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53 故人故事

匠心 沙包 3155 2021-09-07 00:44

“你也这么觉得?”许三凑过来,小声问许问。

他没有细说,但这时候不用说,他们也知道对方在说什么。

很明显许三也有所怀疑了。

工匠受匠籍束缚,不能随便迁移。到现在为止,他们只知道一个工匠可以不受这个限制,随便到处行走的,当然就是他们的师父连天青。

其余一些条件,技艺高超、遇到感兴趣的事情就无比专注,多少也跟他能挂得上钩。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个孩子。

虽然吴可铭跟他们住了一年也没办法确定这孩子是男是女,但年龄对得上,相貌对得上,名字对得上……

让他们不得不再次想到连天青和连林林!

许问缓缓点头。

最近一段时间,他对匠籍的束缚认识得很深。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类似这样的政治制度是非常关键的,通常都会坚决执行,极少特例。

顶着这么多巧合,出现两个类似的特例?

许问觉得不太可能。

因此,有极大的可能,岳林就是连天青,连天青就是吴可铭口中那位半步天工!

拜这样的一个人为师,跟从他学艺,真的是一件又意外又幸运的事。但许问更关心的,是其中另一些细节。

照吴可铭的描述,岳林有妻有子,夫妻还很恩爱,脾性相当投合。

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会仗着这个便利到处行走,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进行研究。

但多年之后,连天青为什么会独自带着女儿寄住小横村,在姚氏木坊当了个客座师傅,五年都未曾离开过一次?

他的妻子上哪里去了?

最关键的是,在吴可铭的画里,那个“林儿”拿着一块木头正在雕刻,表情相当专注。

据吴可铭所说,岳林偶尔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指导一下自己的孩子,超乎寻常地耐心。

而且也只有他的孩子,能在他专注研究的时候打断他,去问他一些问题。

那时候,脾气看上去很不好的那个男人总会停下来,耐心地回答她,那时候可是一点也看不出不耐烦的样子来。

也就是说,如果岳林真的就是连天青,那时候的连林林是可以学习木匠技艺的,岳林并不忌讳什么传男不传女之类的破事。

但后来的连林林怎么就不行了呢?

是因为那场不知何故的高烧?

延误了治疗,让她彻底失去了这方面的能力?

当然,这些猜测的前提就是岳林的确就是连天青,这点很有可能,但也没有切实的证据完全确定……

吴可铭不知道他们师兄弟的猜测,还在继续讲他的故事。

后面的故事就很简单了。

他们在天云山脚下住了下来,一住就是大半年,一直从春天住到了秋天。

岳林跟他们现在的想法一样,就是想要完全复原这座巨大的机关。

他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复原了其中的一部分,也就是不久前许问和孙四看见吴可铭借以上下的那个吊篮。

这个吊篮能接受一定份量的承重,能帮助这些份量的人和物上上下下。

岳林研究完成之后,制作了复原的设计图,开始进行修复。

在这个过程里,吴可铭和他口中的岳五娘――也就是岳林的妻子也在旁边动手帮忙。

很快吴可铭就非常惭愧地发现,在这方面,他比岳五娘差远了……

之前岳林研究机械残骸,对此进行复原设计的时候,岳五娘经常陪在他身边。

吴可铭没放在心上,觉得这不过是红袖添香之类的雅事。

但现在他才发现,其实并非如此,岳五娘是真正地在帮助她的丈夫!

她对工匠技艺、机械这些东西仿佛也有一种天生的敏感,落实到实操层面越是如此。

而且她天生力大无穷,力气比岳林和吴可铭这些大老爷儿们还要大。

于是,在实际修复这些机械的过程中,她起到的作用比他们俩大得多。

她根据岳林绘制出来的设计图,组装零件、将其固定到山壁上,爬高窜低的时候极为灵活。

吴可铭一开始看到的时候惊呆了,下意识地去看岳林。

岳林面带微笑,一点也不介意,反而好像有点骄傲的样子……

吴可铭越发觉得看不透实验室地夫妻了,但不知怎地,心里的羡慕也越来越浓了。

在妻子的大力帮助下,岳林完成了下半段的机关,吴可铭全程陪同旁观。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非常清楚岳林的实力,以及这机关中间的难度。

岳林这么厉害的一个人,都做了这么久,才只完成了一部分?

想要展现它的全貌,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岳林完成机关,需要一个人亲自实践,岳五娘主动请缨,但最终还是吴可铭拔得头筹。

他觉得自己前面做的事情实在太少了,很不好意思,而且他对这个机关非常感兴趣,很想第一个试试。

这样一个机关刚完成的时候是最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摔死,虽然他们前面用石头什么的做了实验也一样。

毕竟那是死物,人是活的,万一在上面动了一下,失去了平衡怎么办?

但吴可铭非常坚持,也是真的好奇,岳林随便劝了几句没劝动,就答应了。

这时吴可铭留意到,岳五娘第一次对着他露出了欣赏的目光,那一刻,吴可铭几乎有点受宠若惊。

吴可铭乘着吊篮上去了,看见了上方的平台。

这个平台的视角很怪,与山壁融为一体,在下面是看不见的,上去了才能看见。

吴可铭在平台旁边发现了山洞,下去告诉了岳林他们,三人一起上来,顺着山洞上去,找到了石壁居。

那时候,石壁居往山洞的那道门是关着的,同样设计了机关,必须要解开机关才能把它打开。

不用说,这也是岳林完成的。

石壁居下面的山洞可以直接走上来,当时旁边的机关和轨道损坏得都非常严重,还是岳五娘先意识到了有机关的存在,他们才有意去找,然后找到的。

不过这一次,岳林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在这处机关上。

他被石壁居吸引住了,不断留连,不能自已。

倒是岳五娘明显对那些运输机关更感兴趣,难得的花费了更多时间在这上面,而不是陪伴在丈夫身边。

吴可铭当然也是更喜欢石壁居的,那时候石壁居的情况比现在更差,风化开裂,植物的根须渗入其中,把破坏扩得更大。

他跟岳林一起行走其中,不可避免地开始讨论应该怎么修复它。

修复它需要各种材料,石壁居地形特殊,材料运输不便,于是问题又回到了这个机关上。

岳林回到下面的山洞里,继续研究那个机关,很明显是想恢复它的功用,用来运输材料,修复石壁居。

这与吴可铭的想法不谋而合,吴可铭积极提供了更多的帮助,同时绘制了大量的石壁居各个角度的画。

在这个过程里,他与岳林一家的关系越来越好,在某一个秋日一时兴起,画下了突破之作的那幅小画。

正当他自得之时,岳林随手取过孩子手里把玩的小木块,将其做成一个小小的木雕。

吴可铭被震住了,那一刻,他突然看见了自己未来的方向,知道了更高妙的境界是什么样的。

而这时,岳林在下山采买时接到了消息,匆匆找到他,说是有事要离开。

然后他和岳五娘带着孩子一起离开了,吴可铭独自一人在石壁居住了一段时间,每天对着这个木雕凝思,最后画出了他的成名作天云石居,从此声名鹊起,成为了一代大家。

而岳林一家离开之后再也没有回来,三年之后异象陡生,吴可铭明明不是工匠,也一样感应到了。

那一刻,他心领神会,正在晋升的这位天工,正是他三年前认识的那个岳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