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444 何不用石

匠心 沙包 2899 2021-09-07 00:44

吴可铭?

那位中年成名,画出天云石壁、使之名扬天下的大画家?

成名之后,他极其受人追棒,几乎每出的一幅画都会价值千金,还有人很不满足地去寻找他年轻时的作品,将其修复装裱,进行流通。

这样一个人,竟然出现在了这里,感觉还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饿着肚子修复这座石壁居?

当然,以他的名声和财力,有些事情的确会更好办……

路上才提到的人,现在就见到了,江望枫他们也很吃惊。

“你是画家?”江望枫直接问出来了。

“嗯?原来你们也知道我的名字。”吴可铭摸了摸下巴,表情微微有些自得。

“听说你年纪已经好大了,看着还挺年轻的嘛。”江望枫实话实说。

这也是许问想说的话。

吴可铭中年成名,名声在京城已经流传了一段时间了,许问还以为他至少五六十了。

不过现在看起来,他眼角是有不少皱纹,只是相貌俊朗,神完气足,相比起这个时代的人算是很不显老了。

“哈哈哈哈!”吴可铭大笑,“小兄弟你挺诚实的嘛。”

他更高兴了,一挥手,大声说,“来,我带你们参观一下这里。”

他刚一说完,迈步就走,也不理会许问他们的意见。

还好这些年轻人也的确是为了这个来的,真的老老实实跟在了后面。

“石不显旧,要说的话,我现在也不能判断这石居建于何年何月,只能说真的已经很久了。”吴可铭看着四周,笑容渐渐敛去,表情变得端肃而认真,思绪仿佛已经飘远,与漫长时光相合。

“如你们所见,这座石壁居是直接建在山壁上的。据我判断,这山腰原本就有一条宽窄合适的狭缝,还有这条山道,建它的那个人观此思变,依势而建。”

吴可铭一边说,一边指出一些地方给他们看。

石壁居建在山缝里,但大自然是自由的,不可能卡得那么严丝合缝。所以石壁居的缝隙里必然会有一些崎岖不平、尖利撕裂的地方作为证明而存在。

不过可以看得出来,石壁居的建筑者从容而细心,对这些地方也进行了一些处理,做了雕刻或者装饰,但仔细看的话,还是能看出一些痕迹。

“也就是说,当初建它的那个人就是在这里看见了一处石缝和一条山道,然后一时兴起,就盖了这么大一个石壁居?”江望枫张大嘴巴问。

“现在没有在这里发现任何碑刻铭文之类文字方面的介绍,暂时只能做出这样的判断。”吴可铭看着一副随随便便的样子,这时候却说得很谨慎。

“啊……太有趣了!”江望枫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笑了起来,拍着巴掌赞道,“这个人真是太有趣了,真可惜我晚生了这么多年,没能见到他。”

“不然呢?”吴可铭看他。

“当然是跟他一起修建这里了,给他打个下手!”江望枫笑嘻嘻地说。

“再在角落里偷偷留个名字?”吴可铭问。

“不用不用不用。”江望枫连连摆手,无比向往地道,“这座石壁居,就是最好的名字了!”

吴可铭愣住了,片刻后,他哈哈大笑,笑得无比畅快,眼泪都要从眼角的皱纹里渗出来了。

“你说得对!”他大声说,“是我想得狭了。还要留什么名字,这石壁居就是最好的名字!”

他难掩欣赏地看着江望枫,问道,“我很喜欢你,要拜我为师,跟我学画吗?”

许问扬了扬眉,想起当时他师父连天青随口提到的事情。

吴可铭这个人非常古怪,无父无母,无妻无子。成名之后很多人腆着脸上门,要拜他为师或者认他当干爹,吴可铭从来都是毫不留情地拒绝,毫不关心自己的一身技艺、万贯家财可能失传。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竟然主动要收江望枫为徒,看来他那句话,是真的投了他的心意。

“不用不用,我全家都是当木匠盖房子的,我也觉得木匠挺好,我很喜欢,不想改换门庭。不过……”他嘿嘿两声,笑得有点狡黠,“如果您愿意教我画画,我也很愿意学一学。”

“滑头。”吴可铭笑了一笑,没再继续纠缠这事,反而问道,“那待我来考考你,为什么盖房子要当木匠?当个石匠不好吗?”

“呃。”江望枫瞬间语塞。

他家是一品工坊,以木工为主。从小到大他接受的观念就是这个,至于为什么,他还从来没有想过。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琢磨一下啊。”这一路上,他们就在不停地学习,被提各种问题,被强迫思考,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这时江望枫也没有直接提问,而是自己先思考了起来。

吴可铭脚步一顿,有些意外,明显越发欣赏他了。

过了一会儿,方觉明先问:“我想到了一点,可以先回答吗?”

吴可铭看江望枫。江望枫仿佛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丝毫不以为异,只是用期待的目光盯着方觉明看。

那感觉,就像这事再正常不过了,只要先生同意,就应该由先想到的同学先答。

不,不仅是他这样,其他年轻人的表情也大致类似,这种平和与好学同在的感觉,真让吴可铭暗暗觉得有点纳罕。

“嗯,你说。”他面上丝毫不动声色,只是点了点头。

“首先肯定是因为木轻石重,木材更易于运输、处置。这方面石料就要难用多了。”方觉明说。

这是最容易想到的一点,旁边其他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第二点不是我自己想到的,是师父跟我说的。木为阳,石为阴,木居于天地之间,沟通人和。石与土地相接,沟通阴阳。所以木材建于人居,土石建于墓葬,大部分情况都是这样的。”方觉明又道。

“有见识!”吴可铭点头称赞,问道,“尊师是……”

“乡间一庙匠,没什么名气。”方觉明摇了摇头。

庙匠就是专门修庙的老师傅,算是专业工匠。他会格外重视这些也不奇怪。

不过说起来,方觉明以前仿佛也是个出家人,方才还俗不久,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乡间自藏龙卧虎,你师父技艺一定高明。”吴可铭赞了一句,又问道,“还有没有?”

“我也想起了一个,不知道能不能算。听说很多人,尤其是当官的还有读书人,盖房子的时候特别有讲究,必须要木的,要四平八稳,不能太豪华。他们都要这种的,其他人也会跟着学吧。”江望枫又想出来一条。

“的确是,圣人思修,崇尚简朴,圣人弟子当然亦要循之。这跟刚才这位小兄弟所说的第一点亦有关联。石料取之不易,既显劳民伤财。”吴可铭笑吟吟地说。

接着,江望枫他们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而且肉眼可见的,属于自己的思考越来越多。

吴可铭看着他们,笑意越来越浓,最后他对着他们摇摇手指,道:“还有关键一点,我猜你们没人能想到。”

没人能想到?

话说得太绝对就让人有点不服了啊,但他们想说的,刚才的确都已经说完了。

一时间,所有目光刷地一下集中在了许问身上。

他刚才只在聆听,还没有说过话。

这动作实在太整齐了,吴可铭也不由得看了过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