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青春 古典武侠 怪物的种汁

1011 自己走

匠心 沙包 3057 2021-09-07 00:44

这件事并没有什么讨论的余地。

许问在提出邀请的时候,就知道连林林会怎么回答了。

对于她,他从来都是很有信心的。

吃完饭,连林林又带给了他一个惊喜。

之前说的花边大套系列化行动,连林林已经完成了。

她收拾好桌子,把一大堆图样搬到桌子上,开始给许问讲解她的思路。

这个时候的连林林,完全不像平时那个娇嗔甜美的姑娘,非常认真,更像是在对主管汇报工作。

她的思路妥帖得让许问有点吃惊。

她结合了许问以前闲聊时对她讲过的游戏理论,把花边大套学习与制作的过程设计得好像一款完整的游戏。

首先,她把花边大套现有的技法进行了简化与系统化设计,按普通、进阶、优秀、大师级分成了四个难度。

前面三种难度的技法与组合法都是固定的,照猫画虎就能完成。

大师级则是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自由演变与组合,自主设计感更强。

“你不是说你们那里有论坛之类的地方吗?就像梓义公所一样是一个聚集地,可以很多人看见你的作品?完全可以做一个这样的论坛,让他们去展示,去聊天交流,人都是有虚荣心的,能被更多人看见、被夸奖,他们也会更有积极性。”

“对了,还有啊,可以定期做一些比赛……”

连林林侃侃而谈,带着自信的笑容,思路非常清晰。

许问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眼中满是惊叹。

其实严格来说,她说的很多东西不算新奇,在现代也时而有之,是有一套完整的推广体系的。

但她不是现代人,是彻头彻尾的班门世界出生、成长的人。

在许问告诉她之前,她根本不知道互联网是什么,没听说过,更不存在于她的认知里。

但她就是靠着自己对世界的理解弄懂了它的意思,甚至都能运用了……

虽然运用得还很粗浅,但这思路、这架构绝对标准,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让她思考更多的问题,做更多的事情,最终她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许问突然有点好奇了。

“我这就把它带回去。”许问对她说。

“可以用?”连林林露出惊喜的笑容。

“游戏架构有点初级。”许问实话实说,“但是思路很好,把难度分层的想法尤其好。我会把这些内容完整地带给她们,至于怎么优化,那就是她们的事情了。我能帮忙,但不能事事包办。她们的路,还是要她们去走。”“嗯!”连林林若有所思。

…………

许问没办法把这边的东西带回到那边去。

他以前曾经试过,看上去也好像成功了,但是没过多久,那样东西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连林林设计总结出来的这套图样,他不能直接带回去,必须得自己学会,靠着记忆在另一个世界复制出来。

不过以他现在的水平,万法一通,再加上连林林这个也是在他教授的基础上进行整理的,他学得非常快。

没过多久,他就回到了另一个世界,找了个地方,把图样默写出来,准备带去给吴周。

他刚刚画完,秦天连就踱了过来,拿起来看了一看。

“花边大套?”他问。

“是。”许问回答,并不意外他会知道。

秦天连一张张翻看,轻“噫”了一声:“由易至难,很有层次。不过怎么突然想到做这个了?”

“上次在平镇展销会上学到的。我觉得它有销路有市场,因为学习难度而失传有点可惜,就想着把它简化普及一下……”许问简单讲了讲前因后果,“结果还是林林帮我把它完成了。”

上次秦天连问起连林林的事情的时候,许问就提过了她的名字。

双木为林,这个名字并不令人意外。而这时,他向秦天连提起位于另一个世界的她,也是自然而然,再顺畅不过。

“她提炼的?”秦天连仿佛对连林林极有好感,听说这话,又转头去重看了一遍,微笑道,“这个递进的层次……相互之间有延续,各难度的组合性很强。组合这些织法,普通难度就能自主设计了。”

“对,相比十字绣之类的,基础难度还是要大一些,但整体还好,相应的自由度也会更大。”这一点许问也看出来了。

“而且女性设计,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秦天连道。

“什么?”许问随口一句,但在问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了。

“设计感很好,中西结合,秀丽典雅,既有古韵,又不乏现代感,光是这图样,就很吸引人眼球了。”秦天连道。

“对,她本来就很有情趣,很懂得美是什么。”许问简直像是自己被夸了一样,露出了与有荣焉的笑容。

秦天连看了他一眼,突然有点好奇了,问道:“你什么时候能把她带回来?”

提到这个,许问就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叹了口气,道:“我也想啊……”

秦天连看着他,仿佛从他这声叹息里看出了一些未尽之意,他也沉默了一会儿,转移话题,问道:“接下来你想学什么?”

许问一愣,问道:“上次的金属门类,我只学了五声招魂铃……应该还有别的吧?”

相关五声招魂铃,有灌钢法和宿铁术,以及衍生的一些技艺,内容其实不少。

但金属是一个大门类,绵延几千年,发展极其迅猛,相关技艺又有多少,哪里是区区一个五声招魂铃就可以囊括的?

许问觉得自己这个还没学完呢,怎么又要跳到别的方向去了?

“你天工二境,技艺这东西,还要我手把手地教?”秦天连反问他。

许问安静了,他想起了那把菜刀,又想起了窗前树阴中的老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那等我再想想吧。”他认真地说。

“随你。”秦天连回答。

他最近沉迷于仓库里的四时堂藏品,修得不多,但看得不少,暂时不会离开。

他随意地撇过头去,翻看桌上的花样。

许问看着他刀削一样的下颌,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又来了。

…………

吴周接到电话,立刻从青州赶了过来。现在交通实在发达,她当天就站在了许问面前。

许问把图纸集递给她,同时转述了连林林关于宣传推广的一些思路。

吴周听完,坐直身体,深深致谢。

她当然看得出来,许问这是用了心的。

两年前许问向她学习花边大套,随口承诺,然后这两年他一点消息也没有,吴周还以为他已经忘记这件事了,没想到他不仅记得,还完成这么漂亮。

要知道,这两年来她可是一直关注着他的直播的,非常清楚许宅这样一座古宅的修复,需要投注多大的心血与精力。

更何况,最近很火的那款万物归宗的游戏,能把技术顾问的名字提到这么显著的位置,也能想象到他在中间做了多少工作。

百忙之中,为了一个小小的花边大套如此尽心,她真的感激涕零。

“也不是我一个人做的,主力更是跟我无关。”许问从不居功,这时也很认真地解释,“是三个女孩齐心合力完成的,我只是把你教给我的东西转教给了她们而已。她们三人,一人教授,一人深化,一人简化,先把这种技艺完全吃透,再将它重新解构。你要谢,应该谢她们。”

“她们现在在哪里?我可否当面请教致谢?”吴周连忙问。

“她们此处,恐怕不太方便。”许问遗憾地说。

“这样啊……那我只有把这个彻底落实,用结果来回报她们了。”吴周也不强求,拍拍那叠花样,笑着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