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63 失踪的工匠

匠心 沙包 3136 2021-12-11 07:27

两个孩子有点紧张。

他们现在管许问叫师父了,本来还想叫连林林师母的,连林林有点期待又有点不好意思地拒绝了,还是让他们管自己叫姐姐。

他们对这两个孩子非常好,但亲娘临死的时候亲口对他们说,是人都不可信,她说的话只能一句句告诉这两个人,如果口快全说完了,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孩子们其实不怎么怕鬼,但不想违背亲娘临终前的意思。

许问看出来了,笑着说:“没关系,这是一条路,总之也是要一步步走过去的。”

…………

景叶和景重指给他们的第一个地点是苦麦村。

这是汾河附近的一个村庄,许问他们打听清楚了地方,一路行了过去。

一路上,许问也没有闲着,一边教两个孩子技艺,一边巡视怀恩渠建造情况。

怀恩渠已经全面开工了,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工匠倒是其次,主要是四处征召来的民夫。

他们在官员和兵士的指挥下,井然有序地流动,从山头上往下看,宛如长蛇游动,又像机械一般精密。

“每次看到这种,都会感叹人类真的伟大。”许问对连林林说。

她改了装,在人群里并不起眼,但带着两个孩子,始终跟周围格格不入。

所以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是避着人群走的,只偶尔许问会一个人过去看看。

“一个人的力量其实是很微小的,但是这么多人聚集起来,就能移山填海,改天换日。”许问道。

“是啊……”连林林曾走过边境,看过自然的极限,如今走在人群之中,又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震撼感。

“昨天接到消息,周边村庄的水灾情况已经改善了,比我想象得快得多。”她说。

“嗯,一开始的设计里,就是准备好了要应对当前的灾祸的。不过不管什么工程,总有极限,还好雨已经渐渐小了。”许问道。

两人一路走,一路说话。两个孩子跟在他们身边,似懂非懂地听着。

他们虽然有些天赋,但出身小山村,不识字没读过书,完全不知道外面的天地如此广阔。

他们震惊地看着这江这河这渠,看着比江河更震撼的人群,小眼睛瞪得圆圆的。

许问和连林林的对话徐徐进入他们的耳中,在他们的心里播下一颗颗种子。

除了这些“旅行见闻”以外,许问和连林林确实一直在教他们东西。

连林林教读书识字,就像当初刚到这个世界,许问教她一样。

许问教工匠的基础技艺。

他没再像初见时那样,要求他们做完整工作,而是从最基础的地方,一点一点地教起。

一方面是因为之前景晴教的东西有点太野蛮生长,不少东西都完全教偏了。

毕竟景晴自己没有系统学过,纯靠天赋以及郭.平教她的一些东西。

所以景叶景重学到的东西里,虽然灵性,但也有很多错误示范,需要一点点慢慢纠正。

工匠确实需要灵性,但如果不是纯艺术创作,技艺手法基本上都是有一定之规的。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这两个孩子年纪太小了,还在长身体,小巧的细活还好,大型工作尽量少做,不然会影响成长。

所以这段时间里,许问主要让他们熟悉工具,培养跟材料的感觉,别的很少让他们亲自上手。

于是现在,这两个孩子手里,也几乎一直是木石不离手。

许问看着他们,仿佛看见了刚到这个世界时的自己。

恍惚间,已经五六年过去,他从一个孩子变成了年轻人,从师父的徒弟,变成自己也是徒弟的师父了。

其实在这个时代,徒弟刚开始收徒的时候是要征得师父的同意的,只是不知道连天青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这趟行程的终点,会不会到达他的面前……

…………

他们到达了苦麦村。

到达的时候,村里正在举办葬礼,一个老妇人被两个女子扶着,哭得正伤心,旁边还有几个大大小小的孩子,也跪在地上哭。

苦麦村并不大,这种规模的葬礼在村里算是比较大的了,参加的人很多,从他们的话里可以听出,死去的人名叫宗显扬,是个铁匠。

他为人忠厚,更是家里的顶梁柱,支撑起一家老少的生活,还经常免费给村里没钱的人家补补锅、翻新一下农具,风评非常好。

他去世了,家里人哭得非常伤心,许问却从这哭声以及周围人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些什么。

他给连林林使了个眼色,没有立刻上前,而是等到葬礼结束,找了两个人过来问情况。

许问他们是陌生脸的外乡人,那两个人本来有点警惕的,但看见两个孩子就有点放松,等到许问随手给他们修了修家里的破烂桌椅和饭碗茶桌之类,他们的态度突然一变,非常亲切而友好。

他们殷勤地说明了宗家的情况,包括面上可以直接看出来的,以及私下里猜测的。

村里人都在猜,宗显扬不是死了,是抛妻弃子,跟着别的女人跑了!

能让这么一个男人舍下这么大一家子,不知道是怎样的国色天香,村中暗地里早就已经传开了,对这个女人的来历身份诸多猜测,鬼怪妖魔狐狸精,落难佳人前朝公主,什么都有。

“但是村子就这么大,这样一个女人出现消失,总会有人看见啊。有人见过吗?”连林林忍不住问。

“那没有。”面对同样的问题,两个不同时候询问的人一起摇头。

村子里这件事人尽皆知,所有人都竖着耳朵,把前后风声传了个遍。

虽然故事是这样传的,但村里确实没有陌生女人出现过。

“陌生男人呢?还有,既然没有人看见有女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传闻出来,总有个原因的吧?”连林林非常纳闷。

陌生男人确实有,一两个月前,有一个货郎经过,不是他们常见的那个,是张生面孔。

宗显扬是铁匠,除了给村里打东西以外,经常会另外打一些东西,让货郎来的时候进货。

所以那货郎理所当然地跟他见了面,关系似乎不错,这两个人都见过他俩在村头蹲在一起说话。

之后货郎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宗显扬就“死”了。

许问听完,思考了一阵子,突然问道:“宗铁匠的铺子在哪里,能带我们去看看吗?”

…………

宗家铁匠铺位于村东的一棵大柳树旁边,临着一条小河。

宗家生活确实不错,铁匠铺修得非常齐整,青砖黑瓦,非常敞亮的三间大屋,走过去就能看见。

屋前有个年轻人,在之前的“葬礼”上见过。

他愁眉苦脸地坐在一个小板凳上,许问记得他在“葬礼”上所站的位置,应该是宗显扬的长子,宗家新的户主。

“如果真的只是跟女人跑了,为什么要说是死了呢?”许问皱着眉,轻声问连林林。

“应该是走之前做了什么手段,走得非常决绝……”连林林猜测。

他们走到跟前,自称是来进货的,问宗显扬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可以卖。

那年轻人一听大喜,连忙领他们进去,道:“你们也是听说我爹的名声来的吧?不是我吹,我爹是这十里八乡最好的铁匠!来来来,他确实留下了一些东西,你们看要不要。”

说着他叹了口气,小声嘀咕,“这些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古里古怪的。”

他领着他们去了东边那间屋,墙上钉着很多钉子,上面有一些挂过东西的痕迹,应当是曾经打出来的铁器,已经卖掉了,所以空着。

但除此以外,还有一些木架,上面摆着一些东西,全是铜铁打造的。

许问看见这些,眼睛突然间睁大,轻轻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明白了!

宗显扬,也是跟郭.平一样,是一个“失踪的工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