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76 本心

匠心 沙包 2377 2021-09-07 00:44

孙博然的手停住,考生们的心刹那间悬了起来,感受到了风雨欲来的味道。

刘胡子从马扎上缓缓站了起来,走到一个箱子旁边,低头往里看。

里面华丽的龙纹鎏着金粉,在阳光下散发着刺眼的光芒,让刘胡子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

“我都搞不清楚了,这到底是我过寿,还是他孙博然过寿。”刘胡子冷言轻语,话里带着明显的讥讽。

无数道目光下意识地看向孙博然,孙博然苦笑着,向师父拱手道:“是徒儿不好……”

“你不好在哪里?”刘胡子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怪你当上了朝廷大官,还当了劳什子主考官,这些大的小的都要看你的脸色行事?”

他望向垃圾场外面缩得像鹌鹑一样的考生们,一指那些堆得大大小小的箱子:“老头子住锅响巷,我就问你们,锅响巷哪间屋子有这么大地方可以放这么多东西?”

“老头子一辈子住在桐和府没出去过,打的全是街里乡亲天天要用的家什,这些什么龙啊凤啊屏风啊隔扇啊,我见都没见过。送这些给我,有个卵子用?”刘胡子重重一拍岑小衣那扇屏风,下六木很轻,剧烈地摇晃了几下,险些被推倒。

考生们低着头不说话,但放眼看过去,好几个人脸上都写着“我怎么知道你喜欢什么”。

“你们是觉得老头子就是一个快入土的老货,又不出名,要不是仗着一个好徒弟鸡犬升天,谁知道你是谁?”刘胡子一眼看出他们的想法,说得非常刻薄。

“我呸!”刘胡子看着他们的表情,重重一口唾沫吐在了地上,像是一颗钉子扎进了土里一样,溅起了一片尘土。

“也想想你们的身份!什么徒工试,什么百工试,说到底你们都还是匠人!匠人就要有匠人的本份,做东西知道,连主家要什么都没搞清楚,做个屁的做!”

刘胡子年纪虽大,但中气十足,声音虽然像破锣一样,但重重敲响在每个人的耳边,甚至有些痛心疾首。

“问问你们自己,在听到孙博然要你们送礼的时候,你们心里想的是什么?终于有个机会可以拍主考官的马屁了?终于有机会在主考官面前露露脸了?”刘胡子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胸膛,问道,“还是本着一个匠人的心,好好地、踏踏实实地去做一件东西?”

考生们彻底没有了话语。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或者认同刘胡子的话,甚至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他不过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主考官发话要收礼,他们这些做考生的就是人在屋檐下,当然得好好低头了。

但许问却抬起了头,紧紧地注视着前方不远处的老人,看着他痛心到扭曲的表情,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也看见了他身后孙博然蠕动的嘴唇与脸上的震动。

许问突然发现,在此之前,他的心也不是不浮躁的。

甚至因为从另一个世界获得的优势,他在看待这个世界的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带上一些优越感,有一些居高临下的态度。

但刘胡子这几句话,却像是一记重锤,直接把他从云端砸进了地上,让他开始重新审视与思考一些东西。

“朝廷开百工试,这是好事。”刘胡子声音渐低,比之前平和了一些。

“我年轻时候哪想得到,我们这种手艺人,竟然也有了当官的机会,能出人头地了。但是当了官,就不是手艺人了吗?除了手艺,我们还会什么?”

刘胡子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先别说朝廷只取少数人,就算这少数人当了官,还不是一样要靠手艺吃饭!朝廷开了百工试,我们就能忘本了吗!”

他一转头,看见刚刚打开来摆放在后面的那些屏风箱笼,突然再次怒气勃发,“还只是给人当徒弟的,就学了这一套偷鸡摸狗、投机取巧的本事,还怎么当个真正的手艺人?考什么百工试,直接滚蛋算球!”

他一声暴吼,一脚踢翻了旁边的一把龙凤呈祥太师椅。

他年纪毕竟大了,身板再怎么好也不可能跟年轻人一样,这一脚动作太大,他一个收势不及,险些跌倒。

孙博然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去扶他,手肘一带,就把许问和吕城的那个盒子撞到地上去了。

这盒子的盒盖并没有锁得很好,里面的东西乒里乓啷掉在地上,散了一地。

孙博然完全没留意,他忙着把自己的老师父扶起来,一边还在埋怨:“师父你这么大年纪,也让人省点心!不喜欢这东西是吧,就让我来踢啊!”说着,他也去踢了那把太师椅两脚,跟哄孩子似的。

此时,周围一片鸦雀无声,没一个人敢说话。

孙博然这一扶一骂,已经充分表明了他的态度。他绝对是站在自己师父这边的。

也就是说,他跟刘胡子一样,绝不赞同他们这样送礼,甚至来说,所谓的送礼其实只是一个考验,考的就是他们身为工匠的心性!

而这其中也真的有一些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仿佛有了一些触动。

“是我错了。”人群中,一个声音突然扬起,所有目光瞬间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岑小衣越众而出,状似诚恳地向刘胡子深深鞠了一躬:“刘师今日此言,令学生震聋发馈。回想之前学生所为,实在太过功利,失却了匠人本份。”

大部分工匠风吹日晒,长得都比较粗糙着急,岑小衣白净俊秀,在人群之中颇有些玉树临风的感觉。他注视着刘胡子,仿佛每一个字都发自肺腑:“朝廷这百工试,考的是匠人的技艺,亦是对技艺的一片真心。之前的我,实在是本末倒置了。”

他拱了拱手,道,“学生今日回去,定当洗心革面,认真研习。两月之后,以自己真实实力,求得为朝廷效力的机会!”

说完,他转过身,排开人群,头也不回地走了。

此时,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的背影,许问也在看着同样的方向。

他真的有点惊为天人了。

岑小衣这一番话这一转身就走,如果不是他有所觉悟发自内心的作法,那是真的有点牛逼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