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55 不见

匠心 沙包 2476 2021-09-07 00:44

那声音非常奇妙。

它难以形容,像是无数工具一起敲打发出来的,锤、锯、斧、凿、刀,用在各种不同材料上,一起发出的声音。

但它们又绝对不乱,层次分明,徐徐递进,好像一首交响曲的各个声部,混合出了恢宏而灿烂的堂皇感。

仔细听过去,它的细处还有很多声音。风鸣鸟叫,虫吟水流,全部都是自然的声音。它被下方工具的声音烘托着,像是无数光与风的碎絮,飘浮在洪流的上方,时而飘落下来,与其完美地混合,不分彼此。

这声音持续的时间并不长,却完全地把许问吸引进去了。

就在它持续的这短短一段时间里,许问心中掠过无数明悟,灵感绝至沓来,无休无止。

但在这一瞬间,他突然也意识到了这声音是什么――天道鸣音!

顶级工匠晋升天工时,所有同行耳边会响起的那个声音!

当初知道这回事的时候,许问就倍感不可思议,觉得这太玄妙了,很难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

而现在,他陡然听到这个声音,却完全来不及去想它是怎么来的、是谁引发它的,只能完全地沉浸在里面,感受那如洪水一般汹涌扑过来的一波波领悟与感触。

天道鸣音,准确来说是天工鸣音,仿佛是对工匠的一种恩赐。

在晋升的同时、天工鸣音响起的时候,天工把它的毕生所学分享给了自己的后辈们,是心与心的接触,没有任何保留。

许问抬着头,贪婪地吸收着。要说的话,这个天工鸣音其实并没有直接给他灌输什么新的知识和技能,就是把他以前已经掌握了、或者现在正在思考的东西全部理了一遍,让晦涩不明的东西变成清楚,让没想透彻的逻辑开始理顺,同时让他回忆起了在两个世界所知所见所闻的所有细节,让他心潮澎湃,难以自己。

天工鸣音过去得很快,但这种强烈的情绪却没有马上消失,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他才渐渐回过神来,听见了周围的声音。

“许先生,你怎么了,没事吧?”一个人走到许问身边,关切地询问。是武斯恩。

许问今天早上开始工作前见了他一面,他给他换了新的地方,稍微交待了一下,后来再没见他人了。

其实许问知道屏风后面有很多人,屋外更多,无数道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但他并不在乎。这种东西都会影响到工作的话,只能说这个人定力太差,放到旧木场得是没饭吃的。

不过话是这样说,武斯恩和其他人确实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一直没来打扰过他,现在突然过来询问,可见刚才那一会儿他是真的表现得很异常了。

“没什么……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回来。”许问回过神来,匆匆扔下一句话,放下手中工具就出门了。

屏风后面的人给他让出道路,很多人都在行礼,非常尊敬。

放在平时,许问会礼貌地一一回礼,但现在,他只是匆匆一点头,目光扫过人堆,没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就匆匆穿过人群,继续往外走。

外面也很多人,见他出来纷纷行礼。今天也是个晴天,太阳很好,阳光晒在他们身上,烤出一阵白炽的焦热感。

许问眯了眯眼睛,还是没看见那个人。

师父不在?

会在这种时候引起天工鸣音的,除了连天青他想不到第二个人。

难道他这时候晋升天工了?

他怎么不见人影?

他为什么晋升?晋升完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突然不见,是因为回去了另一个世界吗?

“怎么了,许先生是有什么不舒服吗?”旁边一个人关心地问道。

许问的目光扫过那个又白又瘦的中年人,摇了摇头,紧接着又问道:“刚才,就是我出来之前,你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没有?什么样的声音?”白瘦中年人皱眉反问。

“很奇怪的声音,像一道河流,又像有很多人一起在耳边做活。”许问简单描述了一句。然后,他看了看白瘦中年人的表情,笑着转移了话题,“也许是我幻听了。抱歉,去一下洗手间。”

白瘦中年人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转头去问他身边的西装男:“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到处都是声音,你在说什么?”西装男没听见许问的话,奇怪地反问。

“嗯……”白瘦中年人陷入了深思。

卫生间在一丛修竹后面,修得安静幽雅,竹影横斜。

许问只是找借口走开,没打算真的上厕所。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试探着叫了一句:“师父?”

周围只有风声竹影,并无他人,更没有那道熟悉的影子。

许问皱着眉,正准备再叫两声,突然看见另外一个人从竹子后面转了出来,带着一贯地漠然,向他点了点头。

“荆承?”许问有些惊喜。荆承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完全不知道去哪了,许问还有点担心他呢,现在看见他回来,还是挺高兴的。

“你没事吧?”他打量荆承,发现他虽然不如刚见面时年轻,但还是维持在了一个比较稳定的状态,看上去还不错。

“嗯。连天青晋升天工,已经不在此处了。”荆承道。

“他回去了?”许问带着一点意料之中的感觉,又问。

“那也没有。”结果荆承出人意料地回答,“他不在此处,但仍在你身边,只是你看不见而已。”

“这是什么意思?”许问一怔,完全没听懂。

“等你也晋升了天工,你明白了。”荆承说。

他在我身边,然而我看不见,只有我也晋升了才能懂?

许问更加迷茫了,然而同时,他的心里又浮起了一个非常不祥的预感,问道:“那他能回去……回去那个世界,见到林林吗?”

“能,只要他自己愿意。”荆承简短回答。

“那就好。”许问松了口气。

其实他还有很多问题,但看这样子荆承也没打算回答他。

成为天工就能明白?

许问仰头看着天空,刚才天工鸣音那一瞬间的感受,至今仍然残留在他的脑海与身体中。

“我回去工作了。”他转身,也没跟荆承多说什么,回去了自己的工作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