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60 旧与新

匠心 沙包 2630 2021-09-07 00:44

“今天下午东西被弄坏,是咱们库管的责任,也是我管理不善,跟你没有关系。但你伸手一修,就把担子揽到自己身上来了。”

丁令端着茶,语气诚挚,每一句话都发自肺腑。

“这是修好了,万一没有修好呢?万一这事另有蹊跷呢?你伸伸手,很可能就伸进了浑水里啊。”

许问完全没想到会听到这样一番话,一时间静默无语,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丁令以为他年轻人气盛接受不了,接着又说:“当然,你今天修好放样,帮了老哥的大忙,老哥我也是真心感谢。但文物这一行,水真是太浑了,很多事情根本没法按常理计。你身处其中,一定要万事小心。”

许问深吸一口气,压下心里涌动的情绪,点头道:“嗯,谢谢丁哥,我知道了。”

丁令盯着他看了半天,确认他是真的知道了,身体往后一靠,笑了起来。

“你丁哥像你这个年纪的时候,本事没你大,再加屁也不懂,真心吃了不少亏。跟你说的这些,都是我自己吃亏的教训。《资本论》里说,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绞首的危险。文物这东西,看着不起眼,那利润何止百倍千倍?”

龙井茶香四下飘溢,牵萦在空气之中,屋角还有一丛兰花静静盛开,兰香与茶香围绕着丁令淡淡的话,让他脸上的苦笑与自嘲更加清晰。

这时服务员进来上菜,丁令起身殷勤招呼,那神情只是一闪而逝。

等他坐下来的时候,许问端着茶杯站了起来,诚恳地说:“丁哥,多谢你。”

他不是没经过事的象牙塔小孩,所以他格外清楚丁令这番话有多难得。也许他是看在骆一凡面子上才这样说的,但这话已经说了出来,就是拿他许问当自己人了。

丁令咧嘴笑了,他同样端起杯子向许问示意了一下,以茶代酒吃了许问这杯敬,接着张罗说:“吃吃吃,这个手撕青鱼跟别家的不一样,嫩得很。”

在场三个人都是同一行的,吃吃喝喝,话题就不免围着这事打转。

“小许跟骆老认识,是传委会的事吗?”丁令早就换了酒,还要让许问也来,许问说师父不让喝,还是喝的龙井。

“是啊,我老头子现在除了这个,还忙活啥?”骆一凡笑着说。

“百艺集还是千工密录?”丁令对传委会的事情也颇为熟悉。

“百艺集。”骆一凡没有说话,还是让许问自己回答的。

“……难得难得。”丁令瞬间睁大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才说。

接着他又向骆一凡端起了杯子,笑着说:“骆老,您看……”

“你不是瞧不起民间技艺吗?”骆一凡根本不接他的话,瞪着眼睛说。

“我哪敢瞧不起啊!”丁令叫屈。

骆一凡冷笑看他,也不吭声。

“我还真不敢瞧不起。骆老你知道的,最早撑起各博物馆专业修复的,可不是什么科班出来的大学生,都是传统出来的那些大师。”丁令无奈地解释。

“没有这些大师,就没有现在的文物修复行业,这是真的。但这以外的一些真是……”

丁令摇摇头,举了个例子。

万园博物馆有微博,经常会对外公布一些信息以及科普方面的知识。

有一次他们发布了一个文物修复的视频,修复的是个瓷杯。当时一个小小的薄瓷杯碎成了三百多片,修复难度相当大,博物馆把它们当成了一个成果展示出去。

结果一个民间组织找上门来,说他们修复的胶用得不对,必须用另一种民间修复约定俗成的材料。那种材料更持久更牢固,修好的杯子能正常使用,滴水不漏。

一开始,博物馆还在耐心地解释。

他们当然知道有更牢固的粘胶,工业用胶多的是这种的。他们选择那种是因为当今修复要求――所有修复用的外来附着物都不能是永久的,必须有办法使其剥离,只留文物本来的部分。

民间常用的那种胶在功能上的实用性也许比较强,但就现代而言,已经不符合文物修复的理念了。

博物馆方面解释得很耐心细致,但那边就是不听,而且一点逻辑也没有一点道理也不讲,就只在坚持自己的那套。

后来博物馆搞得有点焦头烂额,还是私下进行联系之后,才把这件事情平息下去。

那之后,丁令就对民间修复这个行当整体有了一些偏见了。

“这也……”身处这个行当,骆一凡当然是听说过这件事情的,但具体细节还真不清楚。听完丁令的话,他沉默了半天,开口又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

“其实本质是理念的差别,但事物是不断向前发展的啊,现代文物修复的技术和理念都已经很大变化,老守在原地怎么行?顶尖的修复大家都在与时俱进了,就这些人还……”丁令抱怨。

“时间长了就会发现,真正顶尖的人物心态都挺包容,反而是半桶水特别有优越感。”这方面骆一凡其实也挺有感触。

两人无语对视,互相敬了一杯酒。

“现代文物修复的理念……是什么样的?”许问在旁边听着,此时突然发问。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稍许有些复杂。”丁令说。

当今流行的文物修复理念其实是从西方流入的,建立在威尼斯宪章的基础上。

威尼斯宪章的全称是《保护文物建筑及历史地段的国际宪章》,制定于1964年,是国际上第一部保护文物建筑及历史地段的国际原则。

它的根本核心是“原真性”,后续的很多细节都是建立在这个核[八一中文网 www.x81zw.me]心的基础上的。

譬如之前丁令所说的“可还原”这个要求,就是为了保护文物原有的部分而存在的。

现在是在饭桌上,丁令不方便说得太多,只随口介绍了一下,就笑着向许问举了举杯子:“其实你有时间的话,我建议你专门去学习一下现代文物修复相关的东西,当作对所学的补充也是挺好的。”

他说着就从口袋里掏了张名片出来,“骆老这方面人脉也不输我,但我还是厚着脸皮给你介绍一下。”

他把名片放到桌子上,推给了许问,“万园大学有一些这方面的课程和讲座,你可以关注一下。有兴趣的话可以去旁听,这个人可以帮你联系,报我的名字就行了。”

“太感谢了。”许问说得真心实意。

他之前也有自己看一些书,但自学跟听专家讲课肯定完全不同。

丁令笑着向他举杯,两人一起把杯子里的酒或茶水一饮而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