量,流水一样报出各种数据,让下面的田极丰进行记录。

旁边京营府的刚刚回去做自己的事情,结果再次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些中间的一些是什么?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管了,做自己的事去。”京营府一个人看了一会儿,摇头道。

狄林也在这里,也看见了听见了许问他们的动静。

他蹙着眉,良久不语,把这些“莫明其妙”的东西记在了脑子里。

陈万年的确很麻利,对许问之前教的东西掌握得也很牢固。他在脚手架上爬来爬去,不停地报出各种数据,非常流畅。这其中花费的更多的时间,恐怕还是他换地方的时候,解下绳扣,重新绑上的这个过程。

“怂包……”京营府说了不看,但还是偶尔会关注一下,又有人这么嘀咕了一句。

“还是不够安全,重绑绳扣的时候还是有段空隙。”结果另一边,许问摇了摇头,出声这么说。他托着腮,好像还在想更安全的办法。

京营府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心里突然有点发毛。

这家伙这么重视这东西,难道这样爬上爬下的,真的非常危险?

许问他们第二个任务做得非常快,完成之后出去交了,拿到了完整的十六分。

其实任务原本要求的测量要求并没有包括角度,但许问他们还是额外注明了。秦连楹拿到这份单子的时候一脸疑惑,旁边阎箕倒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凑过去给他解释了起来。

“这分数少了。”听完之后,秦连楹思索片刻,对阎箕说。

这说的是许问的工分,也是给他的奖励。

他们原本设定的内容里并没有这一项,是许问额外加上的。而以秦连楹的经验与眼界,当然马上就看出来了这个新概念的重要性。

“我猜是那一位教他的。”阎箕说。

“但它是言十四拿出来的。”秦连楹道。

他思考片刻,接过另一名匠官手里的炭笔, 在西一组,也就是许问他们组的后面又加了几个字。

“附:加二十。”

西一组他们第一个任务拿了六分,第二个任务拿了十六分,加起来一共二十二分。结果再加上这二十分,总分就达到了四十二分!

这时,猴子他们组正好赶回来交第三个任务,他们的这个任务比较简单,只有八分。加上先前的二十一分,当前总分二十九分,还落在了许问他们后面。

猴子目瞪口呆,直接指着许问他们的分数叫了出来:“这不公平!凭什么!这十分是哪里来的!”

“喂喂喂,这可是秦师!”旁边几个人脸都白了,拉住他提醒。

猴子秒怂,瞬间闭嘴,但脸上那淡淡的不服还是看得出来的。

“这是额外的贡献分。他提供了我们京营府也没听过,但非常有用的东西,做出了贡献,因此拿到了这个分数。你能提供的话,你也能加分。”秦连楹把笔放到一边,淡淡地说。

“什,什么贡献?”猴子还是有点怂,但坚持着问。

“角度的测量与使用。”秦连楹难得心情不错,猴子问了,他就解答了一下。

这概念跟猴子他们学的不是一个体系的,他一脸迷茫,旁边一个人道:“虽然没听懂,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接下来我们要认真了。”猴子回过神来,认真地说。

这时,狄林那组做完任务返了回来。

他们这组集结了京营府实力最强的几个人,因此也是实力最强的一组。

狄林上前,把一叠厚厚的纸递到了秦连楹的手上。

秦连楹没有马上看,而是随手把它递给了旁边的阎箕,只留下了放在最表面的任务说明。

“哦?绘制纯阳殿剖面横切图?大任务啊,这就完成了?”他有些诧异地挑起了眉。

猴子他们还没走,听见这话,震惊地转头。

“完成得很好。”阎箕翻看了一遍,满意地点头。

“不错,全分五十。”秦连楹也检查了一遍,满意地把分数登记了上去,阎箕作为西漠队的代表毫无异议。

“牛啊!”猴子马上喜笑颜开,对着狄林他们挑起了大拇指。

“请抽下个任务。”狄林不骄不躁,向秦师行礼。

秦连楹对着旁边箱子示意了一下,狄林让蒋东辰抽,很快,一张新的纸条到了他们手上。

“绘制祈水殿正面平面全图,五十分。”狄林快速念了一遍,再次行礼。

“我们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