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784 血脉之间

匠心 沙包 2562 2021-09-07 00:44

四时堂无疑是许宅的集大成者。

许宅前面就已经很让人沉迷了,到了四时堂,更是令人呼吸都要停滞的美。

华夏庭园擅长方寸之间见天地,一步一成景。

四时堂是许宅保存得最完好的一处地方,在这方面尤其体现得淋漓尽致。

其实要说的话,很多园林方寸之间体现的并不是天地,只不过是一处小景。

但四时堂的确不一样,方寸确实很小,而天地也是足够的大。

从窗户看出去,天空、屋檐、造景,分割着景物,每一处都恰到好处,但又像是信手拈来,绝不匠气。

它无论艺术性还是技巧都高明得不可思议,在外面的时候,各位跟随而来的老师傅一边看,一边在各种不同的地方发现熟悉或不熟悉的技术,惊喜万分。

而到了这里,他们陡然间安静了下来,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蒙昧无知的时候,第一次看见那令人震撼的奇观造物或者建筑,感受到了来自心灵深处的触动一样。

他们分不出心去想这里用了什么技术,属于什么样的结构之类的了。

他们全身心地沉浸在这里,感受着那几乎可以称之为具有冲击力的美感,回忆起了自己最初的心情。

不光是他们,屏幕前的观众也几乎都差不多。

他们隔着一道屏幕,冲击感也相当于隔了一层,没那么震撼。

但透过许问的镜头与他的眼睛,他们看着四时堂的整体,看着它各部分的细节,有了一种更加隽永,更加细水长流的感受。

这个时候,直播间里几乎没有弹幕了,同样的,这些观众也不再分得出心去想别的,他们几乎连呼吸都要屏住了。

许问非常了解四时堂,知道怎么能够最大限度地呈现它的美。

为了这个,他之前就做了很多准备。

四时堂的光很暗,但亮堂堂的又会失去幽静古意的本色,所以打光也得非常讲究。

他研究了很长时间,请来了武斯恩的专业工作人员帮助,终于得到了最好的光感。

除此以外,他走动的步伐、摄像机朝向的角度,一切都是有讲究的,许问对这个不算了解,同样需要专业人士的指导与帮助。

武斯恩派来的人很惊讶,许问学得实在太快了,各方面都是一点就通,甚至很多时候,会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比他们的建议更好的拍摄方式和角度。

不愧是最顶级的工匠大师,他们赞不绝口,许问却只是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怎样把自己感受到的东西传达给别人,这是每一位尽全力打造自己作品的工匠都要考虑的问题,只是一个是制作,一个是拍摄,使用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摸索到这种共通之处,思路就清晰了,他当然会知道怎么办。

有意思,这整个世界仿佛都由同样的道理贯穿,不光是技艺技术,还有别的一些东西。

对于整个世界的理解,对于美的理解,对于感情感触,人心的理解……

“这就是四时堂。”许问把这份领悟保存在心里,用一句话做了总结。

就他这一句话,四时堂这三个字就仿佛刻进了屏幕内外所有人的心里,被他们记住了。

许问走到后院,红莲依旧,被四周杂草拱卫,散漫而热烈。

现在是九月,莲花开到这个时候是迟了一点,但也不算奇怪。

华夏园林本就讲究人造景观与自然景观的对应烘托,这莲花的艳丽喷涌一样映入眼帘,不仅没有与许宅的清冷寂寞产生冲突,反而更营造出了一种遗世独立的清净之美。

它也像是化开了四时堂带给大家的冲击,直播弹幕瞬间满屏,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抒发着自己强烈的情感。

其中一个呼吁最为清晰――

“这不一级保护,那还保护个啥啊!”

大部分人都是冲着许问,以及昨天一亿八的噱头来看今天的直播的。

他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一座古宅而已,不知来历,没有名人佚事,没有香艳故事,竟然给他们带来了这么强烈的情感与审美的冲击,让他们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华夏的文化,以及根植于自己血脉之中的那种共鸣!

他们开始打从心底痛惜它被破坏的现状,想要看见它被修复,甚至开始在微博和论坛等各处讨论它应该怎么被修复。

这世界上确实总是有聪明人的,关注这事的人太多,也有很多专业人士。他们思考这宅子应该怎么修,被修到什么程度才合适,讨论得非常热烈,也极其深入。

许问决定直播修复许宅其实算不上一时兴起,确实是深思熟虑过的。但只怕他自己也没想到,只是第一次直播而已,它就会带起这样的热度,引起这么广泛的关注。

这只能说,有些东西,本来就在大家心里,只是少了一个这样的机会把它发掘出来而已。

“今天的直播先到这里为止了。”

后院走完,整个许宅也看得差不多了。这里要说的话看着不是特别大,但细看下来可以赏玩的地方实在太多,一轮看下来竟然花了近两个小时。

“这也是许宅修复的第一次直播,就给大家抽个奖吧。”他说。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抽奖最吸引人。一瞬间,刚才流失到微博和其他论坛的人一个不剩全回来了,还带了很多人来,许问直播间的热度再次达到了顶峰。

“抽个小东西,我自己做的。”许问已经想好了,把他们带到了自己的临时工作间,台子上摆着一只小猫摆件,正拱起背,翘着尾巴,在伸懒腰。

这小猫须发皆全,活灵活现,生动得好像下一刻就会换个姿势一样。

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它是一个根雕,小猫的仪态动作甚至耳朵胡子,全是树根原有的部件,许问只是把它稍加塑形,“引”了出来而已。

这样一个根雕,能找到它的原型算是非常幸运,许问塑造它的手法更是妙到毫巅,猫的神态、动作、细节全都恰到好处,宛然在生。

这摆件只有半个巴掌大,可以说非常小,但它的价值一看即明,不言而喻!

“可以开始抽了。”许问早就已经准备好了,这时向旁边的工作人员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

他话音刚落,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是常思危的。

“这个抽奖,我们也可以参加吗?”

“我也正想问呢。”李三司跟着含笑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