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619 轩外人

匠心 沙包 2673 2021-09-07 00:44

“成,成了吗?”

许问走出山洞的时候,一眼看见明山。他抱着胳膊,在外面来回踱步,那样子简直就像一个在外面候产的爸爸。

然后看见两人出来,明山立刻抬头迎了上来,开口就是这样一句话,更像了。

许问忍俊不禁,明山守在外面当然是想看看会不会有人晋升的――在明家的记载里,天工常常是出来即成,有时候还在洞里外面就会感觉到鸣音,十分灵光。结果迎面看见许问这一笑,他跟着就愣住了,不明所以。

“没什么。”许问摇头。

“没成,我俩都没有晋升。”连天青淡淡瞥了许问一眼,摇头说明情况。

“哦……”明山有些失望,他长吁一口气,叹道,“没事,毕竟只能说是有一定的机会,没成也很正常。”

然后他一抬头,发现这对师徒脸上的表情都很正常,并没有因为没有晋升而感到失望。

他有些放松,也没有怀疑。毕竟天道鸣音是真的没有出现,在他们出来之前,他其实就已经知道他们俩失败了。

“天工果然很难,实力和运气缺一不可。在以往我流觞园的历史上,也仅有寥寥几位能够成功。”明山反过来安慰他们。

“嗯,有些事情还没有想通,以后再说吧。”连天青淡淡地说。

明山抬头,一愣。

这个话……有点意思啊。

怎么感觉他只要想晋升,随时都能成功似的?

“您刚才是一直守在外面吗?辛苦了。”许问慰问道。

“您二位进去了,我当然得负责任。也不辛苦,而且你们出来得也算早的。”明山笑着说,“以前明家人每次都得守到天亮的。”

几人一起抬头,看见头顶缺了一块的月亮与半屏星空。

连天青长久地注视着月亮,仿佛第一次看见它一样。然后,他的目光转移到星空上,更加的惊喜、向往。

许问想起刚才两人在山洞里说的话,其实没讲太多,但也稍微提到了登月、对宇宙的探索等等。

这对于一个对此毫无所知,甚至只有“天圆地方”等错误简单概念的古代人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冲击。

看来师父并没有怀疑他的说法,把这些东西都当作事实接受了下来。

以师父的能力,在接受这个全新的世界之后,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呢?

想到这里,许问真的非常期待了。

“那些事,你什么时候跟林林说?”许问正在想着,连天青一句话收回了他的心神。

明山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左右看看,不明所以。

“我要先理一下思路。”许问莫明地有些紧张,他想了想,慎重回答。

“嗯,在此之前,我不会跟她说。”连天青说。

“谢谢师父。”相较连天青对女儿的看重来说,这是极大的尊重了,许问听得出来,慎重道谢。

三人一起走出去,路上经过那两扇门,连天青和许问又忍不住停伫脚步,多看了几眼。

这两组字气魄非凡,但很明显并没有真正到达天工的境界,也许只有一步之遥。

这一步代表着什么呢?在成为天工,了解到世界的真相之前,他们想着什么,追求着什么?

师徒俩站在星空之下,保持着同样的动作,不知不觉就已出神。

明山就这样陪着他俩,好在没过多久两人就一起回神,连天青说道:“走吧。”

三人出了最前面一道门,立刻看见外面火光隐隐,竟然围了不少人,全是流觞会的与会大师。

天工是最顶级的工匠,“天工无惑”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连天青和许问进去之后,所有人心里都悬着这个事,回去讨论了几句流觞会的事,还是放不下这边,聊着聊着就出来了,结果一看,几乎所有人都聚过来了。

许问他们一出来,所有目光集中了过来,眼中含着期待。

连林林刚刚才到,小跑到人群旁边,没有往里挤,只是眼睛亮亮的,向这边挥了挥手。

许问第一时间看见她,心中一动。

他有一种感觉,他们有没有晋升成天工仿佛对连林林来说没有任何区别,她只要看见他们就已经很开心了。

“没有成功。”明山摇头。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刘万阁摆了一下手,眼中仍然含着期待,“但是天工心得究竟是什么?天工无惑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工晋升会有鸣音,现在大家都没感应,谁都知道没晋升成功。但是天工心得就在那里,没成功也应该有些感想吧?

“找个地方坐下来说。”连天青想了一想,对许问点点头。

连天青的意思是……许问一怔,突然有些激动。

流觞园当然是不缺地方,明山很快就安排好了。

是一处敞轩,位于金顶河一段舒缓的河面旁边,四面窗扇微敞,轩内燃着火盆,驱逐了寒气,也不会显得气闷。

一群人围坐在火盆旁边,火光映亮了他们的面孔与眼睛。

他们紧盯连天青和许问,等着他们接下来的话。

连天青会把人召集到这里,肯定是有话要说的,这必定与他们刚才在洞里看见的东西有关!

连天青坐定在正中央,明山和许问一左一右,连林林左右看看,小步跑过来坐在了她爹和许问身后靠中央的位置。

“林林中意你。”许问对着她笑了一笑,耳畔突然响起连天青的话,心跳陡然有些加速。

她喜欢我?

我也……我也……

他听着身后连林林轻浅却稳定的呼吸声,心乱了。

“连大师请说。”

明山还在派人上茶,向福至已经有些迫不及待地开了口。

“我曾有一次险些晋升。”连天青没有卖关子,开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件事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事实上除了除了倪天养这样的极少数人以外,他们当年几乎全部都有感应,对这件事已经好奇很久了,也一直很想问,就是没好意思。

大家又不熟,哪有当面问人家的失败的?

现在连天青竟然主动提起来了,所有人都是精神一振。

“当时我失败了,那是因为别的事情,跟技艺上的事无关。”连天青淡淡地说。

他外表冷淡,看上去有点漠然,这时说起过往的事也一派坦然,仿佛并不放在心上。

这时,敞轩外面,一条小舟轻轻巧巧地漂了过来,水声隐藏了它的踪迹。

轩外有人守着,伸手把小舟引过来,系在旁边。

舟上下来一人,顺着码头拾阶而上,走到轩外。

来人恰好听见了连天青这句话,动作停住,一时间没了动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