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73 救世?

匠心 沙包 3444 2021-12-11 07:27

郭.平当然不是空口白话这样对张小山说的。

他同时还说出了许多名字,都是名声非常响亮,张小山足不出户也听说过的工匠大师的名字。

同时,他还拿出了一卷图纸,铺平在张小山面前。

这些工匠大师,是他未来共事的对象;而这卷图纸,是他们未来工作的蓝图。

对于张小山这种水平的匠师来说,再没有比与水平顶级、志同道合伙伴一起工作吸引力更大的事情了,更何况这卷图纸一拿出来,就把他深深吸引了进去!

郭.平是傍晚时分拿出这份图纸的,等到张小山回神的时候,外面余夜未尽,新一轮的太阳又要升起了。

旁边残烛仍然亮着,看上去已经换过好几次。

天色亮了又暗,暗了又亮,丫环进进出出的更换蜡烛,他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

至今,张小山对许问他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中犹残存着震撼与惊艳。

显然那一夜的感觉,至今也残留在他的心里,迟迟不能消散。

“什么样的图?”连林林好奇地问,“我们有机会看到吗?”

“郭.平走的时候就把它带走了,没有留下来。”张小山摇了摇头,片刻后又站了起来,打开旁边的橱柜,从里面拿出一卷纸,平铺在书桌上。

“这是郭.平走之后,我仿画的一幅。唔,画得不是太好,也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懂。”张小山说道。

这时候两个孩子已经去睡了,许问和连林林一听就站了起来,凑到书桌旁边去看。

看完两人就沉默了,对视一眼,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一般来说,工匠画的画不会差。

毕竟成为一个工匠,首要的要求就是对自己肢体和力量的控制性,不然根本不可能使用工具,精准到位地在材料上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能控制多种工具在木材和石头这样复杂的形体上完成巧妙的形状、精美的雕刻,当然也可以控制笔,在纸上完成各种各样的图形。

更别提,很多时候,完成雕刻之前,工匠需要先构思,用什么办法构思?

当然是绘制图纸了。

所以,许问和连林林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样的一个东西……

这究竟画的是什么?

只能看见一大堆弯弯曲曲、蚯蚓爬行一样的线条,还有漫天花雨一样散落的大量墨点子,完全看不懂这画的究竟是什么。

这哪叫“画得不是太好?”

说句老实话,景叶和景重这样的小孩子,也不可能比这画得更差了。

“咳。”张小山把画拿出来之后就在偷看他俩的脸色,这时候见势不妙,小心翼翼地问,“看得明白这是什么吗?”

“看不明白。”许问和连林林异口同声,一起摇头。

“其实还是挺清楚的嘛。”张小山讪讪地笑,指着图上那团乱糟糟的线条说,“这个,是山。这是山上的一座城,城是附属的,核心部位是座塔,上面是云,塔非常高,几能通天。”

别说,他这样指着一比,许问还真的看出了几分端倪,好像确实跟他说的差不多。

而这幅画,让他直接联想到了另一幅画面,他忍不住叫了出来:“圣城!”

他陡然间明白了过来,郭.平了叫了这么多人,栖凤赚了这么多钱,他们的目标其实是一致的,就是要去建青诺教传说里的那座圣城!

这样一个目标,真的能吸引这么多最顶级的工匠吗?

郭.平拿出来给张小山看的那幅画里,到底蕴藏着什么样的神奇魔力?

许问这样想,也直接这样问出来了。

“说不上来。”张小山端详着自己的画,自己仿佛也觉得不满意,摇了摇头说道。

他的画技有问题,审美又没问题,当然是知道自己的画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你们看见就知道了,它……真的很吸引人。通天神塔,真的要通天。你所有的能力、所有的本事,都能在这座塔上施展。而你每做一件事情,都能给它添加光彩,增强它的力量。最后……它必将光华四射,传颂于世。”

张小山看着自己的画,回想着郭.平展现在他眼前的那幅,缓缓说道。

许问听着他的话,也在想象。

他不知道一幅画是怎么表现出这么多的内容的,有多少是郭.平给他画下的大饼,但他相信张小山的话。这些工匠大师又不傻,基本上都是经验丰富、人生阅历也极其丰富的老手了,谁会轻易地被花言巧语就说动心?

