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512 严丝合缝

匠心 沙包 2635 2021-09-07 00:44

陶土、水、煤炭等各种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许问用水和土,制作陶坯。

他开始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其他人也没闲着,往窑里铺煤、继续处理切割材料、在刚刚圈出来的范围外面把剩下的那些奇怪机关搭建起来……

非常忙碌。

主审们也看出来了,这些工匠大部分人的实力都相当一般,就是乡村和街道里最常见的那种工匠,有一定的手艺,但很粗糙也很基础,仅仅只算是能做。

中间也有一些稍微强一点的,但大部分情况下,决定一支队伍实力的都不是它的长板而是短板,实力稍强的也会被跟着一起拉低,压根儿就发挥不出自己的水平来。

但这支队伍就不一样,他们仿佛事先就做好了准备,按照不同的水平和擅长的方向分了组,然后根据小组分配工作,各人做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而且管理者对他们的管理也非常有序,用最简单的口令、手势和一些旗语就能指挥他们,从不会让他们有茫然不知自己要干什么的时候。

这管理水平,很不一般啊……

主审观察四周的时候,许问已经麻利地准备好了陶胚。

当然能这么快,也是因为他做的东西很简单。

就是一些陶管,有大有小,分成了几个不同的型号,每个管都一头粗一头细,可以套接在一起。

陶管主要用作排水,是城市建设与高级房屋常用的配件。

不同的型号针对不同的用途,许问显然是早就规划好了的。

陶胚被小车运进倒焰窑,许问进去一一将其排列整齐,检查完煤炭。

出窑时,他站在原地,发了一会儿愣。

“有什么不对吗?”秦连楹敏感地问。

“胚入陶出,感觉倒焰窑出入不太方便,还要再改进一下。”许问若有所思地说。

不是担心烧制会出问题,在考虑下一步的改进?

这个人的脑子里一直在想着什么……

现在显然不是思考的时候,许问从胸口掏出一个小本子,把这个问题记了上去,放回本子开始封窑。

倒焰窑烧制陶器需要一段时间,许问拿了个滴漏,定好时间放在旁边。“时间能这么准?”明山问道。

“能的。这也是倒焰窑的优势之一,不同的时间烧制出来的成品效果也不一样,非常灵活。”许问回答。

明山若有所思地点头,把这点也记了下去。

“陶管的精细度要求不太高,这样烧制大概需要半个时辰,各位要看效果需要多等一会儿,也可以到时间再过来。”许问说。

“半个时辰……很短啊。我就在这里看。”明山说。

明山这样说了,其他人也索性留了下来,让人给搬了椅子,坐到一边。

许问没有陪着,说了声抱歉就去了另一边,带人对机关进行最后的组装。

这些机关围起来的大概有一个三丈见方的一个范围,不算很大,不可能像李全那边一样建一个完整的房屋。

“这是打算建什么?”明山问。

“看不出来。”秦连楹摇头。

不管要建什么,许问都显得很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不断发出指令,各小组组长迅速带着手下组员依令行事。

处理好的石块放到了传送带上,组长开启机关,旁边有人用脚踏动,传送带就开始运转,石块向前传输,从一个点到达了另一个点。第二个点有工匠接应,搬下石块放到现场。

整个过程非常便捷,完全不需要人手搬来搬去,好处非常明显。

荆南海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直起身子,身体前倾,表情明显发生了变化。

然而,让他们惊讶的这一切只是个开始,接下来许问他们做的大部分工作,都使用了这样奇奇怪怪、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的工具和机械。

而且它们带来的便利是肉眼可见的,极大地加快了整个工程的进度,也让工匠们省力多了。

这些人身上扎着明显的绷带,似乎受伤未愈,传闻中他们不久前受了鞭刑,现在正在服苦役。

伤势本来应该影响他们的状态,让他们行动略有不便。但使用这些工具,他们却能以这样的身体,轻易完成以前三四个、或者更多人才能一起完成的工作。

荆南海双指交叉,目光不断扫过眼前一切。

他有点兴奋了。

在他身边,明山正在奋笔疾书,把眼前从未见过的一切记录下来。

秦连楹则默默地看着,他的注意力着意落在几个点上,眉宇间似乎隐约有些忧虑。

半个时辰后,滴漏发出卡哒一声响,许问抬起头来,走到陶窑旁边,开窑取陶。

窑门打开,热气伴随着火星喷薄而出,主审们不仅没有后退,反而纷纷又往前走了两步,眯眼去看。

没过多久,烧好的陶管放在拖车上拉了出来,红通通的,冒着热气。

许问戴着厚布手套检查了几个,把它们套在一起,形成了一个两米左右长度的管道。

接着他从旁边拿起一个瓶子,从里面倒了一些粘稠的流质出来,抹在了陶管表面。

“这个遇水就会起泡,可以用来检验是否漏水。”许问向主审解释。

这时旁边送来了水,许问演示了一下,果然它一接触到水马上就起泡了,立竿见影,效果非常明显。

接着许问把水从陶管一端倒入,让它流过。

可以清楚地看见,水流顺畅通过,陶管表面一片安静,一点泡也没起。

这不仅表示陶管烧制得质量好,里外都没有裂痕;制胚与烧制的精度也很足够,每根陶管都严丝合缝地扣了起来,一点水也没渗。

“再看看别的。”荆南海说。

不用他说,许问也在做,很快,所有陶管全部按型号接了起来――每根都接得非常好。

水流潺潺从陶管中流过,除了水还是水。所有陶管的表面都非常光洁,如果不是测试用试剂的光泽看上去非常显眼,简直会让人怀疑是不是忘记上了。

实验证明,整整一窑陶器,质量相当平均,全是都是合格品!

这个倒焰窑的优势,的确是一眼即明。

而这,只是许问这一组当前显示优势里,相当不起眼的一项而已。

“东西很好,准备得也够周全。”秦连楹开口,缓缓说道,“但落到最后,还是要看效果。”

他转过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许问,“其余的,都是小道而已。”

许问回视,表情似乎有些不太赞同,但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看向被各种机关围在一起,正热火朝天搭建起来的那片工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