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300 你最清楚

匠心 沙包 2551 2021-09-07 00:44

许问一轮问话在幽静的前院中震响,这是积累在他心中未解的迷惑。

荆承只是注视着他,没有离开也没有打断,直到他把话全部说完,声音开始在空间里渐渐消散的时候,他才缓缓问道:“那你觉得……应该怎么修?”

许问没有马上回答。

他低下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渐渐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之前想的不对。”

其实最初他对“修好许宅”这件事情并没有完整的概念。修成什么样算修好,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开始修,他其实是不清楚的。

后来到了班门世界,拜连天青为师。

连天青从一早开始教他的就是“修旧如旧”,原先是什么样,后面就应该修成什么样,就算是陈旧的感觉也应该模拟出来,“老物件儿就是老物件儿”。

之后他看过威尼斯宪章,对这个概念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当时他还挺惊讶为什么连天青的思路会这么先进。

当时,他也理所当然地接受了这样的理论,上一套四把官帽椅就是严格按照这样的标准修复的。

现在他也不反对这套理论,尤其是这次回来,开始修复紫檀百子拔步床的时候,他突然有了全新的感受。

他一边修复,一边仿佛从作品里感受到了原先制作他的那个人。

当初那名灵气四溢的工匠,他在想着什么,他有着什么样的思路,他想打造出什么样的作品……

许问仿佛来到了他的背后,与他一起工作。

他突然间意识到了连天青要求这样修复的意图。

每一件作品后面都是一个或者许多个人,原样修复就是感受他们的存在,感受他们的生活,感受他们贯穿古今的灵感与才华。

越是优秀的作品,它的“灵魂”就越是鲜明,原样修复,就是尊重他们,与他们沟通的过程。

这种感受很有意思,许问清晰地体会到了,他也很享受。

但是,时代是在不断向前进步的,新的工具、新的工艺、新的审美……

为什么这样的修复只能是单方面的追随,而不能是一次平等的交流?

这次院试,他用一次“更优秀的复制”提炼了刘胡子烫样模型中的气质,拿到了头名。

然而这个想法并不是因为这次“成功”而诞生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当时的成品有误打误撞的运气因素,再来一次,他未必能再做出来。

他自身的优势与兴趣,也并非在这样的创作上。

所以,当时连天青问他选修复还是选创作,他并没有太多的犹豫。

但是修复旧的东西、尤其是像许宅这样的老宅子的时候,为什么不能加进新的东西?

时代在变化,且不说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班门世界自身也在肉眼可见地发生剧变。

在这个世界,传统手艺正在渐渐枯竭,濒临断绝。但像百里启这样的人的存在,又给许问带来了一些全新的思路……

他断断续续地说着,竭力把心中那些还没有完全成形的思路说给对面的人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清楚了没有。

荆承一开始只是站定了听,后来靠在廊柱上,半个身体隐没在屋檐的阴影下,看不清表情。

许问说了很长时间,总觉得没有讲清楚自己想说的。最后他摇摇头,吐了口气:“到现在为止,我也没办法给这座许宅断代。这样的话,它的历史价值就是不存在的。那么修复它,需要保留下来的东西是什么呢?”

许问抬起头,目光穿过前廊,穿过荆承的身体,看向了更广阔的地方,安静了下来。

“修复许宅……是你曾祖父的遗愿。”又过了一会儿,荆承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一种冷冽的质感,但听上去却比以前多了一点亲近的意味,“他有什么样的想法,想向什么样的方向修复,那都是他的意思。没有什么一定不一定的,你只要照他的想法去做就行了。”

许问愣住了。

自从他发现这是一座鬼宅之后,曾祖父继承之类的对他来说都变成了鬼话,只是一个说法,是完全不需要去记住去考虑的事情。

结果这时候荆承又提起了这茬,好像这事真的存在过一样。

但是谁家的长辈会这样坑自己孩子?无凭无据的,他又去哪里知道这位曾祖父的想法?

荆承说完就要走,许问上前两步叫道:“这样就完了?人不在了,就没本笔记信件什么的吗?”

荆承站定脚步,摇了摇头。他回过头来,深黑的眼睛注视着许问:“他是你亲人,他想要什么你最清楚……你想要什么,他恐怕也会体谅一二。”

他的目光仿佛一场穿越时光的狂风,将许问卷了进去。

当许问回过神来的时候,荆承已经消失了。

“什么亲人……从来都没见过面,都不知道有这个人的,我怎么知道他想要什么。人都已经不在了,又怎么来体谅我?”许问耙了耙头发,有点懊恼地自语。

他叉着腰,再次看向眼前的许宅。

暮光已过,夜色将临,一轮新月从天边斜斜升起,将一切笼罩在朦胧的阴影中。

许问在心里勾勒着整座许宅的面貌,遥想着它未来应有的模样。

最后,他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隐约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那就这样吧。”

荆承踏着野草走到了后院。

这里的草太久没有清理过了,长长短短地没过了膝盖,锋利的草叶边缘掠过他的小腿,在上面留下红色的痕迹。

伴随着他的步伐,他的身体时而透明,时而凝实,极不稳定。

而他身体的每一次变化,都似乎有无数影像如狂风般猛掠而过,看不清楚分不出来,更令人觉得异质。

他走到池塘旁边,俯视下方,身形宁定下来。

草丛里有一只黑猫,正在用爪子玩弄一只翻了肚皮的小乌龟。它好像没感觉到荆承来了,仍然兴致勃勃地把它往离水更远的地方推。

“我说的其实也没错是吧。”荆承自言自语,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自嘲。

这句话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又明显地扭曲了一下,球球回过头,喵地叫了一声。

“真的挺有意思。”荆承伸手,摸了摸球球的小脑袋,手势温柔,“我还以为他要输了呢。”

小乌龟趁着球球没注意,伸开四肢翻了身想跑,球球头也不低一下,一伸爪子,又把它给按住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