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16 技艺傍身

匠心 沙包 2807 2021-09-07 00:44

许问转头,看见两个人,一男一女,一高一矮,男俊女帅,看上去还挺配的。

两个人都很陌生,许问确定自己不认识,他转过身,问道:“二位是……”

“我叫高望远,编号甲一。”

“我叫田小田,编号甲五。”

两人异口同声,同时自我介绍,介绍的格式一模一样。然后田小田眼睛一瞪,开骂了:“你干嘛!”是对着高望远去的。

“人家在问问题,难道我应该不回答吗?”高望远对着她翻了个白眼,不客气地说,“倒是你,这是石厅,展销会期间是我高家的地方,你来干嘛?”

田小田也不说话,就扭着手腕对他晃了一晃。黄色的手环戴在她的手腕上。身为探古活动的参与者,她有资格进这十五座宅子的任何一个地方。

高望远又翻了个白眼,但这次他没话可说了。

田小田得意地一笑,转向许问时态度瞬间变得严谨而认真。

她问道:“请问您是甲四十二号选手吗?”

高望远用力抿嘴,没有说话,但目光直盯许问,摆明也是冲着他来的。

许问听到两人自我介绍的方式,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甲一和甲五,排名都很靠前,证明他们报名也很早。

其中一人姓高,很有可能跟算房高家有关,多半就是他家派出的参赛者。另一个姓田的……许问之前看资料的时候也有点印象,这十五家里,好像也确实有一家是姓田的。

这两个人会知道他在这里也不奇怪,通过提交的技术,他相当于一路上都在留下痕迹。

“我是,找我有什么事吗?”许问简短回答。

两个人一起瞪大了眼睛,闭上了嘴,仿佛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张不一样的脸,却不约而同做出了一样的表情,感觉非常有趣。

“二位不会是看到了我上传的纪录,感到了吃惊,也没有多想,就过来了想看看情况吧?”许问的目光扫过他们,笑着问道。

两人的嘴闭得更紧,许问知道自己猜对了。

这样的人许问见得也不算少了,他看了高望远一眼,发出邀请:“既然如此,那不如一起走走?”

“好!”又一次的不约而同。

许问推开那扇非请莫入的门,门后有个人守着,验过他们的手环就放他们进去了。

这地方看上去挺神秘,对普通人来说其实没什么好看的。

它位于石厅的最后面,建成的时候,是给下人居住的,因此结构和样式都比较简单,没什么装饰。

对外开放之后,这里由于缺乏展示性,被开辟出来作为办公室和储藏室,相当于办公区域,当然不许人随意进入了。

荣显看见非请莫入四个字就有点兴奋的,结果实际一看,立刻失望了。

“这里看着不起眼,其实大有学问。”许问看见了他的表情,笑着说。

“是,这里当初被破坏得比较少,后来也没怎么修复,基本上保持着建成时的原样。”田小田环视四周,道。

高望远同样环视四周,赞同地点头。

许问马上意识到了:“你俩之前都没来过这里?”

“没有。”再一次异口同声,不过这一次两人的态度还算平和。

“我不想从这里开始,打算把它放成我的最后一站。”高望远解释。

“我也差不多,是从平镇另一头开始的,听说了你的事,才专门赶过来。”田小田说。

“这个院子挺有意思的。”高望远的注意力回到房屋本身上,他走到围墙旁边,从那里往屋子的方向走。

许问盯着他的脚,他迈出的每一步都一模一样,刚好六尺,像是尺子量出来的一样,一点也不差。

不愧是大家族大公司的底蕴……

东南西北各走了一遍,高望远记下几个数字,大家都知道这是什么,是这个院子以及各房屋的尺寸数据。

然后高望远抬头,田小田看着他笑道:“长宽好量,高怎么办?你总不能贴着墙走上去吧?”

“量影子啊?”高望远奇怪地看着她,“小学生都会的。”

“但这地方这么窄,影子都不是直的,怎么量?”他这一眼其实也不是嘲笑,但田小田还是被他看得有点生气。

“有一套方法……”高望远沉吟着,正要介绍,旁边许问先开了口。

“一丈一尺一寸。”他抬头看了一眼,随口报出数据。

高望远和田小田一起愣住,高望远瞪了一会眼睛,道:“先说好,我不是不信你,但我还是要验算一下。”

许问微笑着,没有说话,只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高望远立刻埋下头去,先是测量,再次计算,用了一套极其复杂的方法,最后得出了数据。

他抬头看着许问,有点呆呆地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眼即明。”许问回答。

荣显悄悄在旁边给许问比了个大拇指,小声对高小树说:“有够装逼。”

“一眼就看出来了……”高望远则发了一会儿呆,苦笑道,“我爹说我是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原来跟真正的天才比,我也就是个屁。”

“这个跟经验也有关,时间久了,很多人都能做到。而且在现在这个时代,各种激光测量工具比以前方便多了,这个本事,也就能装装逼而已。”许问一边说,一边敲了一下荣显的脑袋。

荣显抱着头,嘻嘻笑了两声,道:“但装逼也行,还是很酷啊!酷就是酷。再说了,现在是和平年代,随便都有测量工具。万一不是这时候呢,末个日,穿个越啥的,工具不傍身,本事总不会丢的嘛。”

新潮少年随口胡说,末日穿越都是故事里的常事,一点也不稀奇。

许问听在耳朵里,却轻轻咯噔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看了荣显一眼。

“技艺傍身,有道理,我还是要练一练。”高望远很同意荣显的话,认真地点头表示。

他还挺果断的,下定了这个决心,就不纠结了。

他拿着得出来的数据继续计算,一边计算一边念念有词,最后抬头道:“果然,这个房子建得很妙,他用的这些技术,这样的结构大小刚好能把它支撑起来,把空间最大化。这样货存得多,人也住得舒服,确实是精心考虑过的。”

这也是探古过程的一项发现,高望远打开小程序,拍照上传,到最后一步的时候稍微犹豫了一下,对许问说:“这里有个协同人,刚才那个数据是你提供的,我把你的名字写上去。”

他只是告知一声,许问还没有回答,他就把甲四十二的编号填在了那里。

其实他不填许问也不会觉得怎么样,毕竟只是一个数字,更何况高望远最后又自己验算了一遍。

但无疑,他会这样做,还是让许问很有好感。

不过再有好感,该说的还得说。

“先别忙提交,你这里有个地方弄错了。”许问说。

“啊?”高望远看他。

“刚才这些数据你全部都是在外面量的,你进屋再看看。”许问提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