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57 没事的

匠心 沙包 3236 2021-09-07 00:44

许问快马加鞭往绿林镇方向赶。

他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这个不难,大家沉浸在水泥的种种可能里,各自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未来水泥在新城的建设当中会起到非常广泛而重要的作用,所以秦连楹和阎箕也非常关注,需要进行种种测试,只稍微问了一下许问的去向,被他含糊了过去。

真正的难题是骑马……

两个世界他都还没尝试过骑马,看见马匹的时候有点发愁。

还好他长期练功,身体的柔韧性和平衡感都不错,翻身上马后没一会儿就适应了。

比较麻烦的是骑马走了一天之后,许问的两腿内侧被磨了无数血泡出来,他倒在驿站的床上的时候,才知道临走时荆南海给他的那一盒药膏是做什么用的……

他只在驿站稍微休息了一下就再次出发了,不眠不休地赶回了绿林镇,直奔竹笛巷十七号。

内城不能走马,许问快步走进巷子,最后几步几乎是在跑了。

在门口他撞见秦织锦,她抬头看着许问,脸上浮现出一些温和的安慰,但什么也没说,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要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许问也许还会紧张一下,但现在他已经知道连天青在哪里了,所以只是回以一笑,反而对秦织锦说了一句:“不用担心。”

秦织锦面上浮现出一丝惊讶,许问没再理会她,匆匆擦肩而过,跑进了院子里。

刚一进门,他就闻到浓浓的药味,没有哭声,气氛稍微有些压抑。

以连家父女的感情,连林林一定非常担心了吧……

许问心里一紧,跑进了正房。

檐下熬着药,房中空无一人,红木床上躺着连天青的……身体。

林林他人呢?

许问疑惑地看了一眼四周,放慢脚步,缓缓走了过去。

连天青的“灵魂”现在在哪里他当然是知道的,同时他也很好奇连天青的身体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房子没人住会空朽,人的身体呢?长时间处于空壳状态的话会不会有影响?

说起来,两个世界的时间完全分开来的,以他这个人为支点,是不是说只要他不回来,这个世界的时间就是停止的,连天青的身体就不会有变化?

许问走到架子床旁边,俯身去看。

师父面无表情,平躺在床上,双眼微闭,面色红润,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区别。

许问伸出手,悬在他鼻子下面,没有呼吸,试了下颈侧也没有心跳,身体机能仿佛已经完全停止。

这样在不知情的人看来是真的有点可怕,不知道能维持多长时间。

许问心里正在想着,突然听见门口传来一个声音,非常警惕地问道:“谁?!”

他站起转身,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一声轻泣,连林林呯的一声把手中木盆放到旁边架上,然后咚咚咚地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许问支棱着双手,一瞬间脑袋完全懵住了,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才好。

他的身体直挺挺的,感受着连林林的躯体在他怀里的微微起伏,她的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有些零乱的秀发扫在他的颈侧与耳边,痒痒的。

许问的脑袋空白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连林林是在哭,哭得很伤心。

他顿时慌乱起来。

相依为命的父亲突然倒下,许问又不在,其他师兄弟也服役去了,她最近一直一个人,一定又紧张又难过,还无人可以依靠吧。

想到这里,许问的心纠成一团,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到她的肩膀上,又轻轻拍了拍。

幸好我回来了……

他默默地心想,直到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小声说道:“林林,师父他没事的。”

“你,你骗我。”连林林哭得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抽抽答答地说,“他倒下去好几天了,没呼吸也没心跳,要不是身体一直没硬,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说着她哭得更伤心了。

“因为我在其他地方看见他了。”现在不是隐瞒的时候,许问没有犹豫,声音压得近乎耳语,在连林林耳边轻轻吐息。

“啊?”连林林暂时停止了哭泣,抬起头来茫然地看他。

刚才那一下她确实哭得非常厉害,现在鼻子脸蛋全部都红红的,眼睛也有点肿,完全不见平时的灵巧明亮,显得有点呆呆的。

许问心里非常柔软,掏出手帕来给她擦脸。

连林林仰着头让他擦,擦到一半就扒着他的胳膊急急忙忙地问:“我爹到底怎么了?你在哪看见他的?”

“嘘……”许问比了个手势,连林林的声音迅速压低,非常听话。

正好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一个人走到门外廊下,试了下药。

“是吴伯伯,这几天他跟我一起照料阿爹,织锦姐姐偶尔过来帮一下忙。”连林林小声说。

“哦。”许问点点头,突然意识到自己跟她站得实在太近了,不仅呼吸可闻,还嗅得到她衣服上的淡淡药香。

他连忙清了两下嗓子,往后退了一步。

连林林不知为何也脸红了,同样往后退了两步,跟他拉开了距离。

方才的软热气息陡然凉了下来,许问下意识屈伸了一下手掌,抑住心中的失落。

“我爹他……”连林林还惦记着许问说到一半的话,着急地问他。

许问伸手阻住,声音极低地说:“我回头再跟你说,总之你知道他现在没事就行了。”

“嗯……嗯!”连林林还是有点迷惑,但她极其信任许问,还是点了点头,拍了拍胸脯,道,“没事我就放心了,回头你一定要跟我说清楚啊!”

“嗯。”许问很清楚这个“说清楚”意味着什么,他微微一顿,还是答应了下来。

许问走到门口,叫道:“吴叔叔。”

“小许?”吴可铭正在试药的温度,转头看见他,意外地张大了眼睛,“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在天云山的吗?”

“有人通知了我师父的事情,我回来看看。”许问答道。

“通知你?这么远?谁?”吴可铭更加意外了,然后他迅速想到了可能的答案,张大了嘴巴,很快看了一眼刚刚走出门来的连林林。

连林林迷惑不解,许问也没有解释,他试了一下刚刚盛出来的药,知道这是用来擦身体保持皮肤活力的,于是跟着吴可铭一起忙碌了起来。

这种时候连林林不方便在场,就在外面窗下等着,距离很近,能听见他们说话。

擦药的时候,许问发现连天青现在的身体情况确实非常特别,药擦上去之后,会在他皮肤表面停留一小会,然后他的皮肤会泛出一层金光,金光过后,药水的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好像从不曾存在过一样。

“哎,又是这样。”吴可铭叹了口气。

“一直都是这样的?”许问问道。

“对,擦不进药,也喂不了东西吃,连水都不行。”连林林隔着窗户在外面说,“我们找了好几个大夫,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唉,郝爷爷也不在,不然让他看看,说不定能看出病因!”

连林林口中的郝爷爷是郝圣,当初帮许问治好了眼睛,医术非常神妙。

“郝爷爷在说不定也看不出来。”许问摇头。

“你看着一点也不紧张的样子,难不成知道原因?”吴可铭抬头看他,突然问道。

“是。”许问应道。

“嗯?”窗外的连林林突然转头,隔着窗户往里看。

这跟刚才说的不一样啊……

“什么原因?”吴可铭急切地说。

好友突然变成这样,他也是很紧张的。

“师父他应当是进入了天工第三境,即将晋升天工了。他的灵魂现在在另一处,感受那个与此处完全不同的世界。”许问道。

“就是天工洞里的那个世界?”吴可铭显然是听说过他们在天山看到的世界的。

“是。”许问点头。

“你怎么知道?”

“……我在梦中看见了。”

连林林立于窗下,仔细聆听,听见“梦中”两个字的时候,她的身体向门内的方向靠了一靠,若有所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