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912 刹那

匠心 沙包 2677 2021-09-07 00:44

十分钟在这个世界只是一刹那。

连林林是个非常敏感的女孩,再加上她对许问确实是足够的关注,刹那之间的变化就被她敏锐地捕捉到了。

只是短短的一刻,但他们现在还停留在连天青身边,对比实在太鲜明了。

那一瞬间的许问,跟躺在床上的连天青极其相似,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好像沉睡了一样,但是怎么叫都叫不醒,碰触的时候会有一种隔阂感,仿佛明明近在眼前,实际却位于不可触及的异乡一般。

这让连林林非常恐慌,连天青已经变成了这样了,万一许问……

还好许问不一样,他马上就回来了,那种异状只是一刹那。

但到现在,连林林的心仍然跳得很快。

她想起许问跟她说过的话。

最先开始不是这样的,最先开始,他无论来往于哪边的世界,另一边时间都是停止的。那种感觉,就像这两个世界,都是为了他一个人而存在的。

许问跟她说起的时候有点担忧,觉得这样不好,感觉这边的世界没有独立性一样。

但连林林却觉得非常妙。这样的话,岂不是相当于许问过了两段人生?她就是为了他而存在的,那又怎么样呢?有什么不好的?

但现在,这边的时间真的流动了,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许问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万一有一天,他从自己的眼前彻底消失,再也无法出现,再也无法像现在这样对着自己笑,给自己讲大千世界,无数奇妙的事情,再也看不见他专注沉浸的眼神……

连林林猛地伸出手,拉住了许问的袖子。

“别走。”她说。

许问比连林林更早意识到这件事情,这也是他一开始不愿意去想两人之间可能性的主要原因。

但现在,他只能拍着连林林的手,轻声安慰:“放心,我不会走的。”

连林林露出笑容,眼中却没有笑意。

两人都知道,这句安慰其实有多勉强。

他们到现在也不知道世界的真相,世事怎可能如他们所想的那样发展?

不过两人都没什么时间伤春悲秋,他们还有很多事要做。

城里的物资还比较齐全,但蔬菜之类的东西剩得不多,连林林挖春笋不纯是为了自己吃,而是要处理好送到城里去的。

许问比她更忙,刚出来不久就被叫回了县衙,皇帝对他刚刚呈现上来的这个奏折非常重视,召集了很多相关方面的工匠大师和其他官员,要抓紧时间把这件事商议出一个结果出来。

再不久,许问来不及跟连林林道别,又离开了逢春城,前往承恩渠预定的区域进行实地考察。

出城的时候,许问正好碰见了岳云罗回来。

两人都坐在马上,一个往城里去,一个往城外走。他们没有交谈,只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离开时,许问回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在心里想,皇帝、睡着的连天青、连林林此时都在逢春城里,不知道她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不过他有正事要办,心里虽然还有点担心林林,但也没办法留下。

这一次,他们所走的区域会比之前许问走过一次的更广,会一直走到汾河流域,正式观测这一带的地形,确定许问提交的方案到底可不可行。

至今,皇帝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要此事可行,那便行之。

他们用了一个月时间,几乎是用脚丈量完了这一片土地。

一个月后,他们回到了逢春城。

其实一个月有点紧,但皇帝给了他们时间限制。

由于突发地震,皇帝现在已经剥去特使的身份,正式出现在西漠逢春城。

他这样的身份,当然不可能一直呆在西漠这样的偏远之地,一个月出头已是极限。

所以许问他们必须在他离开之前回来,不然方案寄交京城,来回路上都要花很多时间,白白延续了时机。

许问他们回到逢春城的时候,是一个雨后的傍晚。

西漠其实总体来说比较干旱的,但最近很奇怪,雨水特别多,许问他们出门在外,有一半的时间都是淋着雨赶路的,给他们造成了不少麻烦。

回来的路上也下起了大雨,他们披着雨披、戴着斗笠赶路,只能低低地埋着头,做足了防护措施,结果还是一脸一身的水,全湿透了。

大雨交加,雨披斗笠里非常气闷,很难受。好在快到逢春的时候雨停了,所有人都忙不迭地掀开斗笠,长长舒了一口气。

“最近雨真的多。”

进城的时候,许问听到两个闲汉坐在城门口唠嗑。

“好事啊,水多可以种种庄稼,这样说的话,今年的收成说不定也比去年要好!”另一个闲汉眉开眼笑,还伸手蘸了一点地上的雨水,放在嘴里尝了尝,喜孜孜地眯起了眼睛。

“这倒是。不过老这么湿湿的,身上感觉不舒服。”前面那人说。

“那就是不习惯。我听说南边都是这样的,姑娘家的肌肤都水嫩嫩的,就是被这水汽养的!”后面那个闲汉说得真像自己亲眼看到过一样。

“那我们这里雨下得多了,我那婆娘是不是也得生嫩一点?”

“说不定呢?总之,这是好事!”

说话间,雨又下起来了。不过这一次只是细细蒙蒙的小雨,雾气一样泼洒在空气中。

许问他们没有戴斗笠,穿过了城门。

“最近雨确实多,我在这边住了三十多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况。”许问身边一个中年匠人说,他是河道工,姓刑,这次跟他一起出去堪测地形,两人已经很熟了。

“嗯。”许问看了看天色,突然听见身后传来声音,叫道:“许问!”

这声音很特别,柔美中带着一些沙哑,中间又透着一抹金属质感,非常特别。

许问马上就听出来是谁了,牵着马转身,叫道:“岳夫人。”

岳云罗也骑着马,栗色的大马,跟许问离开时撞见的样子一模一样。

她一声不吭,从马侧边的行囊里拿出一个竹筒,递给了许问。

许问接过来打开,还没看清里面的东西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再看过去的时候,几乎透明的颜色,微微荡漾,质地非常澄清。

许问深吸一口气,问道:“煤油?”

“是。”岳云罗回答。

其实走之前,许问就知道他们已经用蒸馏法将原油进行一次加工,提炼出了一些成品与半成品。

当时也提炼出了煤油,但是质量非常低,里面有大量混合物,燃烧的时候产生浓郁的黑烟,基本上没法直接使用。

而现在,不过一个月时间,他们就已经把煤油质量提升到了这种地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