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896 帝师

匠心 沙包 2765 2021-09-07 00:44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话虽这样说,但只要有人稍有良知,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打心底有一些愧疚,开始怀疑自己以前到底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除此之外,许问也知道秦织锦为什么要这么做。

并不是完全的当个圣母,另外还有很深的考量。

关于这方面,他们以前就在茶余饭后聊起过很多次。

人与人之间可以深仇难恕,老死不相往来。但城与城之间呢?

还是这么靠近、几乎一衣带水的两座城市。

这就不仅仅只能依靠人的喜恶来行事了,就算是捏着鼻子,也要想办法弥合关系。

他们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本来就打算在逢春建好之后开始设法推进,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虽然是以一个谁也不想看见的方式来的。

退一万步来说,逢春和绿林隔得这么近,出事之前,两边年年嫁娶,血缘关系早就已经密不可分。

出事之后,两座城市虽然大体上断了交,但私下里亲戚朋友的还是会私下接济一些,也有人竭尽全力,为他们做了很多事情。

所以不管就哪个层面来说,他们都不可能放弃绿林镇,正好就着这个机会过来。

秦织锦的身份非常合适,她和倪天养都是绿林出身,算是大半个自己人,由他们出面,会更让绿林人觉得亲近。

她和倪天养的故事在绿林几乎人尽皆知,是不大不小两个名人。再她长得美,说话也好听,坐在盛放着大量货物的马车上居高临下又言语可亲地前来雪中送炭,是很能让人大受触动的。

效果也确实很好。

许问在一旁看完了全过程,悄悄对秦织锦比了个大拇指,秦织锦嫣然一笑,有点可爱的小得意。

他们很快就再没了交流的机会,各自陷入了忙碌。

绿林镇单就城市规模来说跟逢春差不多,但人口至少是逢春当前的三倍。

这一次地震造成大量房屋倒塌,这些人失去了安身立命之所。

绿林镇的这种房子建起来比较方便,但现在几乎人人身上带伤,还要照顾伤者,短时间内很难照应得过来。

许问思考着,查先生突然换了身衣服,又出现在他的身边,直截了当地问道:“你觉得把这些人迁去逢春怎么样?”

许问抬头。

他也正在想这件事,两人可以说是一拍即合。他点了点头,顺势跟查先生商量。

“理论上来说确实可行,逢春房屋一共1572座,其中不少为二至三层小楼,可容纳两到三户。逢春现有居民5691人,共982户,还有不少空屋。”这些数据许问想也不想,随口道来,熟悉得不行。

当初建逢春城的时候,他们就留出了余量。

逢春现存的人口确实不多,其中还有不少暂居的役工之类,但未来休养生息,人口数量必定会增加,必须要考虑进去。

而且在设计新城之初,许问考虑的是现代的开放性城市,没有城墙,可以不断向外扩建的那种。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还是建了城墙,但还是留出了空间拓展的余地。

也就是说,只要需要,逢春新城的房屋数量可以继续增加,容纳更多的人。

拥有这种前提,将一部分绿林人迁徙至逢春是完全可行的。

“第一桥若能修复,再加上流鱼村渡口重建,可以解决交通问题。再来我还有一个想法……”许问一边思考,一边缓缓说道。

“什么想法?”查先生追问。

“这个现在还不好说,我还需要再考察一下。”许问摇了摇头,没再说下去,转而问道,“但户籍方面怎么办?”

大周对居民户籍的管理非常严格,出入都要路引,严禁随意迁徙。

从绿林到逢春虽然距离不远,但形同一个城市对另一个城市的兼并,肯定是要上面同意的。

许问的金印只能进行临时的调遣,决定不了这种大事。

“这个嘛……”查先生犹豫了一会儿,苦笑一下,“我去求一下陛下,让他下个旨意吧。”

许问扬眉,查先生望着不知名的地方,过了好一会儿,长长吐出一口气,道:“算一算,我跟陛下也有三十多年没见了……”

…………

查先生跟着车先行回去了逢春,李晟跟他一起,送他回去的。

查先生的脸颊有些异样的红润,许问有点担心,额外叮嘱了李晟几句。

临行之前,李晟跟许问一起听查先生讲完了过去的故事,有些好奇又有些兴奋地小声问许问:“我该怎么叫他?查师爷吗?”

“也行啊。”许问笑着回答,又多看了查先生一眼。

“嗯!”李晟用力答应,照顾“师爷”上车的样子非常用心。

许问目送两人远去,第一桥还没修好,他们还是得走流鱼村。

据说流鱼村已经基本上安顿下来了,原先的平板大渡船重新安顿在了码头,秦织锦他们的车队就是用这渡船一趟一趟运过来的。

现在李晟带着查先生也将走这条路回去,预计傍晚才能到达。

许问转身往城内走,脑子里还想着查先生刚才说的话。

三十年前,查先生不到三十,风华正茂的年纪,中了状元,真正的春风得意。

结果他的人生从此开始跌宕起伏。

他点了御史,结果因为过于心直口快被人排挤,当了一个不受重视的皇子的老师,相当于是被边缘化了。

结果因为种种缘故,这皇子竟然意外上位,当上了皇帝。

眼看着查先生即将成为帝师,从此青云直上了,他却因为个人的一些事情,向皇帝求了恩典,辞去了官职,开始游历四方。

说到这里的时候,查先生沉默了一会儿,语焉不详。但从他的眼神与表情里就可以看出来,三十多年过去了,他还是没能完全释怀。

那之后,查先生彻底脱离了官场,游遍了大周各个地方,七年前来到了西漠。

“我本来只是暂时客居在逢春的,没想到遇到这么多事情,现在别人说我不是逢春人,我说不定还要跟他急呢!”

最后,查先生笑着总结。他不再多说,准备出发去做自己的事了。

查先生只是简述了一下过往经历,没有说得太细致。

这中间肯定还是有一些未尽之意,譬如皇帝隐瞒身份以特使的身份到这里来,他竟然能知道。这表示他虽然三十多年不在京城,某些联系却一直没有断掉。

再譬如,皇帝来了他就有意避开,当初显然并不是他说的那样和平分手。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如此,他仍愿意主动去向皇帝要求户籍迁移的事情……他仍然是他认识的那个查先生啊。

许问笑了,前方秦织锦正在跟连林林一起进行登记,分发衣物。倪天养站在他们旁边,盯着架起的火堆和上面的大缶发呆。

许问快步向他们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