必然只有那幅画,里面确实蕴含了某种力量,震撼了他们,吸引了他们,才让他们不顾一切地舍弃了那许多东西,令他们奔赴那个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前往的目标。

城也好,塔也好,必然都是他们觉得值得的。

这个时候,许问也非常想看到那幅画了。

“这是什么山?”他注视着张小山那些乱七八糟的线条,问道。

“没跟我说,我也不知道。当时他直说了,不会告诉我的,我想知道,就跟着他走。”张小山道。

“想也是,他们之前做了那么多事情,只要暴露行踪,必会被官府追查。他们当然是要保密的。”许问道。

“哦?他们做过什么事?”张小山问道。

许问刚到西漠就接触到了血曼教,关于他们的劣迹,真的是随口就能说出一大堆。

尤其是忘忧花,那真是流毒四方,后患无穷。

虽然很明显,这是明弗如出于自己的野心,带进青诺神教这个原始宗教里的,但明弗如死后,栖凤也仍然在助力此事。现在他们去建所谓圣城的基本资金,也是由此而来,上面几乎全带着血。

“什么?青诺教就是血曼教?”张小山当然不可能不知道血曼教,听见许问的话,震惊地坐直了身体。

“是。”许问很清楚这其中的前因后果,简略地给张小山讲了一下。

张小山表情严肃地听着,良久之后,长舒一口气,道:“难怪,我也是觉得不对劲。当时我就在想,你们准备做这么大的事情,钱从哪里来,朝廷知道吗?我直接就问了郭.平,他语焉不详,让我不用管这个,只说跟不跟他走。”

“你为什么没有去呢?”许问问道。

“我也没说不去。就是考虑的时间长了一点,他就走了。”张小山摊了摊手,说道。

接着他看到许问的眼神,无奈地说,“好吧,我本来也没打算去。他说的那个是还挺诱人的,但我不缺钱也不缺时间,懒得去陪他们玩这些把戏。再说了,我们福来村挺好的,我喜欢这里,不想去别处。”

许问的目光再次投向那个桌屏。

刨除作者本身的能力与创造力,单说景物本身,其实并不出奇。

花草云树山水虫兽。

但是从这每一个细节都可以看出来,创作者对这一草一木蕴藏的无比深刻的感情。

他热爱他的故乡,不想离开,虽然张小山确实对郭.平拿出来的那幅画非常动心,但他并没有因此改变自己的想法。

当然,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是张小山所处的阶层本来就跟其他人不一样,其他工匠日常生活中感觉到的种种痛苦与纠结的地方,张小山是没有感觉的。

成为一个工匠,或者说一个拥有工匠技艺的人,是他的喜好,也是他的选择。

他在这其中感受到的只有快乐,没有其他。

“竟然用忘忧花这种东西敛财,那些人的心肝简直黑透了!”张小山显然知道忘忧花是什么的,他的表情非常不满,声音里有着切齿的痛恨。

“所以,你其实不知道他们做了这样的事情?”连林林问。

“我要是知道,早私下通知官府把他们拿回去了!”张小山高声说道。

“那你觉得,其他那些人知道这事吗?”连林林又问。

“知道的可能性……不大。”张小山的声音压低了一些,思考片刻,承认道。

“那我们……”连林林眼睛一亮。

“别想了,你觉得他们会在乎这种事情吗?连自己的老婆孩子都不要了,他们的脑子里,只有他们想要的东西而已。”张小山嗤笑一声,说道。

连林林沉默了。

张小山说得对,她想得太美了,就她一路上听说的这些事情来看,也就是这样。

最简单的,家人都不要了,还要什么?

连林林不是不懂,但还是很难过。

“是,这些人道德感淡薄,眼里只有自己的目标,为了这个,杀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事……”许问一直安静地听着,这时,他突然开口说道。

“嘿嘿。”张小山笑了两声,轻描淡写地说,“确实。至少郭.平是。我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