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03 十里连窑

匠心 沙包 2587 2021-09-07 00:44

“爹,该走了!”

少女听见马车停下的声音,一声轻唤,自己则已经噔噔噔地跑到门口,把包袱甩到车上,笑眯眯地说:“左叔, 你好啊!”

少女的笑颜如阳光,语声又轻又软,云絮一样。

现在天色还未通明,厚厚的云层压在天空中,预计是个阴天。但少女这一笑,却像是太阳提前升起了一样,在寒风中让人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车辕上坐着一个长脸汉子,一腿屈起,一手拎着缰绳,意态十分悠闲。

他看着少女,愉悦地笑问:“你爹呢?”

“还坐在那里,看那边送过来的东西。”少女往屋里努了努嘴。

“那我们等他一会儿。”长脸汉子说。

他断眉鹰目,纵然大部分时间都面含春风,但略一冷下脸来就能让人感觉到一股森寒之意,戾气十足。

但此时,他坐定了说等一会儿的样子却非常温驯,好像屋子里的主人不出来,他就可以一直等下去一样。

少女透过土窗,看向屋内,她的父亲正盘膝坐在土炕上,凝神看手里的一卷东西。

他眉心紧凝,像是在疑惑,又像是在深思。

看完这部分,他的手放松了一下,移到了下一部分。

于是这部分的卷轴垂落下来,在少女面前露出了写在上面的内容。

那是一卷图纸,不知是从哪里临摹下来的,看着是一个长卷,其实是很多张图纸整合了连续起来的。

少女以前也见过不少图纸,甚至在父亲的指导下绘制过一些,但这个卷轴上的内容跟她常见的那些截然不同。

它们更简明、更系统,最关键的是,少女曾经在这些图形的旁边看到了一些更具体的说明。

少女仔细阅读过这些说明,她能感觉到,这其中涉及到了一些更本质的东西,这些东西,才是真正跟她习惯的那些截然不同的。这些东西她以前想都没有想过,但却能隐约感觉到它的价值,只是尚不能完整地表达出来。

她父亲当然也看出来了,这几天他几乎手不释卷,她已经很久没见他这样投入过了。

有一天,她父亲暂时掩卷,若有所思地自语道:“他究竟是从哪里学来这些的?难不成真有生而知之者?难不成……一切兼有定数?”

她听懂了前半句话,听不懂后半句。但既使这样,仍有某种隐秘的骄傲从她心里升了起来,偶尔会忍不住透露在言语中。

又过了一会儿,她父亲终于记起今天马上就要出发的事情,收好东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很快马车启动,开始离开这座山村,往远处进发。

少女回头看了一眼,现在天色将明,薄蓝色的雾气充盈在村庄中,窑洞上方摇晃着白色的炊烟,宁静中带着一丝生气。

这里的窑洞与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它往里陷入,三面山壁如同三面墙,每面都有三到四层的弧形洞门。上层洞门外有条步道,步道外面花砖砌成半人高的护墙,墙上有砖/制的方盆,两边可以搭架种葡萄,中间可以种些小菜,非常方便。

“真是个好地方。”少女喃喃道。

“当初史光明可是五连山这一带最好的窑匠之一,十里村是他最终定居之地,也是他的巅峰之作。你以为十里村为什么叫这个名字?”父亲问她。

“不知道。”少女摇头。

“十里村窑洞洞洞相连,连续一共十里,故此得名。十里村建成第二年,有土匪进攻村庄,村民匿入洞中,山匪索而不可得。”父亲缓缓道。

“啊,真的没找到吗?一个也没有?”少女听故事听得眼睛发亮,追问道。

父亲颔首。

“住村子里的时候你怎么不跟我说呢,那我也可以进洞里去看看啊。”少女埋怨了一句,接着又是好奇,“土匪都找不到,那洞里肯定是曲里拐弯的,村里人自己不会迷路吗?”

“史光明留有详图,洞中暗处也自有指示。但十里村真正的隐秘之处,其实并不在此。”父亲说。

“那是什么?”少女好奇地问。

父亲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一笑。

“这是要考我了?”少女也跟着一笑,食指点着下巴开始思考。

想了一会儿,她突然眼睛一亮,右拳砸在了左掌的掌心:“我知道了!三层窑洞,大洞和小洞还是连在一起的,那支撑的地方肯定变少了!十里村真正了不起的,不是这十里的连洞……不对,不应该这么说,十里村了不起的,是这十里的连洞究竟是怎么撑住的!”

“无错。”女儿这么快就想到了关键,父亲露出了欣悦的笑容,“此中秘密是史光明的绝技,我始终未能得知。此次我特地来此,没想到他已经故去多年……”

父亲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是轻轻叹了口气。

………………

“十里村,姓史?”

史月娥跟着他们一起上路,罗大爷沉吟了一会儿,突然转头问道。

“对。”史月娥小心翼翼地回答。

“史光明跟你什么关系?”罗大爷问。

“是我爹,七年前就已经去世了。”史月娥很快回答。

“七年?可惜了。早就听说他的大名了,本来想着总会有机会见面的,没想到……”罗大爷有点遗憾。

“这片大山叫五连山,史光明是五连山出了名的匠工,最擅连窑,有一手绝活。他建的连窑能十里连环,十里村就是因为这个得的名字。”他头也不回地介绍,明显是讲给许问他们听的。

“连窑,十里连环?是指窑洞相连,超过十里吗?”许问先有点不明白,但想到胡镇山随口跟他提过的窑洞基本常识,突然意识到了。

“是。”罗大爷点头。

“窑窑相连,那墙壁的受力面积就会变小,受力情况会变得特别复杂,他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许问瞬间想到了关键。

“呵呵,这个就是史光明真正的绝活了,除了他,谁也不知道。”许问的话里有很多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词语,罗大爷却奇异地听懂了,呵呵笑着说。

除了他谁也不知道?那他的女儿史月娥呢?

许问三人一起看向史月娥,女子连忙摇头:“我爹说了,这些东西传男不传女,不能留给我!”

“我记得你爹他不是只有一个闺女?”罗大爷诧异。

“嗯。”史月娥轻轻回答,没有多说。

罗大爷仰头望天,半晌后叹了口气。

许问没有说话,他看着旁边连绵土地和偶尔陡峭升起的石头,若有所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