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1 我买

匠心 沙包 2930 2021-09-07 00:44

一切都跟之前一模一样,荣显正站在他面前期待地看着他,想让他接下遁世收藏馆监理的工作。

旁边的人表情各异,陆家父子同样满怀期待,六器那边则表情有些复杂。

三名专家正在收拾东西,温莹玉转过头来好奇地看着许问,好像正在奇怪荣显为什么这么看重他。

停止的时间还没有开始流动,画面仍然凝固着,许问正在回忆离开之间发生的事情,球球轻巧无声地跳下去,硬把自己塞进了荣显的手里。

那会儿荣显正在拿球球当人质威胁他答应要求呢。

许问突然想起了这件事,忍不住笑了起来。而就在他一笑之间,时间开始流动,周围的人和景瞬间灵动起来。

“怎么样怎么样,快答应我吧!”荣显毫无所觉,继续盯着许问央求。

“好。”许问回视他,点点头,答应了。

荣显还准备继续说话,没想到许问答应得这么快,他愣了一下,顿时大喜:“好好好,太好了!秀秀姐,赶紧准备合同,赶紧的!”

他好像生怕许问反悔一样,急着要把他定下来。

许问其实已经决定了。

他对遁世这个项目本来就很有感情,之前拒绝是觉得自己能力不行。现在有了许宅这个学习外挂,这个问题也给他解决了。

李秀秀动作很快,这种合同他们早有模板。直接拿过来改了几个条款,许问确认没有问题,很爽快地直接签约了。

他这个监理更类似于顾问,比较自由,不需要一直呆在工地上,只需要审核方案、定期过去检查工程、在双方出现不可调和矛盾的时候进行判断与调解就行了。

这倒给了许问很大的自由,也很符合他现在的实际情况。

许问签完自己的名字,李秀秀走过来跟他握手。她仍然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许问,说:“今后的事情就拜托给你了。”

“嗯,我会尽力。”许问语气平淡,但非常诚恳。

遁世的事情处理完,陆立海直接松了口气。蓝一珉这边情绪复杂,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能出一个结果,就表示它能继续推进下去,也是一件好事。

只有刘斌愤愤不平,偷偷地瞪了许问好几眼,但许问一转过头去,他马上移开目光,完全不敢跟他对视。

班门和六器两边的人先后离开。

接下来的工艺既然已经确定了,后面要做的事情还多得是呢。

许问时间有限,他向荣显告辞,准备去做自己的事。

荣显张嘴就想留他,李秀秀则先一步打断,道:“你要去哪里,我派车送你。”

许问想了想没有拒绝,说:“市图书馆,麻烦了。”

“我家也有图书馆啊!”荣显连忙说。

“你家的图书馆比较偏专业一点,我想去更全面、系统性更强一点的地方看看。”许问说。

荣显一琢磨,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切,你就是嫌我家图书馆太小呗!”

许问无语:“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纪女士的图书馆建得非常精心,里面的专业类书籍非常多,恐怕连市级图书馆也比不上。

但许问现在除了传统细木制作以及修复之外,在这个学科里只算一个初学者。

初学者,就有初学者需要掌握的东西,许问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规划。

许问很坚持,荣显眼睛一转:“我跟你一起去!”

许问看着他, 默默地心想,这孩子一定没什么朋友吧……

许问被迫答应,荣显高兴了。这时李秀秀正让人把车直接开到了门口,就看见自家小少爷跟着许问一起过来,搂着那只黑猫高高兴兴地钻进车里,还记得把安全带系好。

她瞪大了眼睛,用看拐卖犯的眼神看着许问,许问只能无奈地笑。

“算了我跟你们……”李秀秀正打算跟着上车,身上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只能返身去接电话。

“快走快走!”荣显急着探身对司机说。

司机当然是听正牌雇主的,立刻发动了车。李秀秀听见声音回身,无奈地挥挥手,对着电话对面说:“……没什么,家里的小狗跑出去了。”

也不说电话对面那人在想什么,车里的荣显是真的很高兴。

他坐在后座上,搂着球球给它顺毛。许问坐在副驾驶座上,从后视镜里看他,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问道:“你平时不方便随便出门吗?”

“也不算。但秀秀姐老让我出门带人,谁耐烦后面跟一大堆保镖啊。”

“……李经理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光天化日之下,哪那么多不安全的事。”

荣显满不在乎,许问却发现,前面司机的表情格外警惕,他没有加入他们的对话,而是随时观察着四周,生怕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有钱人家的孩子,也不是那么好做的啊……

不过许问也不算太担心。以李秀秀的性格,会让荣显跟他一起出来,应该就是不会出问题的意思。

对了,有钱人家的孩子……这不是最好的询问对象吗?

许问正在琢磨怎么把那四张椅子出手换材料,意识到这件事,直接问荣显:“对了,你去过拍卖会吗?”

“什么拍卖会?”荣显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把梳子,专心地给球球梳毛,随口问道。

“拍卖古董家具的。我有四把椅子想出手。”许问没有隐瞒,直接说明了。

“什么椅子?”荣显好奇地问。

许问直接从手机里调出照片来给他看。

“官帽椅啊。这样式应该是明代的?还是后人仿制的?”荣显看了一眼照片,熟练地问。

“咦?你认得出来?”许问有些惊奇。

他给荣显讲课的时候,知道这小孩的历史是真的差,据他自己说是最讨厌死记硬背的东西了。

官帽椅不说生僻,也绝对不是高中历史的必修课,荣显竟然知道?

“我他妈也不想认识啊。”荣显像吃了苦瓜一样,脸扭曲成了一团,“我他妈从五岁起就背这些东西,一开始对着图片背,后来对着视频背,认不出来就不给饭吃。我他妈是个还没成年的宝宝!”

荣显强烈哭诉,满含血泪。

许问是真的很同情,问道:“谁逼你背的?”

“……纪女士。”荣显丧气。

“……那你的语言表述有点问题。背这些东西的是你,不是你他妈。”许问说。

荣显瞪了许问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刚才的语气助词,他瞬间泄了气:“你这笑话也太冷了……”

他又拿起许问的手机看了看,说,“这椅子看着品相不错,是什么木头的?”

“杉木。”

“杉木?很少见啊。不过杉木没有黄花梨贵,是真品的话,单张能卖个20到30之间。四张成套,价格要更高一点。拍卖可以报120底价,运气好可以拍到180到200。”荣显熟练地报价,习惯性地省掉了万字。

“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实际价格要看实物才好判断。不过这套椅子造型挺好的,应该很好起价,我们老爷子就最喜欢这种的。”荣显正要把手机交还给许问,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收回手又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半天。

过了一会儿,他再次抬起头来,问道,“这套椅子在哪里?能拿来给我看看吗?不错的话,180……不,200万我直接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